•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572
    2017-05-09
  • 给宝贝女儿回家摆满月酒加百日席兼周岁宴,需要到亲戚们家里一一告知时间和宴席地点,亲朋好友摆十几桌,欢聚一堂,吃喝聊天,以话情意。 到一远房姑姑家告诉的时候,照例会在家里坐几分钟,叙叙这几年来别后的情况。 姑姑突然对刚上初一的小表弟说道,你看你哥,人家...[浏览全文]

  • 242
    2017-04-29
  • 第六章 再入世界 辰东回到家中,就接到了王伟打的电话。“辰东,由于学校出了一些事情,今晚就不上晚自习了,听明白老师的话没有?” “哦,听明白了,王老师。”接着电话挂断声响起,辰东笑了笑,走去吃饭。 “刚才谁打的电话?”一位中年男子,左手端饭,右手夹菜,开...[浏览全文]

  • 191
    2017-04-29
  • 第七章 世界(せかい) 辰东看了看,尝试向外跑去。 十分钟后,辰东气喘吁吁地看着周围,依旧白茫茫的一片。“这……怎么还没到头呀...[浏览全文]

  • 217
    2017-04-29
  • 第四章 黑历史:昨日的圣御使 一片虚无的天空,只有白茫茫的色彩,四周看不见尽头。一位看起来16岁的男子站在虚空中,他身披一件碧渌色修士道袍,天蓝色的发色,蓝色的目瞳。 “幻狼。”忽然一位身披白色法师袍的男子出现,他的脸被帽子所遮住,左手食指与中指之间夹着...[浏览全文]

  • 172
    2017-04-29
  • 第五章 杨钥 “他曾经就是因为这个,而毁灭了一个星系。一瞬间,化为尘埃……” “我去,实力这么强?”辰东露出惊讶地表情,说道。 “强,这也算强吗?究界极徽团的招生标准就是要实力达到毁灭世界,这个世界可是指一个宇宙。” “……”辰东再次震撼,忽然间感觉到自...[浏览全文]

  • 321
    2017-04-29
  • 第三章 暗guard 宸 第二天早晨,辰东勿勿忙忙地离开了家门。沧南中学是一所唯一以沧南市为名的中学,在市内没有第二所以此为名的中学。 沧南中学到辰东家的距离比较近,平常步行仅需15分钟左右。 辰东向学校的方向跑走,同时不停地看着左手的电子表屏幕。 “要迟到了,...[浏览全文]

  • 674
    2017-03-28
  • 一 鸽子的哨声在我居住的城市上空呼啸而过,我那时正在出租屋里发呆。我明白,这样的哨音不属于我,它们就如一枚呼啸而过的子弹,带着气体摩擦的声音,想要穿透我的心脏。我腑下身去,索性沉浸在时断时续的鸽哨声里。于是,眼前便充满了奇异的幻觉:我想起盘旋在家乡屋...[浏览全文]

  • 1031
    2017-03-28
  • 客车,再过十多分钟,就要进站了。 他慢慢挤到车厢门口,擦擦脸上的汗珠,摸出手机。他给她发短信,云,十分钟后,到车站接我。 炎夏,天热。车上人多,散发着呛人的汗气。以往,他发短信,她会马上会笑盈盈地回信,亲爱的,我在车站等你! 他忍受着难闻的气味,一会看...[浏览全文]

  • 921
    2017-03-28
  • 张大强四十岁,长得牛高马大,肥头大耳,是温州一家川菜馆的老板。昨天,李姐来电话,说儿子考上了清华,经济上有困难,希望他支持一下。大强听了,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二话没说,就给李姐的银行卡上打去了两万。 晚上,大强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想着二十年前,自...[浏览全文]

  • 1136
    2017-03-28
  • 我屁股比前面那个女人大吗?步行街上秀水突然问天宇。 大! 我的小腿比路南面那个穿红衣的女孩粗吗? 粗! 我的皮肤比刚刚过去那个背紫色坤包的女孩黑吗? 黑! 天宇并没有看着秀水所提到的哪些女人,秀水很敏感,常常问一些关于女人的奇怪问题,天宇没办法领悟! 我就...[浏览全文]

  • 1077
    2017-03-28
  • 一 如果不是姐姐,我不会认识小宇。如果不是最初的那句气话,我更不会做了小宇的新娘! 我是个每天无所事事的疯丫头,最大的爱好就是玩。什么好玩就玩什么,不管和谁我都能玩的特别起劲儿,时间久了大家都叫我闹闹。我还有一个比我大三岁的姐姐,不过姐姐的名字恰巧和...[浏览全文]

  • 441
    2017-03-28
  • 飞机票!,铁门刚刚在我背后哐的关上,那群被惊醒(或者根本就没睡)而从床上欠起身来的人中间,稍靠外一个留着短发的长相精悍的人骤然对我喊道,其余的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刺眼的昏黄灯光下,人脸闪烁虚幻,就像我在那瞬间对自己处境的真实性的最后的怀疑一样。 那...[浏览全文]

  • 252
    2017-03-28
  • 后来,儿子秋实终于在城里买房结了婚。今天,成子和桂花老两口兴致勃勃地从乡下坐了两个小时的汽车到城里来看儿子和媳妇。成子提着两桶花生油和一口袋蔬菜,桂花则挎个篓子,篓子的上面盖着一个花包袱。 这是富贵新城小区的A座三楼,他们早就熟悉。以至于当他们走进屋...[浏览全文]

  • 219
    2017-03-28
  • 老板彭文武是我们家乡城里人,他通过县中介机构,招了我们一批老乡跟他到省城去搞建筑。尽管这活儿又脏又累,还有危险,但老板答应我们保证一年有两万元纯收入带回家,于是就高高兴兴地跟定他走了。 一晃眼快到年底了,工钱仍扣压在老板手里没发下来,大家都有点着急了...[浏览全文]

  • 301
    2017-03-28
  • 一. 九七年夏天的一个傍晚,天空中雷声滚滚,幽幽的废黄河面上响着噼啪噼啪的雨点声。就在此刻,有一对父子正在河边对话。 儿,你为什么要做傻事?你要出了事,我和你妈怎么办? 爸,我没有想不开,我只是想一个人静静地站一会,然后好好规划一下自己的人生,我不想再...[浏览全文]

  • 192
    2017-03-28
  • 飞机票!,铁门刚刚在我背后哐的关上,那群被惊醒(或者根本就没睡)而从床上欠起身来的人中间,稍靠外一个留着短发的长相精悍的人骤然对我喊道,其余的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刺眼的昏黄灯光下,人脸闪烁虚幻,就像我在那瞬间对自己处境的真实性的最后的怀疑一样。 那...[浏览全文]

  • 3331
    2016-12-04
  • 他曾经对我说,活了23年唯一拿得起放得下的只有筷子,可现在我知道,还有我。 【1】 和付杨分手的第三天,我去一个人看了一场电影,《非诚勿扰2》。这个电影的第一部是和付杨一起看的,那时候我们刚刚在一起,也是冬天,付杨还没有这么耀眼,穿着黑色棉袄排队去买票,...[浏览全文]

  • 2169
    2016-12-04
  • 门是开着的,只不过是我们视而不见,或者不肯走出去罢了。 一 总是夜里、冷风、小酒馆。 就像现在,外面是冻得将要凝结的空气,里面闹哄哄地喝着威士忌。本地女生总是戴着别致的丝绒帽子,一进门,先脱掉外套,露出艳丽的裙与小腿。留学生却没有这么潇洒,喜欢在冬日穿...[浏览全文]

  • 1363
    2016-12-04
  • 温柔得像粥一样的男人,忧郁得像水鸟一样的男人。 我心中深爱过的男人,我失去了几百万次的男人。 1 从我大一入校,就听说你了。周家旋。我们专业课那位头发花白的老教授都是你的粉丝,他动不动就摘下豹纹老花镜,停一下,说:采访最难的是在心理上的认同,我以前的一...[浏览全文]

  • 2265
    2016-12-04
  • 从此喜乐是一个会抽烟的女生,不管她是否已经学会恋爱。 [不能停止抽烟] 遇到傅嘉遇的那天是炎热而抑郁的夏天。 傍晚,大暴雨,喜乐站在商场的门口抽着烟,在她从口袋里掏出红双喜的盒子的时候,站在她身边的人终于开口了。 你能不抽烟吗? 喜乐回过头去瞪了那个脸色冷...[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阅读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