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戏散文

发表于2019-07-11 17:54 | 被阅读4次
内容关键词:散文老戏,戏散文,梅实散文老戏,戏台散文,上戏散文范文,散文人生是一部戏,戏台散文阅读,一辈子一场戏经典散文,以戏为关键词写一篇散文。

入了秋,大豆归了仓,红薯进了窖,忙完地里活,庄稼人难得有的闲日子便脚根脚地撵来了!

十月天短,无风就暖。吃了饭,撂了碗,便齐齐往外赶,不大会,村头便成了车子大聚会。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老头儿照例挨个围成一个圈,在吞吐有致的青烟里,感叹岁月的沧桑,人世的轮回;中年汉子依旧躲在旮旯里,用树枝在地上划拉着今年的收成,明年的打算;愣头小子则一如既往地张扬着青春和喧嚣,在众人茫然的神色里,半懂不懂地买弄着什么美国的衰落,日本的危机之类……唯独由花花绿绿的姑娘、媳妇们组成的方阵,是一道抢眼的风景,一脸的神秘和诡笑里,是扯不完的闺房韵事,藏不住的乡间绯闻……小商贩们则见缝插针地兜售着商机……

日上三杆,“咣咣咣”地三声铜锣响过,千百双眼睛便一齐向台上扫去,门帘掀动,“包大人”一步三摇地从里面晃出,捻须,端带,撩袍,打坐……一招一式,一板一眼,众人如醉如痴,猛然间,一句铿锵有力的“我不斩这贪的官愧对头上的青天——嗨海”便入海面上有台风掠过,立时掀起一阵狂潮……几天下来,众人领略了京剧的刚健,豫剧的质朴,黄梅的温柔,柳琴的婉转……动情之处,全场一起唱,一起吼,一起怒,一起悲……仿佛自己是刚正不阿的包文正,自己是百岁挂帅的佘太君……

戏外有戏。姑娘、小伙子们说是来看戏,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戏场上眉来眼去,彼此心领神会,趁机和同伴说声“有事”,便“哧溜”一声钻出人群,找个没人的地方,于是,一场更精彩的村戏又开演了……

第1篇:浮沉戏语散文

“若你正值年少轻狂时,大可不必刻意约束自己,要敢于尝试,敢于面对失败。”

今日事件:

今天的心情不是很好,因为一些小事又和我妈吵了一架。不知道怎么回事,有时生起气来,整个人都没有办法冷静下来。就是因为最近一段时间,每次我妈都是围着舅舅家的事情转,因为这样总会拖延我的事情,本来没有什么,可是积累多了,就容易爆发了。本来今天过完之后,明天我就要上学去了,准备去买一些生活用品还弄一下头发,可是却因为去舅舅家吃一顿饭导致了接下来一系列的爆炸事件。吃完饭之后舅舅突然发现手机不见了,所有人都陷入找手机之中,找也找了,可是并没有找到,还耽误了我去买东西。当时就很烦躁,已经不是一次俩次这样了,最近老是这样,可以说我自私,只知道顾及自己的利益和感受,但我觉得自己并没有错,我觉得你去帮别人家,至少先弄好自己吧。后来在回家的路上,就一直不想理我妈。

接上件事之后,我还是去弄了个头发,头发之前就烫好了。觉得没有刘海显得自己老气,就准备再去剪个刘海,我妈并不同意,可是我还是执意坚持。弄完刘海之后发现比没有刘海更丑了,真的是说明烫头发真的不适合我,剪刘海也不适合我,虽然失败了,但是我尝试过了。

可能你会觉得我是一个任性又自私自利的家伙,如果你这样觉得的话,我也没有办法。

“我渐渐发现我长大之后,我妈对我的选择没有办法反对,她也知道她反对也没有用,站在她的立场上,我看到自己似乎有的时候真的很蛮不讲理,正应了那句‘把你最不好的态度留给最亲近的人’有时候知道自己过分了,却控制不住自己,可能,我还没有变得成熟。我想我会慢慢长大,做到凡事三思而后行。但是我也觉得人就一辈子,做你想做的事,在你的棱角被磨平之前,勇敢一点,但是不要伤害到其他人。”

第2篇:乡村的戏散文

在我的老家赣东,民间流行着一种赣戏。这种草台班子演出的戏,带有一种浓郁的地方文化特色。小时候,我就很喜欢去邻村去看这种戏,虽说看不懂戏里的情节,戏要叙说的故事内容,但那种很有节奏感的鼓乐敲打声,人物扮相,还有那锁呐二胡演奏而揉合出的优美旋律和演员表演所营造出的那种舞台上的紧张热闹气氛,足够让自己兴奋得膛目结舌,而被那个小小戏台之上的万千变化牵引着,感染着,并为之陶醉。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农村,看戏是我们这些以土地为情,生活在乡村的人,最为盛行的一种大众性的文化娱乐方式。

那时,乡村几乎是几年里也难得看到一场电影和戏,何况那个时期还点着炼油灯,没有通电,电视时代又还没有来到,那么,乡村里的这种草台班子的唱戏,就是很富足的文化娱乐了。在那种物质匮乏,经济很不发达,国家最为困难的时期,乡村的文化娱乐基本是没有的。在乡村别说是看戏,就是哪家能拥有一台半导体收音机听听广播戏曲,那就是一种极度奢华的事,是一种莫大的人前炫耀。

当时的这种年代,家乡盛行“采茶戏”。这戏大致起源于清代中期至清代末年,是农村一种由灯歌演变而成的花鼓戏。伴奏乐器有竹木邦、小锣和正反手胡琴各一件,剧目多为表现古代汉族劳动人民的劳动和爱情的单头戏,也有一些古装传统戏。这戏是我们吉安地区一种地方小戏,它是茶叶文化在戏曲领域的派生或戏曲文化吸收茶叶文化形成的一种灿烂文化内容,也叫“吉安采茶戏”。而演出这种小戏的班底,除县城里有专门的吃国家饭的编制剧团外,在当时乡村居住人口密集的大村庄,也都组建有自己的戏班。那戏班的曲目,往往是排练一些地方传统的剧目供人欣赏。当然,这种戏也不是常有的看,一般只在农闲时节或生产队上庆祝丰收时才会有偶尔的演出。而知道演出的时间和地点,通常是要通过亲戚传达的口信而获知的。

当夜色拥着田野进入寂静,当一弯冷月挥洒在乡村的大地,“哐嚓、哐嚓……”的鼓乐之声便会划破这夜的宁静,小小的汽灯会把整个的戏台照得通明。随着舞台上一个个浓妆艳抹,奇装异服的人物粉墨登场,那戏台就变得活跃起来,台上一个个手舞足蹈,台下一个个如痴如醉,喧闹与喝彩之声连绵不绝于耳。这就是乡村的戏了。

印记里,只要听说邻近的村里有戏演出,方圆十多里地的人都会赶去看。一个“戏”字,几乎把人的魂都勾跑了,人们往往会立即盼着夜幕赶快降临,甚至于丢下家务活赶去。小小的祠堂里(或是露天戏台),只见黑压压的挤满着人,人头赞动,水泄不通。戏台下,前面是请来戏的村上人,他们在自家带来的凳子上坐着,而那些人挤人站在后面、爬在树上、踮起脚尖,伸长着脖子看戏的,就都是些外村赶来的人了。那架式和场面,当真汇集着一种空前的人气,形成了一种近乎现在追“星”的狂热场景。

戏班通常是简单的,就十来号人,以小生、小旦为舞台人物,或生、旦、丑三人表演,又称为“三脚班”。正所谓是小小戏班“一套锣鼓两把琴,草帽挡扇各短裙。”别看这戏班小,他们就是挑着这点家当,跋山涉水,走村串乡,活跃在乡土民间。自然,戏班那些幽默的爱情剧演出,是乡村人最为喜欢和叫好的,也最为容易点燃那些怀春青年男女的爱情欲火。男女之事,风月情浓,以至这样的戏能达到“女人看了三脚班,不把房门关”、“男人看了三脚班,不把扁担担”的效应。而这种看似粗糙的精神食粮也同样愉悦着乡村人追求幸福快乐,追求美好生活的心愿,丰富了他们匮乏的精神文化生活。

戏班里的艺人多数是本地土生土长的农民,但也有一些有才华的乡间“知识分子”的加入。这些“知识分子”,他们多数喝过点墨水,是一些有固定工作单位,吃着国家皇粮的戏曲爱好者。若有必要,他们可自编自创一些小节目娱乐于众。如乡村人家的嫁娶婚庆,老人的寿宴,请了他们去,就得临时现编现创,以满足顾主的需求,尽到表达贺意,活跃气氛,达到那种渲染热闹喜庆和祝福之意。

民间艺人的思维是敏捷的,也是俏皮活泼的,人人都有说唱才能。他们外出演出,若遇到顾主招待不周,自然会在台上以临时编排的对白方式来个现场诉说一番,弄些极为夸张和幽默的说词或是搞笑动作,来表达对顾主的不满,以致弄得看客们哈哈开怀大笑,弄得顾主面带难色。

只是,对于看戏,小时候里的自己是没有任何艺术欣赏能力和鉴别能力的,为的只是凑个热闹,看个稀奇,也应了那句对看戏,只懂“一个进一个出,满场锣鼓打个通”的形象比喻,自然是不懂什么剧情、人物和故事的渲染变化与文化审美了,充其量也不过是感觉这戏里的人很神秘、夸张,很好笑而已。

“文革”后,戏的曲目内容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乡村戏班演出的剧目多数被“样板戏”取而代之。虽然这种戏已没有了那种原汁原味的民间艺术特色,但戏的演出同样还是诱人,剧情所表达的内容也是振奋人心的,它依然具有魅力。因为这“样板戏”,同样是乡村人唯一的精神文化食粮来源,而且还让人欣赏到了一种与自己家乡戏风格不一样的戏,让人眼界大开,吸引人也是自然。

岁月如梭,当时代的车轮把我们带入到一个全新的时代时。现代科学信息技术的高度发展,伴随着电影、电视、互联网的到来,一种全新的文化娱乐方式开启了。从此,我们的精神文化生活视野广角也就更为广阔和丰富多彩,但乡村的戏也消失了,它被岁月的时尚潮流淹没了。只是,那些遥远的记忆却仍留在脑海里,依然的清晰。那种“哐嚓哐嚓……”的鼓乐声还是那样好听,显然,乡村的戏代表着一种乡音、乡亲、乡韵,是现代文化娱乐无法复制和制造的。

只是,戏曲已终,人已散尽,月色如水,乡村已再无戏台,已寂无一人。

第3篇:戏缘散文

印象中,第一次看《窦娥冤》,还是小时侯坐在戏台边看到的画面,那时根本不知道谁是关汉卿,什么是杂剧,只晓得看到的是秦腔,我们陕西的地方戏,也是我爸会唱的戏;后来再看,是和老爸一起看电视上的秦腔演出,边看边听老爸讲剧情,讲演出的名角儿。别小看这样的耳濡目染,这种养成教育的力量可是极大的,导致后来,我这个唱不了几句戏曲的门外汉,对秦腔名角都弄的门儿清!缘于文化下乡活动,今天算是正式看《窦娥冤》的第三次,还是小时候看戏时村口的那个舞台,滋味却不尽相同。好久没有感受到这样近距离的秦腔演出,感觉非常震撼,演员唱腔,舞台表演,音响效果等各方面都很撩人心弦,看的时候,内心抑不住的翻腾、激动,站了近两个小时,又下起了小雨,我却还是想把它看完。

和戏的缘分归结于我的家庭,根深蒂固是因为它几乎就是我整个童年的记忆,是陪伴我成长的乐趣,也是最珍贵的回忆!

记得小时候,爸爸每次排戏,我都要跟着去厂里,每次端着搪瓷碗吃咸菜就馒头都觉得可香了!排练时,就静静地坐在舞台边上,看着导演给演员们一遍又一遍的讲,排!正式演出时,会和妈妈坐在台子下面认真的看,虽然,看得也不是很懂的样子!那时候的老爸瘦高个儿,长相英俊帅气,嗓子那也是团里首屈一指的,所以,每次基本都是男主的角色!记得有一次在台下看到爸爸被抓走了要砍头,我在台下急的哭了起来,妈妈哄了我好久,把我眼睛堵住不让看,这才让情绪得到缓和……唉!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太入戏了!

我们家是七十年代典型的工农家庭,就是一个工人和一个农民结合起来的小家庭!本来生活还算过得去,可就因为没有彻底贯彻计划生育工作,又生了我这个第三胎,使家里经济稍显拮据。即使这样,戏剧的影子在我们家还是随处可见,我们家最奢侈的电器是录音机,说奢侈,是因为在我记忆中,爸爸把录音机换了不少于三个,干啥呢?听戏呗!当然,有录音机那就少不了磁带了!更少不了音箱了……各种秦腔本戏,折子戏,名家唱段,秦腔牌子曲,为了让成堆成堆的磁带有地儿放,我爸又发挥了他木匠特长,专门做了磁带架……于是,每天我家院子里都能听到嘹亮的戏曲声!有段时间,老爸靠着做音箱还赚了点小钱!最让人佩服的是,他不知道从哪里淘来了一套电唱机……搞得家里充斥着老上海的味道!!!那时不懂,那咿咿呀呀的声音,听得我直起鸡皮疙瘩!

曲目看的多了,听的多了,我发现戏曲的世界很美,很真,戏剧里的人物纯的真,假的也真,好人和坏人都能很容易分辨出来,角色的好恶非常明了,很容易看懂!演员的化妆古典、精致,服饰搭配也特别考究、精美!渐渐的,我也喜欢上了秦腔。经常趁着家里大人不在的时候,拿起戏词,跟着录音机一遍一遍的学唱。不分青衣,花旦老生还是小生,只要好上口的就跟着溜,溜得久了,也能唱上几段。爸爸知道了特别高兴,拿出二胡就要给我伴奏……到现在我都还记得,我的秦腔处女秀是《十五贯》,这段表演相继出现在了我小学、中学、师范的舞台上,成了我的保留曲目。就这样,看戏,听秦腔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刚工作的那几年,在农村教书,学校附近正好有个戏校,我下班了就爱去溜达溜达。看着戏班里孩子们练功,就会想起初中毕业那会儿,差点就去戏校学戏了,那可真就入了这行了啊!阴差阳错,每每无限感慨!戏校每年都要做汇报演出,有时侯农村过会也会邀请他们表演,所以,每年演出还挺多的。每次演出,只要有时间,我都会拿着小板凳儿去赶场!就和现在看演唱会似的,用现在的话说,我成了他们的铁杆粉丝呢!!

那几年确实是过足了戏瘾的,真的好怀念啊!!

后来,面对繁忙的工作和家庭生活琐事,看秦腔的机会是越来越少了,尤其像今天这样直面舞台的时刻真的来之不易!值得庆幸的是,我们家的老戏迷,老戏骨,也就是我爸,身体一直硬朗,依旧痴迷于戏曲,从秦腔到眉户,从演唱到伴奏,比赛……每次周末回家,他都会滔滔不绝的给我讲他的演出经历,再给我唱一唱他新学的唱段,我给他校对校对谱子,俺们父女俩的戏曲世界就这样自然打开了……

所以,至今,我和戏的缘分一直都在,也会延续下去,因为它,已入我心,入我情!

第4篇:村戏散文

入了秋,大豆归了仓,红薯进了窖,忙完地里活,庄稼人难得有的闲日子便脚根脚地撵来了!

十月天短,无风就暖。吃了饭,撂了碗,便齐齐往外赶,不大会,村头便成了车子大聚会。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老头儿照例挨个围成一个圈,在吞吐有致的青烟里,感叹岁月的沧桑,人世的轮回;中年汉子依旧躲在旮旯里,用树枝在地上划拉着今年的收成,明年的打算;愣头小子则一如既往地张扬着青春和喧嚣,在众人茫然的神色里,半懂不懂地买弄着什么美国的衰落,日本的危机之类……唯独由花花绿绿的姑娘、媳妇们组成的方阵,是一道抢眼的风景,一脸的神秘和诡笑里,是扯不完的闺房韵事,藏不住的乡间绯闻……小商贩们则见缝插针地兜售着商机……

日上三杆,“咣咣咣”地三声铜锣响过,千百双眼睛便一齐向台上扫去,门帘掀动,“包大人”一步三摇地从里面晃出,捻须,端带,撩袍,打坐……一招一式,一板一眼,众人如醉如痴,猛然间,一句铿锵有力的“我不斩这贪的官愧对头上的青天——嗨海”便入海面上有台风掠过,立时掀起一阵狂潮……几天下来,众人领略了京剧的刚健,豫剧的质朴,黄梅的温柔,柳琴的婉转……动情之处,全场一起唱,一起吼,一起怒,一起悲……仿佛自己是刚正不阿的包文正,自己是百岁挂帅的佘太君……

戏外有戏。姑娘、小伙子们说是来看戏,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戏场上眉来眼去,彼此心领神会,趁机和同伴说声“有事”,便“哧溜”一声钻出人群,找个没人的地方,于是,一场更精彩的村戏又开演了……

第5篇:庙戏散文

父亲在我家看孙子已有多日,一天,我大哥来电话说:“我们村每年的农历3月28日,都唱庙戏,现在开始唱啦,让老爸回老家来看几天戏吧。”随即,我把这一喜信告诉老爸,老爸很高兴,吃罢午饭就回老家看戏去了。隔了几日,大约一个礼拜,想不到老爸自己回来了“戏唱完啦,是咱河南范县高码头乡剧团的,加上从山东鄄城请来的人共计10余人,一天1000元三开箱,换来换去都那十几人……”不过,听老爸说起看庙戏,他给我讲了我村庙戏的由来。

我们河南范县王楼乡皇姑庙村原先可不是皇姑庙这个村名字,我们的祖先是在明朝燕王扫北后扩建北京城市时从北京巴士县小刘庄迁来,名叫司家庄,据说明朝朱元璋的四子燕王朱棣(史称明成祖)镇守燕京(今北京),闻父驾崩,带家眷去南京奔丧。行至我们目前所居住的村庄时,朱棣的女儿突发不治症暴死。于是将公主葬于此地,并留下公主的四个丫鬟守公主陵。后来,燕王作了皇帝,燕王的儿子继承了帝位,公主就理所当然的成为皇姑,人们为了纪念她,便修了庙,庙宇落成之日,正是农历3月28日,人们专门请了戏班子来唱戏,我们的村庄从那时起也由司家庄就改称为“皇姑庙”一直沿用至今。不信,距离我们村南2公里处到现在还有四个“丫头”村呢?一村一姓,据说他们就是留下公主的四个丫鬟守公主陵的后代,让人不解的是到如今也没有人见过公主墓,这成为人们心中一个解不开的谜?我村的庙戏算是从那时起一年一次开始唱了起来。

皇姑的庙由前大殿、中大殿、后大殿三部分组成,分别供奉的是送奶奶、皇姑、天齐爷黄飞虎,殿的左右两边都有廊坊,称为东廊坊、西廊坊。庙门和窗户都为红色。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天齐爷黄飞虎是用铜愬的真身,有5、6尺高,据说当时为了给天齐爷黄飞虎塑铜像,庙会的人去募捐钱,最远时到过山东省旧城县、鄄城县、定陶县、单县、成武县等。可惜19xx年大炼钢铁时把这些文物给毁坏。不但文物被毁,就连三个大殿也没能逃脱厄运,开始说是要改为学校,后来当时的村干部不想操心,只好扒掉,把檩条、椽子,小琉璃瓦等送至离我们那里大约5公里外的凤凰城——濮城西南3公里外的玉皇庙,在那里重新盖了新学校,周围30、40里外的学子都到那里去求学;因为皇姑庙里先前有道人,庙里有土地80亩,专门供道人自种自吃,收入都归庙上。庙毁了,道人也走了,那80亩庙上的土地就被我村的穷人家抢着种地了,谁种了就归谁,一年一次的庙戏从此就中断……

改革开放后,人民的生活富裕,家乡的人们每年的3月28日依然怀念过去的庙戏。原先老庙会的人还有健在的,在他们的倡导和建议下农闲季节由村里群众出义务工。当时我村东、村西各有砖瓦厂一座,由他们出砖瓦。这样,经过2、3年的时间就重新在原来的地方盖了庙,三座房子共9间,庙会的人到县里开了介绍信到五台山请来了专门塑像的,用胶泥重新塑了神像。从此庙戏又步入了正常的轨道,每年的3月28日这天起锣鼓敲响小姐出场——台上演绎着连绵不断的铿锵乐声,或深沉、或高亢、或婉转动听的优美唱腔构筑了戏里人生。

台下1500多人把庙前戏台子挤得满当当的,却一排排坐得整齐端正。他们中大多是中老年人,也有一些小孩。前来看戏的不只是皇姑庙本村的人的村民,附近的有范县濮城镇、杨集乡,白衣乡,陈庄乡、高码头乡等乡镇的人来,他们离这里最远的需要走20、30多公里路。好在,现在农村道路比以前好多啦,不但全是水泥路,而且交通也方便,行走在水泥路上怎能忘过去的土路时;晴天一身尘土,雨天一身泥的情景,每当庙戏开唱时,就会吸引来不少的商贩,有卖吃的、有卖衣服的、叉把扫埽农机具等,但也少不了一些善男善女来许愿的、还愿的人等,看戏的人山人海,水泄不通,去庙上烧香的川流不息,场面十分状观。

但庙戏的意义也有所不同:以前唱庙戏是老百姓祈求上天风调雨顺,而现在是丰富农民的文化生活。不过,庙的占地也很小了,原来的庙基都被没有宅基地的穷人家盖房子当家住了。庙也光有主房,配房也没有了,先前壮观的景象早已荡然无存。唯独这观庙戏的人倒比以前人多啦,而演出时间的长短,则根据捐款人和捐款金额的多少来决定,少则3天,多则7、8天不等。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募捐到的钱一年多一年,年年创新高,所以演出的时间一年长一年,规模一年超出一年,吸引着更多的周围的群众。再说:选择在农闲时举办,参与的群众多,利用唱庙戏这种形式,教育群众向善、和谐,大家很乐意接受。

20xx年夏,距离皇姑庙庙址正北大约1000米左右的地方,被盗墓人分两次进行盗窃,挖掘了4、5米深,露出青砖,有水,用锨一铲青砖,青砖都是酥沥沥的,由此看来年代久远。我们皇姑庙发现了古墓震惊周围村庄,我们王楼乡派出所闻听此信也派专门人员日夜守在被盗墓者挖掘的地方,生怕再被盗似的,濮阳市文化局的负责同志闻信也带来考古的专业人士专门到皇姑庙考察,初步认定为这是一个古墓群,很有挖掘的价值,真正挖掘还须报上级批准后进行,这里将是一个新的旅游景点,或许,这就是人们心中要解开的迷——公主墓。我想:倘的确如此,到那时,我村的庙戏会唱的更加红火,来看戏的人也会越来越多。

第6篇:烽火戏诸侯散文

能够理解有人为了美人一笑而一掷千金,却一直不理解,一个堂堂国君为了博得美人一笑而荒唐到去点燃烽火,竟会因为女色而把一件军国大事视若儿戏。

这个国君是西周最后一位君主周幽王,这个美人名叫褒姒,在历史上都赫赫有名。

“赫赫宗周,褒姒灭之”,女人祸水论也由此发端。可细读这段历史,我怎么也找不到褒姒是“祸水”的蛛丝马迹。相反地,她偏偏不是那种妖媚惑主的狐狸精似的女人。当然,要怪罪她也无不可,因为操有话语权的男人总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不是,有罪过也总喜欢找别人当替罪羊。褒姒的罪过就是长得太美,美得摄魂夺魄,却又与别的女人不同,不用狐媚的笑颜去取悦君王以博得恩宠。因为不笑,所以才导致幽王将烽火台的烽火点燃。如果她能够稍稍顺了君王之意,哪怕强颜装欢,挤出一丝笑靥,灿若桃花一时,也不至于弄得痴心的周幽王鬼使神差,最后又哪里会身死国灭?强词夺理向来是有权男人的专利。

褒姒不笑,自然有笑不起来的原因。她成为周幽王的嫔妃是被迫的,她屈辱地成为用以交换褒国国君的一件物品,有些像后来的西施,但是西施是带有被灌输了的诸如爱国这样的政治目的的自愿性质的献身,而褒姒则是无辜的,不情愿的。她不笑自然因为实在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她开心。不是任何人有了锦衣玉食的生活,又能够让人言听计从,或像褒姒这样成为至高无上的君主的宠妃,就都能够快乐的。琼浆玉液只对喜欢喝它的嘴巴有吸引力,甜言蜜语只对爱听它的耳朵起作用。而她显然没有爱上周幽王,所以,幽王为了她说什么做什么,都不能让她高兴。

可是周幽王却很真切也很投入地爱上了她。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这是男人的不幸,又且是居于最高统治地位的男人的致命。为了讨得美人欢心,不顾一切的人不多,而周幽王偏偏是这不多里的一个。所以这样一个陷入到情爱里不能自拔的男人是不适合做君主的,做了,这个国家就有陷入殆亡的危险。幽王是一个,后来的唐明皇也是一个,他们都是为爱情而痴狂的人。这样的人会不计后果,做出让别人打破脑壳也想不到的荒唐事来。

唐明皇毕竟还能够与杨贵妃“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而幽王则枉有一片痴情。褒姒对他的冷若冰霜,一定让他耿耿于怀得不行。他怎么能满足于只得到美人的身体?陷在爱情中的男人更希望赢得爱人的欢心与爱心。这既是出于征服欲的驱使,——贵为一国之君,能够让天下人臣服,岂能征服不了区区一个女人?——也是周幽王的真情实意使然,得不到的总是好的。抑或还有一些好奇?也许还有,褒姒冷漠的一面都这样令人着迷,她千娇百媚的一面该会是怎样的光景?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男人,周幽王当然希望看到心爱的人“阳光”起来。

男人是视觉动物,褒姒的美丽冠绝天下是毋庸讳言的,而她的冷艳也许让她显得更超凡脱俗,清丽出尘,并还无巧不巧地正合了周幽王的心意。周幽王应该是一个王位得来很轻易的主,轻易得来的东西就是王位之尊,也不会过于看重。他能够为王,说明他一定不是个智商有问题、能力有问题的庸人,否则他就会在无数次的大浪淘沙中被淘汰出局。但他又是个性情中人,而且太把美丽的女人当一回事,甚至把这位绝代佳人看得比王位还要重要,这是传位给他的周宣王始料未及的,也是辅弼他的大臣意料之外的。

其实,“英雄难过美人关”,没有哪个男人能不被美女所吸引。倘若有人说他不会因为一个女人而像周幽王这样愚不可及,那是因为他还没有遇到能够使之愚不可及的那个女人。女人若是天生尤物,就多半会让男人失去理智。褒姒就是这样的女人,天生尤物,没有比这个词形容她更贴切的了。否则,就不可能让一个阅尽人间春色而目空一切的幽王,把她在乎得“我的眼里只有你”。

周幽王不可能弱智到不知道点燃烽火的危害性。我们从小就听父母讲狼来了的故事,而类似于流传民间的这个故事,他一定也听到过,甚至比这种教训更深刻的故事,他知道得也许更多。他所接受的教育也一定会让他明白这个最浅显的道理,事实上他的大臣也都极力地劝谏过他。但是,在实际生活中,懂得道理是一回事,按照道理去做是另一回事。很多人都有过临事而迷的经历,也有利令智昏的时候。一失足成千古恨,一念之差就改变人生的走向,教训深刻,可是仍然会不断上演惊人的相似的一幕。周幽王在自己对美人无计可施束手无策的情况下,为了博得他想看到的意味深长的一笑,不管不顾,不惜失信诸侯。因为这样而将导致什么样的严重后果,他完全不去考虑,确实是“情令智昏”了。

他像个执拗的小孩,像个不依不饶的傻瓜,一根筋地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实现自己能够得到美人爱情的愿望,我们很多人一定很不理解。那是因为我们很多男人在权势、金钱与美女之间,往往更注重前两种。在他们看来,有了权和钱,倾国倾城的佳人也可以轻而易举得到。哪怕这个佳人与自己息息相通、心心相印,可为了权与钱,他们会毫不犹豫地不惜牺牲她。而周幽王恰恰与之相反,要是不当国君,他一定是一个很好的情人。

“红颜祸水!”历史上哪个君主会没听过这个“教训”?对周幽王而言,既是后有来者,也是前有古人。商纣王的天下就是被他的先祖周武王夺得的,而纣王的无道,众口一辞,都说是因为妲己的魅惑。当然还有更前面的妹喜迷住了夏桀王。“前事不忘,后世之师”,可是后来的帝王大多都不接受这个教训,仍然前赴后继地重蹈覆辙。就是创造了“开元盛世”的唐玄宗,也因为拜倒在石榴裙下而把江山社稷倾覆得一塌糊涂而不能例外。

可是,怎能把祸国殃民的屎盆子扣到那些也许不算薄命的红颜头上?她们只是男人贬低着的“头发长见识短”的女流之辈,要有问题,也无非是“一人得道,鸡犬飞升”一类的小问题;要犯错误,也只是在后宫那样狭小的范围内为争个风吃个醋而犯的小错误。身锁深宫,她当然希望博得君王的眷顾,这个唯一的男人,一般情况下只会把自己看做是他的几百甚至几千分之一,而能够让他“三千宠爱在一身”地视为唯一,在她看来,不仅是缘分,是造化,还是祖上行善积德的荫庇。所以她使出浑身解数,想方设法去珍惜这千载难逢的机缘,还哪里会去考虑社稷黎民?苛刻地去这样那样要求她,是把她看得太高了,她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那么巨大的破坏力呢。

褒姒看到烽火引来了火急火燎的各路诸侯,终于还是笑了。这一笑是意味深长的嘲笑还是发自内心的哂笑不打紧,却一定是不该笑而笑,因为这让男人有了嫁祸的凭据。她被罪以灭周,成了千古祸水。她泉下有知,会不会感到后悔?是后悔自己没在未点烽火前勉强给幽王一个微笑,还是后悔在烽火戏诸侯以后仍然不予一笑?

第7篇:戏马台散文

从公元前202年起,你就开始在此守候,守候着永远不能再归来的西楚霸王,守候着那段后人无限向往又无限渴望的美丽爱情。一路的烽烟向远方逝去,那旅途的尘土沾染着数不尽的往事。

戏马台。两千多年,那是多少个日子呢?我相信数是可以数过来,但谁又能把所有的细节和苦难一一说清。戏马台。你一如既往地坐落在那道深深的伤痕里。在城市的南部,在壮士断腕的故事里,你把英雄的气概与豪迈楔进了徐州人最深刻的记忆。痴情的霸王,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霸王,在虞姬血泊里黯然神伤的霸王。当你独自留下乌骓马在乌江边上不停嘶鸣的时候,可曾想到两千多年后的今天,仍会有很多人为那情景怅然心伤。

戏马台。我知道你留不住项王,但徐州人可以留住项王,古彭的大地可以留住项王。你只是一座普通的高台,但你永远不会是一片空地,不会生长杂乱的蓬草,不会有风刮来肮脏的垃圾。你是建筑,是永恒。你不是因后人的祭拜才留在那里,而是你留在了那里后人才开始前来祭拜。无论是惋惜还是慨叹,你一样可歌可泣。

我离那个时代太远,因此不敢大声。当我听着秋风一遍遍吹过阳台,看着落日一次次染红西天的彩霞。戏马台。我想对你说一句,户部山还是旧时的户部山,彭城也还是古时的彭城,霸王的身影依旧在徐州人的心中,在接近大地的天空,撞击着更多男儿的心灵。

追求是水,即使至柔至弱,亦能实现穿石的渴望;追求是树,即使身处石罅,也会不屈地成长;追求是鹰,即使历经磨难,终能展翅翱翔。也许追求的过程是痛苦的,然而,唯有对内心追求的执著,方能成其崇高与辉煌!

独特的意境,独特的心情,要用独特的视角去品读。

苍莽悲凉意境的刻画与渲染,只因历史的苍凉与厚重。它背负着,品尝着,历史没有死去的身躯,被一代一代的人们,写成诗,吟成歌。字里行间都是悲凉,淡去了繁华的烟云,但历史的凄美,却永远留在了人们容易感伤的心田。

第8篇:村恋散文

我的童年是在吉林东部的一个小山村度过的。那里的山山水水给我的童年带来了无尽的欢乐,淳朴善良的人们给我留下深深的回忆......

少年不知愁滋味。那时家里很穷,吃的是苞米面大饼白菜汤,穿的是大姐留给二姐,二姐留给我的花衣裳。小男孩们都穿花衣裳谁也不笑话谁。但天天吃苞米面饼,我们也馋啊!我和邻居锁柱,小石头放学后就去村前的小河里抓鱼。人小河小,鱼儿也不大,每次都费挺大的力气也就能捞一小碗。然后乐颠地跑回家,缠着小石头的妈妈给我们清炖活鱼。小石头的妈妈总是拍着我们的小脑袋,装着嗔怒的样子说:“你们这帮小馋猫啊,真没办法。 ”说完就下厨房。鱼端上来后,没等大人们上桌,我们几个已经争着抢着舔碗底呢!

有一天,锁柱偷偷告诉我们一个重大秘密:邻居王叔家园子里种西瓜了!我们都惊讶得张大了觜,是那种在《小兵张嘎》里见到的 大大的,甜甜的西瓜么?我们的口水都不知不觉流下来。我们再也忍耐不住了,好几次趴在王叔家杖子外偷偷向里瞄,除了碧绿的瓜秧,并不见瓜的影子。但是西瓜的滋味对我们的诱惑太大了,我们决定做一次冒险。

那天晚上,月黑星高,大人们都去看露天电影了,我们三个悄悄翻进王叔家的园子,在瓜地里摸来摸去,每个人都摘了七八个拳头大小的西瓜,连滚带爬逃到一个空地上迫不急待地啃起来。吃起来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甜,但是这是我们第一次吃西瓜啊!不久,我们狼吞虎咽地把西瓜消灭掉了,肚子却象西瓜似的鼓起来,撑得迈不动步了。我们勉强挪回家已经深夜了,大人们正满街找我们呢。知道我们做的丑事,爸爸摸着我的头,眼睛里分明含着泪水,摇了摇头。很庆幸,这次爸爸没有动手打我。

但第二天,我们三个被不约而同地拽到王叔家,向王叔赔礼道歉。王叔心疼地看着被我们糟蹋得不成样子的瓜秧,喃喃地说:“白瞎这些小瓜了,还没成熟呢。把孩子们领回去吧,他们还小不懂事,别太难为他们了。”看着王叔难过的样子,我们后悔地低下头。

后来,我考上学,离开了小山村,父母也搬回山东。二十多年过去了,我再没回到过那生我养我,让我魂牵梦绕的童年乐园。

第9篇:红颜戏伤感散文

风在猖狂,打翻了谁的梦想

云在高歌,引导着谁的方向

执一壶温酒,于古庙前静谧,又见一场红颜戏,世间如此不称意。少年的心中,隐藏着多少秘密,佳人的眼中,暗喻了几许的柔情。多久的过往不曾被忘记,多少的幸福,深藏在心里。跨过的是寒冬的深夜,破晓的是谁人的曙光。过去的遗憾都已经过去,再遇的佳人,也不是记忆里。如果能不那么笨,要是能不那么怯,会不会,是不同结局。无双的背后,是几何的辛楚,温软的过去,是谁人在翘楚。梦一般的旋律,又为何,没有结局。在流淌的是无声的期许,在默愿的是一路同行。多久的少年,才会变了模样,多痛的剜心,才会伪装自己,你隐藏的孤独,给了自己多大痛苦,你算不到的未来,又是否令你满心欢喜,多久的陪伴,才是拉起帷幕的电影,多久的别离,才可以把你想起。倘若一生都是戏,女主角不是你 。迎面的虚华流年,失落的几人知己。为何似已不再知底,为何似已悄然忘记。生活中没有你,会不会早已离去,晚风的故事里,给了谁的记忆。花落的年纪,是风给了你。再看你一眼,也不会忘记。谁拥抱了你的孤独,谁把真心掏给了你,谁带你去晚霞的光里,谁把你拥抱在风里。期许了多年,谁会看着你。等待的时光,谁会陪给你。会有人走向你,执起你旳臂。踩过的时间,飘散在风里。年少的轻狂,又几人知晓。北风的典礼,不需要有你。谁偷走了我的心声,谁接受了我的孤寂,我还在等待,等待我和你,拥抱我过去,真心给了我。我会给你,我最珍贵的我自己。

第10篇:散文: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在戏剧这一行当还未出现之前,大概人们都普遍过着日复一日的小日子,大多没什么花头。

戏剧起源于模仿这一观点我颇为赞同。古希腊戏班子模仿低贱的小人物的生活,逗得达官权贵亦或是同为低贱者哄堂大笑;戏班子模仿王侯将相,惹得看观潸然泪下。这便是最初对于喜剧和悲剧的定义。虽然现如今早已全无这样的概念。喜剧中夹杂悲剧色彩,悲剧中充斥喜剧元素。

而当戏班子将少数人的生活搬上舞台,大家有了借鉴,便也开始模仿。诸如各类言情狗血偶像剧的情节,难免不在你身边上演过。甚至你在生活中决定某件事时会觉得,“哎呀我在xx小说里看过xx情节,接下来我是不是用那样的方法比较好呢?”可能会自动带入小说,上演一出“生活中的戏剧”。所以发展至此,人生中充满戏剧,而戏剧也映射出了人生。

每出讲述爱情的剧本通常由三角构成。众所周知三角是平面几何中最为稳定的结构。所以在相当一段长的时间内,我一直觉得三角恋反而能维持恋爱关系的长久,因为它能很好地解决“厌倦”这一情绪。而且危机感反而能使人更有快感。

没错,一个爱情剧本中会有三角关系,矛盾冲突,最终打破这个三角,走向一个看似美好的结局。

痴情男儿追所爱之人,用尽万般情与爱,不得,感动了身边所有人乃至自己却感动不了被受方,究其原因,二人打小便形如知己,时间一长久,居然心有灵犀,默契十足。然而也曾有过决绝,最终都还是化干戈为玉帛了。两人属性相近,如徐志摩、林徽因,钱钟书、杨绛。却也只是属性罢了,感情上无法做到类似。曾偶听一师谈他本人的爱情观,他认为干相同行业的人最好不要在一起,比方说导演和画家可以在一起,编剧和音乐家可以在一起。虽职业不同,但同为艺术家,个中联系也是有的。回到先前所说,两人在精神上有共同之处,追求上却有大不同。女生热爱追寻,男生奢求平淡。她说:“他是一个适合结婚的对象,但我现在还青春呢。”他说:“我不想再放开你了,平平淡淡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就好。”谁的梦想中没有过老年与爱人蜗居在乡间溪旁,一根锄头、一把犁,一个摇椅、一袋种,自给自足,安享晚年?戏剧太人生,看过了瓦尔登湖,便确定真有这么一种可能性,跃跃欲试?人生哪儿会那么轻易就放过。女生想来也是无法回应男生的感情,就像一个刚接触世界的孩童和一个步入暮年的老者,他们之间的情感可以是怜爱,可以是亲情,可以是升华的友情,但绝产生不了爱情。若是滥俗的狗血剧,这样的青梅竹马莫不是由于第三者的助攻下在一起了,就是助攻真正的主角儿与女主角儿共度华年。戏,可以改,怎么想怎么改;思想,难改,不是说改就改得成的。

人生如戏,有时我们可以借鉴戏中人、戏中事儿;戏如人生,我们从未可知的结局却是早已注定的。

于此,你又怎么知道自己是在戏中还是戏外呢?

本文标题:村戏散文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com.cn/wx/ytycttt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