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29
    2017-09-20
  • 哑巴未成年时父母就死了,他是个没人疼的人。原本他还有个哥哥,可那个哥哥为了生活整日在外奔波,早就对他失去了耐心,任他在外游荡。那些年,哑巴是东一头西一趟,全凭自已摸索滚打,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活过来的。...[浏览全文]

  • 59
    2017-09-18
  • “妈妈,妈妈,那边有个老头在卖爆米花。”小东高兴的没等爸爸大刚把新买的小桥车“现代”停稳,就一股脑儿拉起那本生长在农村现入城很是新潮的妈妈大美下了车。 “小东,别去,脏...[浏览全文]

  • 188
    2017-08-29
  • 最近,动物世界不再太平。 随着羊国的伟大复兴与迅速崛起,使各国纷纷产生妒恨,引起恐慌和不安,尤其是动物王国——狼国,更加如坐针毡。 狼国野心勃勃,诡计多端,它突然间想起了犬国。国王狰狞地笑啦:对,就利用这个国家,借刀杀人! 犬国慑于狼国的淫威,虽心有不...[浏览全文]

  • 323
    2017-08-29
  • 二零一六年高考作文试题是“……我的阅读青春”。 考生张世华面对这试题一下子就蒙灯了!他两眼紧闭,愣怔着。他心思,这考题不是让我说瞎话吗?没错的,就像材料里写的,现时阅读的平台多了,网上阅读纸质阅读,似乎人们阅读视野那是开阔无比了。可说实在的,这中学生...[浏览全文]

  • 311
    2017-08-29
  • 十年前。 夜,一旅馆,前台,我(清洁工),小余(收银员),一位小姐。 小余:“还有钱用吗?” 我:“还有,5毛。” 小余:“我还有20,分10块给你吃早餐。” 我:“好的,谢谢,等我有钱了翻倍给你。” 小余:“你什么时候有钱啊?” 我,一脸茫然。 “咚咚咚……”...[浏览全文]

  • 194
    2017-08-29
  • 如果有时间,能否静下心,听一听这条鱼的絮叨? ——题记 静夜,宽敞的客厅里,一条漂亮的鱼,在玻璃鱼缸慢慢地游动,轻轻地诉说: 也许是因为我的漂亮,也许是因为我的易于饲养,总之,我被一个人买下,放进这玻璃鱼缸,作为观赏。我不敢说主人不好,他一直对我很尽心...[浏览全文]

  • 224
    2017-08-29
  • 夜翼昏黑,今天的工作到此为止。车上听着时尚动感的音乐,车灯照亮了回家的路。拐了几个路口,通过人群拥挤的广场,驶出了辉煌热闹的都市,路灯渐渐变暗,疾驰的车辆交汇而过。 一股凉爽的气息扑面而来,犹如感觉到了像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对,就是这种感觉;这就是...[浏览全文]

  • 252
    2017-08-29
  • 我总是心太善。这不,前两天听说市里一个好朋友遇到困难,今天我就冒着酷暑,在他没开口向我借钱的情况下,特地来市里送钱给他救急。 为了体谅他的窘迫,中午我不但不吃他的饭,反而叫上他去了另外一个朋友那里吃饭。 喝一下午茶后,五点多钟,我便来到了车站,准备坐...[浏览全文]

  • 180
    2017-08-29
  • 五月天咖啡厅二楼B座。三年了,每个周末焦伟都会在8号台坐下,点上两杯咖啡,却从来不喝一口,任咖啡渐渐凉去,他沉思中不时看一会手机微信,沉浸在与刘婷婷的美好回忆中。这是他和刘婷婷曾经约会多次的地方,整整三年了他还是不能忘记,每每回忆只有疼痛和悔恨,眼中...[浏览全文]

  • 149
    2017-08-29
  • 一 我的战友阿力来自一个很大的都市,可他那副尊容咋看咋也不像吃细米白面长大的。个儿挺高,却瘦不倰橧;枣核儿脑袋,乌黑的脸;小眼儿不大还是个肿眼泡,一张嘴说话像鸭子叫。阿力有事没事手里都会捧着一本书,那神态就如孔乙己高中了举人,不时地从嘴里迸出一两个之...[浏览全文]

  • 216
    2017-08-29
  • 一 远处是连绵起伏的青山,周边是波涛汹涌的大海。天空一片蔚蓝,飞鸟成群划过天际。听,远处传来空灵清脆的木鱼声。循着声源,走入那翠柏苍松之间,忽见一座隐于山林的巍峨寺庙。它的名字叫卧佛院(下寺)…… 二 唐朝自开元盛世之后,便渐渐开始走下坡路。直至最后的...[浏览全文]

  • 178
    2017-08-29
  • 大国是我的同事,他身高一米八四,这在我们这群平民百姓中算是超高的。我很羡慕他的身高,因为我很矮。 认识他是在三年前,那时我刚调入新单位,他是我的顶头上司,总是一副不温不火的样子,人高马大的却很有耐性,也舍得出力。我工作中常与他打交道,几件事情下来我感...[浏览全文]

  • 227
    2017-08-29
  • 秋高气爽,正是黄金般的收获季节。 为了贯彻毛主席的“五七”指示,学校组织我们去崇明学农。 安顿好了住处,我们便投入了紧张的“三秋”劳动。 我和几个同学去的那个队,劳动力比较紧张,收下的稻子往往来不及当天挑走。队里为了照顾我们,让我们和老年妇女一起去翻稻...[浏览全文]

  • 227
    2017-08-29
  • 很小的时候,从这里经过,觉得这里非常神秘,整天地关着门,大门黑乎乎的,门口长满野草。这个院子里村里有半里地,孤零零地在荒郊野外。我记得小时候淘气的时候,母亲指着这个院子吓唬我:“不许哭,再哭把你扔进吴园里,那里有老马虎会吃了你。”我的印象里那个老马...[浏览全文]

  • 139
    2017-08-29
  • 晚上,妻子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他独自享用了。妻子减肥不吃晚饭,他喜欢每天晚上吃得饱饱的,喝口小酒,多年养成的习惯。 妻子去刷碗,水龙头坏了,妻子拿着水龙头的把儿,对他说:“老公,你看水龙头断了。”他说:“怎么弄的?”妻子说:“时间久了,快十年了,该换...[浏览全文]

  • 217
    2017-08-29
  • 我没进过一天学堂门,没文化。你们是干部,别笑话。 你们说什么?群众推荐俺当贫困户?调查调查?俺自己可没要求!穷?现在,俺不愁吃不愁穿的,咋能算穷呢?和以前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上哟。 就说俺爹吧,那时候那个穷...[浏览全文]

  • 132
    2017-08-29
  • 贾真,排行第二,因此从小就会作假坑人,人们便去其“真”,直呼贾二。 贾二自称是《红楼梦》里贾雨村的第127代孙,凭着贾元春的关系,挨上了皇亲国戚的边儿,又靠着贾雨村的势力,在葫芦庙一带欺人逞狂,自命不凡。其实,众人都不把他看在眼里。 九十年代初期,贾二在...[浏览全文]

  • 119
    2017-08-29
  • 小镇的西北角原来有一大片民居平房,这些年,国家大搞农村建设,小镇上不知来了几波开发商,想与政府商议要开发此处。临近中心的地带被一伙儿一伙儿地承包出去,建起了高楼,我家就住在这样的小区。 每天早晨,阳光照进卧房,我都会爬起来站在窗前,极目远眺,因为这个...[浏览全文]

  • 197
    2017-08-29
  • 西风烈烈,残阳如血。 四老汉披着露着棉絮颜色发白的军用棉袄,坐在打谷场边的青石碌碡上,雕塑般地盯着血红的夕阳一点一点儿的被西山慢慢地吞噬,细长的脖颈上顶着个硕大的光脑袋,在残阳的照耀下泛着一层油光闪闪的亮光,两只浑浊无神的眼珠一动不动,不仔细看,还以...[浏览全文]

  • 159
    2017-08-29
  • 讲座 这是一场讲座,座无虚席,大家都等待着大师的到来,因为大家知道这个大师的名气很大,出场费异常的高。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能够聆听大师的讲座,简直是最荣幸的大事,所以大家一早都来了,广场上已经坐满了人。广场上搭建了一个很高的舞台,舞台是非常考究的。...[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阅读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