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108
    2017-07-24
  • 天空是个快乐勤劳的小男孩,他还有两个好朋友,一个叫太阳,一个叫风。天空是大哥,太阳是二哥,风是小弟,他们天天在一起快乐地玩耍,玩累了就低头看着地球上的美景。险峻秀美的高山,蜿蜒曲折的河流,郁郁葱葱的森林,还有那一小块一小块荒凉的沙漠。太阳高悬在蔚蓝...[浏览全文]

  • 107
    2017-07-24
  • 小李俩口子来到某座城市,为了谋生计,在某市场开了一家烟酒批发零售店。没过几年,小俩口子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在城里买了房。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一日,小李卖了条烟给一老顾客。 老顾客走后没多久,又回到了小李店里,把那条拆了的烟郑重地交还给小李并说,这条烟...[浏览全文]

  • 144
    2017-07-23
  • 被开满在路边的鲜艳的黄色所吸引,不由自主停下了脚步。小小的黄花绽放在细细的枝头,因为想不起这些花的名字,忍不住微微歪起了脑袋。 不禁想起来当初自己走出家门的时候大概也是这些个花开的时节吧。虽然不知道花朵的名字让暖儿有点遗憾,但是看着好像随时会下起雨来...[浏览全文]

  • 86
    2017-07-23
  • 坐了20小时的火车,于嘉水神情恍惚,下车的时候不小心碰掉了身后一个姑娘手中的遮阳伞,刚想弯腰拣起来,却不料被匆匆赶着上车的旅客无意中踢到了轨道下。于嘉水非常抱歉,连忙说:“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我赔你,您这伞多少钱买的?”姑娘开始有些生气,见对面这人诚...[浏览全文]

  • 90
    2017-07-23
  • 一 星雅图集成墙的招商合作会,今天圆满结束,大地签下了三个区域代理。送完客户后,下意识地翻过胸牌,今天的工作已完成了,抱着资料往回走。 脚步有些沉重,上了电梯就斜靠在电梯上,到了八楼,走廊前面拐个弯,尽头就到办公室。虽然资料不重,路途不远,还有点喘气...[浏览全文]

  • 111
    2017-07-23
  • 村长的背影融进了浓浓的晨雾里,也模糊成了一团雾,宋老汉目视着村长消失的背影,想着村长临走时那深意的一瞥,留给宋老汉的也是一团浓浓的雾,他猜不透村长此刻心里想的是什么,心里不踏实起来。 宋老汉已记不清这是村长第几次和他谈搬迁的事了,每次都是这样不欢而散...[浏览全文]

  • 126
    2017-07-23
  • 图影,女,三十三岁。身高一米七一,略胖,圆脸,略黑,两眼大而神气十足。蒙北图家集人。其父蒙人其母汉人。图影身上有着其父彪悍其母柔滑的基因。读小学五年级时,班主任哈尔梦琪摸了摸她的脸蛋,她用小刀扎伤了哈尔梦琪的右手。学校没给她任何处分。读初三时,一个...[浏览全文]

  • 55
    2017-07-23
  • 童童和梅梅是一对热恋中的恋人。 “五一”节快到了。童童和梅梅急于结婚。 童童和梅梅购置了新房装修专等“五一”节结婚。 两个月后,新房装修完毕。离“五一”节还有三个月。 童童和梅梅在出租房内清理物品打包陆续运往新房。童童和梅梅想着自己的新房、想着亲戚朋友...[浏览全文]

  • 166
    2017-07-23
  • 徐振经在中原省大同县土龙镇大桦树村当了十三年的村主任,这不刚退下来,闲着还真不习惯了。他已经六十五岁了。二儿子徐虎和儿媳湛琴琴在河海市打工,出息了,发财了,开饭馆了,虽然规模不大,可咋说也算是个老板了。实在是没事干,徐振经决定到城里看看儿子儿媳还有...[浏览全文]

  • 208
    2017-07-23
  • 小芳生来心地善良大气,吃一块月饼也分给小朋友们,家里有什么东西都舍得给人,谁有困难豁出命来帮助人家,有的人理解领情,也有的人拿她不识数,故意贪小便宜,跟小芳要这要那,小芳总是有求必应。于是人们给她起外号叫傻丫。小芳听了哈哈一笑也不反对。“嘿嘿……傻...[浏览全文]

  • 143
    2017-07-23
  • 孙娜娣跟侯玉兰都是从安徽淮南孙候庄来到河海市的。两个女人都没什么文化。孙娜娣三十四岁,侯玉兰三十二岁,两个人在老家的婚姻都很不幸。孙娜娣嫁了一个比她大十三岁的瘸子;侯玉兰嫁给了一个小她四岁的瞎掉一只眼的男子。要说起来,她们两个人还是姑舅表姐妹呢。她...[浏览全文]

  • 202
    2017-07-21
  • 花马国际贸易公司公关部的秘书杖巧玲跟销售部的男士员工王远奎就要结婚了。 杖巧玲很严肃的跟王远奎说:“我乡下有个表姐,很不幸,因暴病去世了。表姐夫先于她一年出车祸死了。家里留下来一个三岁的小男孩,叫可可。聪明可爱。我征求一下你的意见。我想把可可接来,让...[浏览全文]

  • 117
    2017-07-21
  • 分厂改革开始,各工种的收入与实际完成工时挂勾。 老莫是分厂车间的刨铣工,车间里刨铣方面的活,老莫数一流。但老莫对这种改革有些不适应。心想,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没有了我,你车间还真转不动了,于是想尽办法调离分厂。 一次,老莫在车间里发牢骚,工时翻了好...[浏览全文]

  • 166
    2017-07-21
  • 公司办公室,吴守信正埋头整理文案,连续几天的会议让人头晕脑胀,接踵而来的就是会议纪要,各种通知的下达。办公室听不见其他声音,唯有键盘“哒哒”地响着,下班之前,他要把手头上的几批文件报到办公室马靖主任那里。 吴守信自大学毕业后就同其他学子一样,如大海捞...[浏览全文]

  • 136
    2017-07-20
  • 七十年代初,某县有个大队,下面有十一个小队,其中的九队便是县里最贫困的一个小队。 村里有三十多户人家,多数姓王。九队的队长叫王某某,瘦瘦的,风能吹跑的那种,他走路是那么地轻,又是那么地摆,跟柳丝似的。他有点娘,一看便不是做农活的料。小时候,他家境富裕...[浏览全文]

  • 224
    2017-07-20
  • 周末,女子去菜市场买菜,女子买完菜往回走,和男子擦肩而过,女子下意识地转脸看一眼男子,与此同时,男子也转身看一眼女子,女子微微浅笑,男子轻轻地点头致意,之后都消失在茫茫人海里。 几月后,女子在同学家玩,男子突然出现,同学介绍说男子是她表哥,男子掏出名...[浏览全文]

  • 167
    2017-07-20
  • 都可以理解 “汪汪汪——”文静小区三号楼三门三零三室,何老太太家的狗牛牛,叫唤个不停啊,那意思是告诉何老太太:“都五点多了,快快下楼陪我遛达!快点——” 何老太太的老伴叫何长喜,死了三年多了。何老太太六十四岁,自个住着一个独单,老伴死后,儿子儿媳妇请...[浏览全文]

  • 94
    2017-07-20
  • 唐鸡屎,姓唐,因不务正业,专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一次在偷附近人家的鸡时,一不小心,在鸡栏内啃了一嘴的鸡屎,从此,村里人送外号唐鸡屎。 唐鸡屎家附近新建一工厂。唐鸡屎三天两头往工厂内跑,每次都能弄些废铜烂铁出来卖,因为门卫老头被其一包烟两包烟的买通,所...[浏览全文]

  • 134
    2017-07-19
  • 一 黑仔,是黄土坡槐树庄的一个娃。读小学一年级,白白净净的,一点都不黑。有真名,称作继宗,平日里没有人叫过他真名。就算在学校,也就还是幼升小入学登记时念叨了一下—— “登记做黑仔?”一个庄子上,都是很熟惯的,老师面前摊开着报到册子,笑着招呼黑仔爸蛋子...[浏览全文]

  • 171
    2017-07-19
  • 最近,张华清为“五水共治”这个任务忙的不可开交,他是个村官,是个奋斗在第一线的干部,所以什么事情都要亲力亲为。农村事情多,特别是涉及到村民利益的,哪怕是芝麻绿豆大的事情,解决起来也颇费周折。总之,换张华清的话说,他做的就是件吃力不讨好的差事。 这次任...[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阅读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