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620
    2017-11-29
  • 一 鹿言睁开眼,看见窗上多了些霜花,盯着看了几秒,想起房后那一树的小柿儿。扭头看看旁边睡着的菊素,猪一般地打着呼噜,急忙爬起来套上棉袄。心想:怎么也不能等菊素起来,这个大嘴婆娘,如果被她抢先发现那一树灯笼般的红果子,保证给她吃个溜光,一个都不带给我剩[浏览全文]

  • 640
    2017-11-20
  • 美珍和慧子在W城的小饭馆里正在吃饭,她们有二十年多没见面了。虽然已经立秋了,但天气还是挺热的。她们吃饭,夹菜,相互寒暄,谦让。额头,后背已经是濡湿的。电扇起不到作用了。慧子和美珍是初中同班同学,她们两家在同一条街上住,上学,放学顺路,经常见面,就熟悉[浏览全文]

  • 1233
    2017-11-20
  • 我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姥姥说的是真的。 姥姥,一周前离开了我们。 姥姥临走的前一天晚上,对妈说出了藏在她心底几十年的秘密。 妈扑进姥姥怀里,嚎啕大哭…… --当时我不知道姥姥对妈说了些什么,以至于让妈哭得那般伤心。直到我要回南方的头一天晚上,妈才把姥姥告[浏览全文]

  • 2694
    2017-11-20
  • 靠山屯山清水秀,风景宜人,这里的出产的甜瓜和水果极甜,在方园几十里有名,一直是代代山村人的骄傲,但由于山里的交通不好,好东西运不出去,换不来钱,村里人便一直穷着。 好多年轻人受不了贫穷就跑到了城里,没多久便挣钱回来翻盖起新房,娶到了媳妇。一年后媳妇生[浏览全文]

  • 3366
    2017-11-20
  • “啾啾”,鸟鸣声从林子里传来。阳光透过交错的树枝丝丝缕缕倾酒在初春的嫩叶之上。渺渺的雾气在光束中弥漫升腾。地上积满了一层厚厚的落叶,脚踩在上面软绵绵的,窸窸作响。一个身穿黑色风衣长发飘然的女人从不远处走来,一只手拿着一束红玫瑰,另一只手拎着一盒东西[浏览全文]

  • 551
    2017-11-20
  • 一 “叮咚——叮咚——”门铃脆响。 “哟,小宝来了。”刘英一把抓住孙子肥嘟嘟的小胖手领进屋里,“你妈妈咋没来呢?” “我妈妈去上班啦。“小宝奶声奶气,“奶奶,这是妈妈买的大鲤鱼,她中午要过来吃您熬的鱼,妈妈说您熬鱼最好吃。” 刘英随着小宝的手指瞅瞅儿子[浏览全文]

  • 1241
    2017-10-18
  • 这是一个贫穷的人,这是一个缺点重重的人,这是一个不知道羞耻的人,这是一个被上帝喜悦的人。这个人贫穷到什么程度,贫穷到令人发指的程度,缺点有:懒惰、撒谎、嫌贫爱富、吝啬,不知羞耻到什么程度?八岁时用刀片割女同学的裤子,十一岁时开始纵情的手yin,十一岁时[浏览全文]

  • 584
    2017-08-29
  • 阳阳是父母酝酿期盼了好几年,才呱呱坠地的。两个姐姐没有圆满父母生儿育女的梦,计划生育的政策怎能浇灭他们的心愿?迎接他的是灿烂无比的笑脸,和一片爱的海洋。也许,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刻,看到的世界便是天堂的模样。 爸爸在公社的供销社上班,妈妈是村里的赤脚医生[浏览全文]

  • 464
    2017-08-29
  • 甜甜是莲姑抱养的女儿,莲姑是一个善良温柔,心灵手巧,勤快整洁的好女人,婚后好长时间没有怀上孩子,在母亲的劝说下,抱养了一个女孩,取名甜甜,盼望着日子甜甜蜜蜜过下去。 甜甜一天天地长大,越长越可爱,像只美丽的小蝴蝶整天绕着莲姑翩翩起舞。每当她在莲姑怀里[浏览全文]

  • 486
    2017-08-07
  • 你的车里已经坐着别的女人,而我此刻也坐在别人的车上。 ——题记 1、王浩与顾晓萌 年轻的顾晓萌在出门之前接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并非来自她的男友,而是另一个陌生的男人。这个电话令顾晓萌有一种全新的感觉,这种感觉并不只是来自新鲜的刺激,还有种莫名的兴奋。 顾[浏览全文]

  • 386
    2017-08-04
  •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三日早晨六点十三分,在金河里游了一个多小时的曲大勇刚上岸,就见利民桥上跳下一个人来。他看得清楚,是个年轻的女子。嘛也别想了,赶紧救人吧。曲大勇是第八中学的体育老师,三十七岁。他每天早晨都要到金河晨游。他的水性特别好。很快的他就游到了[浏览全文]

  • 567
    2017-07-23
  • 一、 麦苗儿是女儿的小学同学,大名叫陈小麦。 第一次见到她时,便觉得她与众不同。她的皮肤比一般小孩都黑,眼窝深陷,不像是我们本地的小孩,倒和广东广西的人相像。 她皮肤虽黑,但是牙齿很白,一双大眼睛怯生生的,我见犹怜。 因为每天都要在学校门口等着接孩子放[浏览全文]

  • 438
    2017-07-13
  • 在那计算全部岁月的黑夜 在那细数岁月的黑夜 请将我的名字归还于我 ——《埃及亡灵书》 罂 一 罂是挂在四川大学网球场铁丝围网上的一只鸟。标志着少女纯真的水手服,努力伸展着的双臂仿佛浸透了水的翅膀。她微微嘟起的厚嘴唇晶莹剔透,仿佛酥雨沐浴过的的早春花瓣。 “[浏览全文]

  • 300
    2017-07-07
  • 二千零二年的十月,初秋的阳光依然是那样娇媚、夺目、柔和。 十月一日举国上下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生日欢天喜地、欢歌笑语,国人的脸上都泛着喜气洋洋的笑容。 这一天也是弟弟大学毕业,分配到省重点高中学校当了一名人民教师,工作两个月后,拿到他人生第一次以自己的[浏览全文]

  • 597
    2017-07-07
  • 本故事发生在旧社会,但是年代不详。在农村有这么一位姑娘,村里人都叫她”巧妹“。人长得虽然算不上是超级大美女,但是、却也长得十分标志。身材相貌也算的上,是十里八乡的姣姣者“村花”了。鸭蛋脸型,黛眉弯弯,水汪汪的一双大眼睛,清澈泉水一般,忽闪忽闪的好像[浏览全文]

  • 280
    2017-07-07
  • 那一天落花如雨,把我从梦中惊扰醒,在漫天迷醉的雨丝花片中,我看见如车轮般的莲花座上,佛破颜微笑。 佛,是那么美。我时时为他那庄严浑厚的声音而醉,却不知其意。无所谓,重要的是我愿伴在他的身边,聆听他的声音,萦绕于三千寰宇,蚀骨销魂。 历经千万年的朝思暮[浏览全文]

  • 327
    2017-07-07
  • 一阵西风毫不留情地刮过来,枝头上一枚枚枯黄的叶片,大概早已就失去了生命的执着,虽然满含着丝丝缕缕的恋恋不舍,还是无可奈何地离开枝头。满天的叶片毫无秩序地飘飞在西风里,不一会儿就晕头晕脑地落在地下。西风一吹,消瘦虚弱的身体又连滚带爬似的匆匆远去。地面[浏览全文]

  • 306
    2017-07-07
  • 一 “喂!大家快跑吧!日本鬼子进村了……[浏览全文]

  • 264
    2017-07-07
  • 在乡村通往城市的一条十字路口的左边,不知啥时候多了一个临时搭建的低矮棚子。这条路口虽说没有乡镇的繁华热闹,却也是人来人往川流不息。这个十字路口连接附近的好几个村庄,而且每个村里的小学生去镇上上学都要经过这个路口。一开始,这个路口是非常冷清的,后来路[浏览全文]

  • 294
    2017-07-07
  • 天边刚泛起一层薄薄的亮光,屋外的公鸡便“喔喔喔”地叫了起来。黄老板习惯性地翻了个身,右脚往婆娘的身上搭了过去,却一下子搭在了软塌塌的被子上。黄老板也不作声,睡眼惺忪地趴在床上,看着婆娘穿好衣服,轻轻悄悄地推门出去。 小暑一过,天气就越来越热了,做鞭炮[浏览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