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989
    2017-07-07
  • (小说) 酷热的七月,庄稼茁壮季节,需充足的水和养料。在乡村,鸡鸭鹅狗猪以及驴马牛羊的粪便,都是很好的农家肥料。春天播种时,与土壤拌一起,田地就会变得十分肥沃。 随着秧苗不断成长,农家肥养分开始不够用,这时要用化肥。化肥好比西药,速效快而猛,可解燃眉之...[浏览全文]

  • 2826
    2017-06-13
  • 千世轮回,只为追寻一场前世的诺言。 失春广苍楼 世人皆知天上有广寒宫,宫中住着嫦娥;却几乎无人知晓,广寒宫旁还有另一座仙宫,名曰广苍楼,楼中亦住了一名仙女。 花火。 她掌管仙桃园将逾千年。 花火最惊喜的,莫如一夜醒来,看见满园桃花绯红,如潮般演绎着浪漫,...[浏览全文]

  • 2709
    2017-06-13
  • “曾华,该是时候找个人结婚了,不要再等下去了,再等下去也是没有结果的,难道你还没有忘记严惠?”好友李小华曾多次劝说曾华,每次他的回答都是:“随缘吧,急不来的。” “你想随缘到几时啊,严惠是不会回来的了,你就死心吧。”“严惠会不会回来,我不知道,但是,...[浏览全文]

  • 1532
    2017-06-13
  • 相遇,相爱,相离别 刻骨铭心,黯然伤怀 我携一枚相思红枫叶 坐在地老天荒的尽头 等待,等待,等你归来 …… 一、思念的网 思念,常常无法预约,无法推辞,来了,就是来了。不管在何时何地,总是那么悄无声息地将我击倒。而后,又重重地砸在眸子上。当清泪回旋时,有一...[浏览全文]

  • 973
    2017-06-13
  • 2014年的8月2日,即七夕节。在川藏线的通脉大桥上,一群学生模样的骑友将骑行包里的各种包装精美的东西一个个扔进汹涌澎湃的雅鲁藏布江。这些东西包括小伙伴亲自制作的手工艺品,没来及跟A先生说的秘密,A先生身前喜爱的物件以及A先生前留下的遗作等。这些代表作小伙伴...[浏览全文]

  • 775
    2017-06-13
  • 秋风起,人渐消瘦,不知道是因事,还是因情。 人生,总是有太多的烦恼和忧愁。尤其是秋天,这种感伤特别多。 周末,秋高气爽的天气,莫小北和朋友很开心地喝着酒聊着天。这么好的天气,貌似没有什么烦恼,也不必要杞人忧天。莫小北一直遵循这样的人生哲学:不必要为未...[浏览全文]

  • 660
    2017-06-13
  • 景天已经习惯一次性的生活,这是他生存的法则。 正如他的人生,不可能有第二次一样。 所以,就算多好看的电影,他也是看一遍,好少看第二遍。所有的恋爱,他也是只谈一次,一次不成,就不会再去触碰,就算对方是自己多喜欢的人都好。他认为,如果再来一次,只不过是无...[浏览全文]

  • 685
    2017-06-11
  • “陈局,我愿意接受这个任务,一定圆满完成任务。”一个帅气潇洒的大男孩站在公安局局长面前信誓旦旦的保证着。陈局长脸色有些难看,良久才缓缓道:“小李,这次不一样,上头把任务交给我,可我知道,这次任务不管成功失败,你都有极大的危险。你爸爸是我的好朋友,我...[浏览全文]

  • 347
    2017-06-11
  • 清冷的早晨,路上车还很少。出租车在高架桥上开得飞快,张小姐坐在出租车里摇摇晃晃的,这种感觉和昨晚在李先生车里的感觉很像,一样是还没准备好就要接受的迅速。 王先生一把将摇晃着的张小姐揽在怀里。她木讷的依偎在宽厚的胸膛里,“他现在在做什么呢?有没有想到我...[浏览全文]

  • 699
    2017-06-11
  • 古铜色的的太阳,在L市这样的城市,是没有舞台的。倒是小贩和车上那一齐齐水汪汪的蔬菜在黄昏的小街道上着实得意了一回。韩泽在菜摊前和小贩讲着价钱,陈雅跟在后面,像一个小孩子,略显局促。一辆摩托车从身旁“嗖”一下子飞过,猛地惊醒陈雅,她没有任何的恼怒。日子...[浏览全文]

  • 518
    2017-06-11
  • 他今年刚大学毕业,毕业后他像很多毕业生一样不甘呆在小地方,想出去闯一闯,于是乎在毕业后的第二天踏上了火车,离开了家乡。经过24小时的长途火车后他来到了S市,这个令他向往而有些陌生的城市。 刚到大都市,他开始四处投简历。但是这个并非来自名牌大学的男孩子,...[浏览全文]

  • 529
    2017-06-11
  • 2011年某月某日。 第一次见你。好像是上帝的指引,让我们相遇。似曾相识的感觉。别人会说,第一次相见不是应该各种浪漫奇遇纠缠吗?可是,就这样轻轻浅浅的短暂的一个眼神,一句告别。因为有急事我向X请假先走了,他似乎想多说些什么,可我只留给他一个匆忙的背影。后...[浏览全文]

  • 336
    2017-06-11
  • 感谢一位陌路而识的女孩,她就像这炎炎夏日的一抹微凉。——题记 从外婆家回来,是一条蛮长的公路。中午刚过,我和妈妈就跨上摩托车向老家的方向出发了。烈日如火,公路两旁偶尔会有一些茂盛的杨树。进入杨树的浓阴之下,会突然感到迎面袭来的阵阵凉意。 中途有一座正...[浏览全文]

  • 501
    2017-06-11
  • 谢小琪每天中午下班,经过十字街返回宿舍的时候,总喜欢在街转角买上一杯雷公根凉茶,打包回家喝。这个习惯已经形成了好长时间。 尽管现在的凉茶牌子很多,但是谢小琪独爱这一款,享受它的原汁原味。或许这给人看来有点固执,正如她不降低标准而固执地单身一样。“等不...[浏览全文]

  • 737
    2017-06-11
  • 前言:梦的舞台上,五个朝气蓬勃的青年们在为自己的梦而谱写着最美的音符,里面记载着他们的欢歌与笑语,悲痛与眼泪。 当我的旋律没有节奏,每一次的落音都成了曲子的污点,再多的掩饰只会成为一种包袱,我放下手中的挚爱吉他。静下心来,缓缓的呼吸着,左手一杯奶茶,...[浏览全文]

  • 571
    2017-06-11
  • 月已高悬,黑夜的空只剩那未满的月还犯着白,平日里的点点星辰不知为何在今夜躲了起来。窗外的街灯不知何时也已经熄灭,屋内,昏黄的灯照着凌乱不堪的屋子,显不出一点儿暖意,即便电视机的声音开到最大,也只是闹人的噪音。 叶紫懒懒的趴在沙发上一动不动,连电视插播...[浏览全文]

  • 731
    2017-06-11
  • 阳光明媚的三月,我终于还是离开了你,带着不舍,带着想念离开了你,我感觉到你沉默的挽留,当你让青找我谈话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不想让我离开,但是我清楚的知道,你的不舍只是因为工作上需要我,并不是感情上的不舍。其实一直以来我都非常清楚这一点,但是我还是告诉...[浏览全文]

  • 5454
    2017-06-01
  • 我配与你在一起吗?一个女孩约莫二十岁模样,出现在钢琴房的门口,探着脑袋,笑靥如花,肤光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容貌秀丽之极,当真如明珠生晕,美玉莹光,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男孩停止指尖,纤瘦秀气的手指落在纤细的黑白键盘上,一瞬间的惊讶,而又很快地恢复沉静地继续低...[浏览全文]

  • 3774
    2017-05-10
  • luma和我去了拉美摩尔酒吧喝酒。 luma喜欢这里的老板娘,尽管老板娘至今都还记不住luma的名字,但这不妨碍luma成为这里的常客。在他看来,喝一杯老板娘亲手调制的莫吉托是周末晚间的一大乐事,仿佛这一周的蹒跚都有了安慰和着落。一杯莫吉托的满足感令luma成了生活在意...[浏览全文]

  • 1101
    2017-05-10
  • 1 你说,无边无际的秋海棠,就像雪一样值得向往,也像你的心,澄澈得不容瑕疵。 而我手中的这盆秋海棠,就是你,一个,陪着我走过半世浮沉的秘密。 2 十岁那年,母亲拉着你的手,笑着问:“婉儿喜不喜欢哥哥啊?” 我记得,那时候的你,双眸清灵,也是面带微笑,点了点...[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阅读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