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网文学唐代诗人李白
李白《访戴天山道士不遇》全诗原文

李白《访戴天山道士不遇》全诗原文

发表于2019-04-11 17:01 | 被阅读36次
内容关键词:深林见鹿海蓝见鲸全诗,林深见鹿海蓝见鲸 出处,《如鲸向海》全诗,访戴天山道士不遇答案,林深遇鹿海蓝见鲸全句,访戴天山道士不遇全诗的意思,林深遇鹿海蓝见鲸含义,林深时见鹿出自哪里,访戴天山道士不遇拼音版。

【解题】

此诗最大特点之一,是以美景托愁。诗开首就展现出一片桃源景象,把人引到一个世外桃园之中,何来谈“愁”。随着诗人进山的行程,人们看到的是:林木深深,溪流潺潺,麋鹿出没,野竹、飞瀑、碧峰,犹如美不胜收的画轴,一幅接一幅地展开。只是到最后,才托出访道士不遇而生愁情。此诗写愁之第二特点,是对愁的描绘自然、优雅,用倚松再倚松表现诗人访道士不遇之惆怅,妙不可言。总之,此诗写愁不落窠臼,独具萧洒、飘逸之风姿,非诗仙莫能为也。

【全诗】

《访戴天山道士不遇》

.[唐].李白.

犬吠水声中,桃花带雨浓。

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

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

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

【注释】①戴天山:即大匡山,在今四川江油市西。

【翻译】

犬吠水色中,淙淙的泉流声夹杂着犬吠,

桃花带露浓。带晨露的桃花十分的艳浓。

树深时见鹿,树林幽深不时出没着麋鹿,

溪午不闻钟。溪边午时听不到山寺鸣钟。

野竹分青霭,迷蒙青雾里依稀可见野竹,

飞泉挂碧峰。一道飞瀑悬挂在青碧山峰。

无人知所去,没有人知道观主去往何处,

愁倚两三松。我惆怅不已独倚两三青松。

【鉴赏】

这首五律约作于李白早年在戴天山(在今四川江油县)大明寺读书之时。诗题“访道士”和“不遇”总绾诗意,但全诗“无一字说道士,无一字说不遇,却句句是不遇,句句是访道士不遇”(吴大受《诗筏》),读来令人奇趣横生。

首联写景兼点时令和时间。犬吠之声与汩汩水声传入耳膜,先令人获得悠远清雅的听觉享受;桃花上挂着晶莹欲滴的露珠,又令人生出湿润鲜艳的视觉美感。同时,“桃花”暗点早春,“露浓”暗点清晨,既是清晨的早春,又是早春的清晨,二者合在一起,使得山林的一切都显得那样新颖奇妙,不仅有力地烘托了山中道士的超尘脱俗,而且细微地揭示了诗人清晨访友的急切心情。

颔联更深一层,借“树深”表明路程的延伸,借“溪午”表明时间的变化。山深树密,幽静已极,何况“时见鹿”!鹿胆小怕人,既然时时可见,则周围无人可想而知。时已至午,道院钟声该响了,却“不闻钟”,则道士不在不言自明。细味诗意,既借环境之静寂见出道士不在,又借人迹杳然极写环境之寂静;一“见”一“闻”,互为因果,正因“不闻钟”,所以“时见鹿”;既然“时见鹿”,就肯定“不闻钟”。两句诗,错综回环,耐人品味。

颈联承“不闻钟”而来,写道院所见景色。野竹、青霭、一绿一青;飞泉,碧峰,一白一碧;多种色彩组合在一起,宛如一幅秀美天然的画图。翠绿的野竹与青色的云气相接,本是静景,一个“分”字,摇曳而生动感;白色的泉水自碧峰飞流而下,本是动景,一个“挂”字,又化动为静。由“分”字来看,曲折地表现了野竹的修长和地势的高拔,否则它就难以冲破云气;由“挂”字来看,更借远景巧妙地表现了道院地形的有利和开阔,否则在深林之中绝难领略到飞泉倒挂的美景。景色如此之美,固然是写道院的幽静雅洁,但又何尝不是写道士恬静高雅的志趣?诗人本是专程来访道士,道士不在,并不马上回转,而是细细品味起眼前的景色来,这又何尝不是写诗人酷爱自然的心性?

以上两联,既是写景,又是写人,处处关合诗题,步步向前推进,待气势蓄足以后,末联脱颖而出,令人于“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的结句中,领悟出诗人“访道士不遇”的事实和他那愁闷的心情。

这首诗格调清新,境界幽远,文势有起有伏,情感有扬有抑。对仗工丽,却无丝毫斧凿之痕;语词含蓄,而又不失明白晓畅,加上反衬、暗示手法的妙用,确是达到了形式与内容的高度融合。李白在青年时期就写出这样好的作品,不能不令人叹为观止。

以上六句写往访,重在写景,虽无一句写道士,却通过景物描写暗示出道士的情趣与品格,所以,尾联的 “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 于写景中突发抒情,并不给人以突兀之感。诗人从晨至午远道来访高雅超俗的得道高士却不遇,这份失望、惆怅之感用 “愁倚两三松” 来描述一点也不过份。

这首诗格调高雅平和,虽有访友不遇的失望,但更多更主要的则是通过对优美山川的赞美抒发一种悠闲恬淡的情致,表达对超凡拔俗品格的仰慕和追求。诗中的景物描写很实,也很优美,给人以 “天然去雕饰”的感觉。这同诗人后来山水诗寄情山水富于变幻的风格相比迥异其趣。从形式上看,这首诗格律严谨,中规中矩,对仗工稳,用词讲究而不险,且有明显的吸取前人精华的痕迹。如 “犬吠水声中”,很象陶渊明 《归园田居》中的 “狗吠深巷中”。以上这些都表现了诗人早期诗歌的特点,为诗人后来登上我国诗歌艺术的顶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评】

此诗写访道士不遇,却无一句说不遇,而又似句句说不遇。前六句写了山中之美景,至结处方露出“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 遂使全篇美景,均笼罩于诗人访人不遇的惆怅中。

第1篇:李白《访戴天山道士不遇》全诗原文

【解题】

此诗最大特点之一,是以美景托愁。诗开首就展现出一片桃源景象,把人引到一个世外桃园之中,何来谈“愁”。随着诗人进山的行程,人们看到的是:林木深深,溪流潺潺,麋鹿出没,野竹、飞瀑、碧峰,犹如美不胜收的画轴,一幅接一幅地展开。只是到最后,才托出访道士不遇而生愁情。此诗写愁之第二特点,是对愁的描绘自然、优雅,用倚松再倚松表现诗人访道士不遇之惆怅,妙不可言。总之,此诗写愁不落窠臼,独具萧洒、飘逸之风姿,非诗仙莫能为也。

【全诗】

《访戴天山道士不遇》

.[唐].李白.

犬吠水声中,桃花带雨浓。

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

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

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

【注释】①戴天山:即大匡山,在今四川江油市西。

【翻译】

犬吠水色中,淙淙的泉流声夹杂着犬吠,

桃花带露浓。带晨露的桃花十分的艳浓。

树深时见鹿,树林幽深不时出没着麋鹿,

溪午不闻钟。溪边午时听不到山寺鸣钟。

野竹分青霭,迷蒙青雾里依稀可见野竹,

飞泉挂碧峰。一道飞瀑悬挂在青碧山峰。

无人知所去,没有人知道观主去往何处,

愁倚两三松。我惆怅不已独倚两三青松。

【鉴赏】

这首五律约作于李白早年在戴天山(在今四川江油县)大明寺读书之时。诗题“访道士”和“不遇”总绾诗意,但全诗“无一字说道士,无一字说不遇,却句句是不遇,句句是访道士不遇”(吴大受《诗筏》),读来令人奇趣横生。

首联写景兼点时令和时间。犬吠之声与汩汩水声传入耳膜,先令人获得悠远清雅的听觉享受;桃花上挂着晶莹欲滴的露珠,又令人生出湿润鲜艳的视觉美感。同时,“桃花”暗点早春,“露浓”暗点清晨,既是清晨的早春,又是早春的清晨,二者合在一起,使得山林的一切都显得那样新颖奇妙,不仅有力地烘托了山中道士的超尘脱俗,而且细微地揭示了诗人清晨访友的急切心情。

颔联更深一层,借“树深”表明路程的延伸,借“溪午”表明时间的变化。山深树密,幽静已极,何况“时见鹿”!鹿胆小怕人,既然时时可见,则周围无人可想而知。时已至午,道院钟声该响了,却“不闻钟”,则道士不在不言自明。细味诗意,既借环境之静寂见出道士不在,又借人迹杳然极写环境之寂静;一“见”一“闻”,互为因果,正因“不闻钟”,所以“时见鹿”;既然“时见鹿”,就肯定“不闻钟”。两句诗,错综回环,耐人品味。

颈联承“不闻钟”而来,写道院所见景色。野竹、青霭、一绿一青;飞泉,碧峰,一白一碧;多种色彩组合在一起,宛如一幅秀美天然的画图。翠绿的野竹与青色的云气相接,本是静景,一个“分”字,摇曳而生动感;白色的泉水自碧峰飞流而下,本是动景,一个“挂”字,又化动为静。由“分”字来看,曲折地表现了野竹的修长和地势的高拔,否则它就难以冲破云气;由“挂”字来看,更借远景巧妙地表现了道院地形的有利和开阔,否则在深林之中绝难领略到飞泉倒挂的美景。景色如此之美,固然是写道院的幽静雅洁,但又何尝不是写道士恬静高雅的志趣?诗人本是专程来访道士,道士不在,并不马上回转,而是细细品味起眼前的景色来,这又何尝不是写诗人酷爱自然的心性?

以上两联,既是写景,又是写人,处处关合诗题,步步向前推进,待气势蓄足以后,末联脱颖而出,令人于“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的结句中,领悟出诗人“访道士不遇”的事实和他那愁闷的心情。

这首诗格调清新,境界幽远,文势有起有伏,情感有扬有抑。对仗工丽,却无丝毫斧凿之痕;语词含蓄,而又不失明白晓畅,加上反衬、暗示手法的妙用,确是达到了形式与内容的高度融合。李白在青年时期就写出这样好的作品,不能不令人叹为观止。

以上六句写往访,重在写景,虽无一句写道士,却通过景物描写暗示出道士的情趣与品格,所以,尾联的 “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 于写景中突发抒情,并不给人以突兀之感。诗人从晨至午远道来访高雅超俗的得道高士却不遇,这份失望、惆怅之感用 “愁倚两三松” 来描述一点也不过份。

这首诗格调高雅平和,虽有访友不遇的失望,但更多更主要的则是通过对优美山川的赞美抒发一种悠闲恬淡的情致,表达对超凡拔俗品格的仰慕和追求。诗中的景物描写很实,也很优美,给人以 “天然去雕饰”的感觉。这同诗人后来山水诗寄情山水富于变幻的风格相比迥异其趣。从形式上看,这首诗格律严谨,中规中矩,对仗工稳,用词讲究而不险,且有明显的吸取前人精华的痕迹。如 “犬吠水声中”,很象陶渊明 《归园田居》中的 “狗吠深巷中”。以上这些都表现了诗人早期诗歌的特点,为诗人后来登上我国诗歌艺术的顶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评】

此诗写访道士不遇,却无一句说不遇,而又似句句说不遇。前六句写了山中之美景,至结处方露出“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 遂使全篇美景,均笼罩于诗人访人不遇的惆怅中。

第2篇:李白《访戴天山道士不遇》阅读答案

访戴天山道士不遇

李白

犬吠水声中,桃花带露浓。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

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

8.简析颈联中的“分”和“挂”字的妙用。(6分)

答:

9.分析说明“愁倚两三松”一句中包含的诗人的思想感情。(5分)

答:

参考答案:

8.野竹与云气相接,这本是一幅静景,但诗人用了一个“分”字,就有了动的意味,它使人联想到随山冈徐徐移动的云雾,不断从野竹梢头飘过的情景。(3分)一线泉水,凌空飞泻,这本来是一幅动景,然而诗人用一个“挂”字,就由动化静了,它使人像看到陡峭的山峰上,山泉垂直落下的图景。(3分)

9.“愁倚两三松”描写了诗人在松树之间徘徊的情形,(1分)表达了诗人访道士不遇之焦躁不安的心绪(1分)和怅然若失的愁情;(1分)也侧面折射出诗人对道士的渴慕。(2分)

第3篇:李白古诗《访戴天山道士不遇》全诗赏析

《访戴天山道士不遇》是唐代大诗人李白早年在戴天山读书时所作的五律。此诗主要写作者上戴天山的所闻所见,描绘了一幅色彩鲜明的访问道士不遇图。

访戴天山道士不遇

犬吠水声中,桃花带露浓。

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

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

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

《访戴天山道士不遇》注释

⑴戴天山:在四川昌隆县北五十里,青年时期的李白曾经在此山中的大明寺读书。不遇:没有遇到。

⑵吠:狗叫。

⑶带露浓:挂满了露珠。

⑷树深:树丛深处。

⑸青霭:青色的云气。

⑹倚:靠。

《访戴天山道士不遇》白话译文

山泉流水声透过阵阵犬吠,桃花围着流水盛开。

幽深的树丛里时而有野鹿跑过,静静的溪边午间没有钟声传来。

飞泉挂在远处的碧绿山峰,野竹浮现于山间的青霭。

没有人知道道士的去向,我只好失意地在两三株松间徘徊。

《访戴天山道士不遇》创作背景

此诗是李白二十岁以前的作品。根据清代黄锡珪《李太白年谱》,李白在十八、九岁时,曾隐居在大匡山(即诗题中的戴天山)大明寺中读书,这首诗盖是时所作。

《访戴天山道士不遇》赏析

全诗八句,前六句写往“访”,重在写景,景色优美;末两句写“不遇”,重在抒情,情致婉转。

首联两句展现出一派桃源景象。首句写所闻,泉水淙淙,犬吠隐隐;次句写所见,桃花带露,浓艳耀目。诗人正是缘溪而行,穿林进山的。这是入山的第一程,宜人景色,使人留连忘返,且让人联想到道士居住此中,如处世外桃源,超尘拔俗。第二句中“带露浓”三字,除了为桃花增色外,还点出了入山的时间是在早晨,与下一联中的“溪午”相映照。

颔联“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是诗人进山的第二程。诗人在林间小道上行进,常常见到出没的麋鹿;林深路长,来到溪边时,已是正午,是道院该打钟的时候了,却听不到钟声。这两句极写山中之幽静,暗示道士已经外出。鹿性喜静,常在林木深处活动。既然“时见鹿”,可见其幽静。正午时分,钟声杳然,唯有溪声清晰可闻,这就更显出周围的宁静。环境清幽,原是方外本色,与首联所写的桃源景象正好衔接。这两句景语又含蓄地叙事:以“时见鹿”反衬不见人;以“不闻钟”暗示道院无人。“不闻钟”与题中“不遇”遥相呼应。

颈联“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是诗人进山的第三程。从上一联“不闻钟”,可以想见诗人距离道院尚有一段距离。这一联写来到道院前所见的情景—道士不在,唯见融入青苍山色的绿竹与挂上碧峰的飞瀑而已。诗人用笔巧妙而又细腻:“野竹”句用一个“分”字,描画野竹青霭两种近似的色调汇成一片绿色;“飞泉”句用一个“挂”字,显示白色飞泉与青碧山峰相映成趣。由于道士不在,诗人百无聊赖,才游目四顾,细细品味起眼前的景色来。所以,这两句写景,既可以看出道院这一片净土的淡泊与高洁,又可以体味到诗人造访不遇爽然若失的情怀。

尾联两句“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诗人通过问讯的方式,从侧面写出“不遇”的事实,又以倚松再三的动作寄写“不遇”的惆怅,用笔略带迂回,感情亦随势流转,久久不绝。这其中的苦思、探索,更能给人启示,也更能让人深刻理解诗人的其他诗作。

此作的构思并不复杂,它写诗人的所闻所见,都是为了突出访道士不遇的主题。全诗辞句平易自然,纯用白描,景美情深。当然,并不是说李白这首诗已经写得尽善尽美了。李白是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他后期比较成熟的诗作,都写得十分洒脱、酣畅、飘逸、雄浑,字里行间,充满着一股豪气。而他这首诗,在这方面的特点还不够明显,还不够浓郁。这说明此作还带有他早期作品的痕迹。

第4篇:分析李白的《访戴天山道士不遇》

《访戴天山道士不遇》

李白

犬吠水声中,桃花带露浓。

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

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

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

【赏析:】

戴天山:又名大康山、大匡山,在今四川省江油县。

李白早年即富有才华,他在大匡山读书时,就描绘了这样一幅色彩鲜明的访问道士不遇图。道士姓名,不得而知。通篇着意于写景,真实自然,并生动形象地再现了道士世外桃源的优美生活境界。

全诗分为三个层次,前四句为一个层次,五、六两句为一个层次,最后两句为一个层次。前四句是写诗人拜访道士途中听耳闻目睹。诗人沿着小溪而行,沿路两旁。桃花盛开,花瓣上挂满露珠。这说明诗人一大早,就出门而行。小溪流水淙淙,与狗吠之声,响成一片,形成了一种别有情趣的乐章。道士的处所,路程还不近呢。诗人从早走到中午时分,尚且没有听见道士敲钟的声音,只见树丛的深处,不时有麋鹿出没。这两句的妙处,暗示道士不在道院,为最后两句设下伏笔。以上四句。把道士远离人间闹市的那种清新幽静的环境,逼真地摹写出来。前两句写狗吠声声,溪水淙淙,桃花含露,是诗人早上的所见听闻。“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两句,是写中午时分的耳闻目睹。时间不同,地点各异,诗人所描写的见闻,也各不相同。在这里,时间和空间感。异常清晰。

“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两句,是写道士处所的近景,野竹参天,与青气融为一体,从碧绿的山峰间飞流直下的瀑布,形成了一种优美壮观的奇境。飞、挂二字,是写瀑布飞流直下的动的画面。“野竹分青霭”的“分”字,表面是写野竹参天,把空中的青色云气隔开,实则是说翠竹参天,与青色的云气相接,浑为一体.形成天竹一色的奇景。竹前冠一“野”字,是说翠竹是自然长成,并非人工培植,因而更觉可喜可爱。“霭”前冠一“青”字,与竹色协调,融为一色。“飞泉挂碧峰”,颇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壮观,具有引入入胜,令人留连忘返的艺术魅力。

最后两句,方才点明“访戴天山道士不遇”的诗题。人们都会有这样的常识:大凡去访亲探友,不能相遇,就会令人焦躁不安。李白去拜访道士,道士不在道院,又无人知道去向、怎能不使他十分着急呢?尽管道士不在,诗人并没有立即返回,他远道而来,总想能见到道士,同他畅谈一番。“愁倚两三松”,写得极其生动形象,写诗人等待道士回来,倚靠遍了道士门前的两三棵松树,而道士仍然未回。“愁”字,颇能传神,把诗人着急的神态。刻画得清晰可见,历历在目。“无人知所去”,是一般的陈述句。只是说明道士不知所去。是为“愁倚两三松”句,所作的铺垫。

此作的构思并不复杂,它写诗人的所闻所见,都是为了突出访道士不遇的主题。所以,吴大受说:“无一字说道士,无一字说不遇,却句句是不遇,句句是访道士不遇。”(《诗筏》)当然,并不是说李白这首诗已经写得尽善尽美了,李白是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他后期比较成熟的诗作,都写得十分洒脱、酣畅、飘逸、雄浑,字里行间,充满着一股豪气。而他这首诗,在这方面的特点还不够明显,还不够浓郁。这说明此作还带有他早期作品的痕迹。

第5篇:李白《访戴天山道士不遇》赏析

《访戴天山道士不遇》是唐代大诗人李白早年在戴天山读书时所作的五律。此诗主要写作者上戴天山的所闻所见,描绘了一幅色彩鲜明的访问道士不遇图,通篇着意于写景,真实自然,生动形象地再现了道士世外桃源的优美生活境界。全诗风格清丽,充满着年轻人的朝气与孜孜以求的探索精神。

访戴天山道士不遇

唐代 李白

犬吠水声中,桃花带露浓。(露浓 一作:雨浓)

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

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

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

译文及注释

译文

隐隐的犬吠声夹杂在淙淙的流水声中,

桃花带着几点露珠。

树林深处,常见到麋鹿出没。

正午时来到溪边却听不见山寺的钟声。

绿色的野竹划破了青色的云气,

白色的瀑布高挂在碧绿的山峰。

没有人知道道士的去向,

我不由自主地靠着几株古松犯愁。

注释

⑴戴天山:在四川昌隆县北五十里,青年时期的李白曾经在此山中的大明寺读书。不遇:没有遇到

⑵吠:狗叫。

⑶带露浓:挂满了露珠。

⑷树深:树丛深处。

⑸青霭:青色的云气。

⑹倚:靠。

赏析

此诗是李白二十岁以前的作品,风格清丽,充满着年轻人的朝气与孜孜以求的探索精神。

全诗八句,前六句写往“访”,重在写景,景色优美;末两句写“不遇”,重在抒情,情致婉转。

首联两句展现出一派桃源景象。首句写所闻,泉水淙淙,犬吠隐隐;次句写所见,桃花带露,浓艳耀目。诗人正是缘溪而行,穿林进山的。这是入山的第一程,宜人景色,使人留连忘返,且让人联想到道士居住此中,如处世外桃源,超尘拔俗。第二句中“带露浓”三字,除了为桃花增色外,还点出了入山的时间是在早晨,与下一联中的“溪午”相映照。

颔联“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是诗人进山的第二程。诗人在林间小道上行进,常常见到出没的麋鹿;林深路长,来到溪边时,已是正午,是道院该打钟的时候了,却听不到钟声。这两句极写山中之幽静,暗示道士已经外出。鹿性喜静,常在林木深处活动。既然“时见鹿”,可见其幽静。正午时分,钟声杳然,唯有溪声清晰可闻,这就更显出周围的宁静。环境清幽,原是方外本色,与首联所写的桃源景象正好衔接。这两句景语又含蓄地叙事:以“时见鹿”反衬不见人;以“不闻钟”暗示道院无人。“不闻钟”与题中“不遇”遥相呼应。

颈联“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是诗人进山的第三程。从上一联“不闻钟”,可以想见诗人距离道院尚有一段距离。这一联写来到道院前所见的情景—道士不在,唯见融入青苍山色的绿竹与挂上碧峰的飞瀑而已。诗人用笔巧妙而又细腻:“野竹”句用一个“分”字,描画野竹青霭两种近似的色调汇成一片绿色;“飞泉”句用一个“挂”字,显示白色飞泉与青碧山峰相映成趣。由于道士不在,诗人百无聊赖,才游目四顾,细细品味起眼前的景色来。所以,这两句写景,既可以看出道院这一片净土的淡泊与高洁,又可以体味到诗人造访不遇爽然若失的情怀。

尾联两句“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诗人通过问讯的方式,从侧面写出“不遇”的事实,又以倚松再三的动作寄写“不遇”的惆怅,用笔略带迂回,感情亦随势流转,久久不绝。这其中的苦思、探索,更能给人启示,也更能让人深刻理解诗人的其他诗作。

此作的构思并不复杂,它写诗人的所闻所见,都是为了突出访道士不遇的主题。全诗辞句平易自然,纯用白描,景美情深。当然,并不是说李白这首诗已经写得尽善尽美了。李白是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他后期比较成熟的诗作,都写得十分洒脱、酣畅、飘逸、雄浑,字里行间,充满着一股豪气。而他这首诗,在这方面的特点还不够明显,还不够浓郁。这说明此作还带有他早期作品的痕迹。

第6篇:访戴天山道士不遇 李白

《访戴天山道士不遇》

朝代:唐代

作者:李白

原文:

犬吠水声中,桃花带露浓。

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

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

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

《访戴天山道士不遇》赏析:

此诗是李白二十岁以前的作品,风格清丽,充满着年轻人的朝气与孜孜以求的探索精神。

全诗八句,前六句写往“访”,重在写景,景色优美;末两句写“不遇”,重在抒情,情致婉转。

首联两句展现出一派桃源景象。首句写所闻,泉水淙淙,犬吠隐隐;次句写所见,桃花带露,浓艳耀目。诗人正是缘溪而行,穿林进山的。这是入山的第一程,宜人景色,使人留连忘返,且让人联想到道士居住此中,如处世外桃源,超尘拔俗。第二句中“带露浓”三字,除了为桃花增色外,还点出了入山的时间是在早晨,与下一联中的“溪午”相映照。

颔联“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是诗人进山的第二程。诗人在林间小道上行进,常常见到出没的麋鹿;林深路长,来到溪边时,已是正午,是道院该打钟的时候了,却听不到钟声。这两句极写山中之幽静,暗示道士已经外出。鹿性喜静,常在林木深处活动。既然“时见鹿”,可见其幽静。正午时分,钟声杳然,唯有溪声清晰可闻,这就更显出周围的宁静。环境清幽,原是方外本色,与首联所写的桃源景象正好衔接。这两句景语又含蓄地叙事:以“时见鹿”反衬不见人;以“不闻钟”暗示道院无人。“不闻钟”与题中“不遇”遥相呼应。

颈联“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是诗人进山的第三程。从上一联“不闻钟”,可以想见诗人距离道院尚有一段距离。这一联写来到道院前所见的情景—道士不在,唯见融入青苍山色的绿竹与挂上碧峰的飞瀑而已。诗人用笔巧妙而又细腻:“野竹”句用一个“分”字,描画野竹青霭两种近似的色调汇成一片绿色;“飞泉”句用一个“挂”字,显示白色飞泉与青碧山峰相映成趣。由于道士不在,诗人百无聊赖,才游目四顾,细细品味起眼前的景色来。所以,这两句写景,既可以看出道院这一片净土的淡泊与高洁,又可以体味到诗人造访不遇爽然若失的情怀。

尾联两句“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诗人通过问讯的方式,从侧面写出“不遇”的事实,又以倚松再三的动作寄写“不遇”的惆怅,用笔略带迂回,感情亦随势流转,久久不绝。这其中的苦思、探索,更能给人启示,也更能让人深刻理解诗人的其他诗作。

此作的构思并不复杂,它写诗人的所闻所见,都是为了突出访道士不遇的主题。全诗辞句平易自然,纯用白描,景美情深。当然,并不是说李白这首诗已经写得尽善尽美了。李白是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他后期比较成熟的诗作,都写得十分洒脱、酣畅、飘逸、雄浑,字里行间,充满着一股豪气。而他这首诗,在这方面的特点还不够明显,还不够浓郁。这说明此作还带有他早期作品的痕迹。

第7篇:李白《访戴天山道士不遇》诗歌鉴赏

访戴天山道士不遇

李白

犬吠水声中,桃花带露浓。

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

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

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

戴天山,又名大康山或大匡山,在今四川省江油县。李白早年曾在山中大明寺读书,这首诗大约是这一时期的作品。

全诗八句,前六句写往“访”,重在写景,景色优美;末两句写“不遇”,重在抒情,情致婉转。

诗的开头两句展现出一派桃源景象。首句写所闻,泉水淙淙,犬吠隐隐;次句写所见,桃花带露,浓艳耀目。诗人正是缘溪而行,穿林进山的。这是入山的第一程,宜人景色,使人留连忘返,且让人联想到道士居住此中,如处世外桃源,超尘拔俗。第二句中“带露浓”三字,除了为桃花增色外,还点出了入山的时间是在早晨,与下一联中的“溪午”相映照。

颔联“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是诗人进山的第二程。诗人在林间小道上行进,常常见到出没的麋鹿;林深路长,来到溪边时,已是正午,是道院该打钟的时候了,却听不到钟声。这两句极写山中之幽静,暗示道士已经外出。鹿性喜静,常在林木深处活动。既然“时见鹿”,可见其幽静。正午时分,钟声杳然,唯有溪声清晰可闻,这就更显出周围的宁静。环境清幽,原是方外本色,与首联所写的桃源景象正好衔接。这两句景语又含蓄地叙事:以“时见鹿”反衬不见人;以“不闻钟”暗示道院无人。

颈联“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是诗人进山的第三程。从上一联“不闻钟”,可以想见诗人距离道院尚有一段距离。这一联写来到道院前所见的情景—道士不在,唯见融入青苍山色的绿竹与挂上碧峰的飞瀑而已。诗人用笔巧妙而又细腻:“野竹”句用一个“分”字,描画野竹青霭两种近似的色调汇成一片绿色;“飞泉”句用一个“挂”字,显示白色飞泉与青碧山峰相映成趣。显然,由于道士不在,诗人百无聊赖,才游目四顾,细细品味起眼前的景色来。所以,这两句写景,既可以看出道院这一片净土的淡泊与高洁,又可以体味到诗人造访不遇爽然若失的情怀。

结尾两句“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诗人通过问讯的方式,从侧面写出“不遇”的事实,又以倚松再三的动作寄写“不遇”的惆怅,用笔略带迂回,感情亦随势流转,久久不绝。

前人评论这首诗时说:“全不添入情事,只拈死‘不遇’二字作,愈死愈活。”(王夫之《唐诗评选》)“无一字说道士,无一句说不遇,却句句是不遇,句句是访道士不遇。”(吴大受《诗筏》)道出了此诗妙处。

第8篇:李白《访戴天山道士不遇》全诗赏析

访戴天山道士不遇

李白

犬吠水声中, 桃花带露浓。

树深时见鹿, 溪午不闻钟。

野竹分青霭, 飞泉挂碧峰。

无人知所去, 愁倚两三松。

赏析:

戴天山,又名大康山或大匡山,在今四川省江油县。李白早年曾在山中大明寺读书,这首诗大约是这一时期的作品。

全诗八句,前六句写往“访”,重在写景,景色优美;末两句写“不遇”,重在抒情,情致婉转。

诗的开头两句展现出一派桃源景象。首句写所闻,泉水淙淙,犬吠隐隐;次句写所见,桃花带露,浓艳耀目。诗人正是缘溪而行,穿林进山的。这是入山的第一程,宜人景色,使人留连忘返,且让人联想到道士居住此中,如处世外桃源,超尘拔俗。第二句中“带露浓”三字,除了为桃花增色外,还点出了入山的时间是在早晨,与下一联中的“溪午”相映照。

颔联“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是诗人进山的第二程。诗人在林间小道上行进,常常见到出没的麋鹿;林深路长,来到溪边时,已是正午,是道院该打钟的时候了,却听不到钟声。这两句极写山中之幽静,暗示道士已经外出。鹿性喜静,常在林木深处活动。既然“时见鹿”,可见其幽静。正午时分,钟声杳然,唯有溪声清晰可闻,这就更显出周围的宁静。环境清幽,原是方外本色,与首联所写的桃源景象正好衔接。这两句景语又含蓄地叙事:以“时见鹿”反衬不见人;以“不闻钟”暗示道院无人。

颈联“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是诗人进山的第三程。从上一联“不闻钟”,可以想见诗人距离道院尚有一段距离。这一联写来到道院前所见的情景—道士不在,唯见融入青苍山色的绿竹与挂上碧峰的飞瀑而已。诗人用笔巧妙而又细腻:“野竹”句用一个“分”字,描画野竹青霭两种近似的色调汇成一片绿色;“飞泉”句用一个“挂”字,显示白色飞泉与青碧山峰相映成趣。显然,由于道士不在,诗人百无聊赖,才游目四顾,细细品味起眼前的景色来。所以,这两句写景,既可以看出道院这一片净土的淡泊与高洁,又可以体味到诗人造访不遇爽然若失的情怀。

结尾两句“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诗人通过问讯的方式,从侧面写出“不遇”的事实,又以倚松再三的动作寄写“不遇”的惆怅,用笔略带迂回,感情亦随势流转,久久不绝。

前人评论这首诗时说:“全不添入情事,只拈死‘不遇’二字作,愈死愈活。”(王夫之《唐诗评选》)“无一字说道士,无一句说不遇,却句句是不遇,句句是访道士不遇。”(吴大受《诗筏》)道出了此诗妙处。

第9篇:李白《访戴天山道士不遇》阅读答案及全诗赏析

访戴天山道士不遇

李白

犬吠水声中, 桃花带露浓。

树深时见鹿, 溪午不闻钟。

野竹分青霭, 飞泉挂碧峰。

无人知所去, 愁倚两三松。

一:

1.请找出颈联中用得最精妙的两个字,并对其中一个字进行赏析。(4分)

2.有人说这首诗主要的人物形象是李白,有人说这首诗主要的人物形象是道士,你认同哪一种观点,请说说你的理由。(4分)

3、这首诗描写的景物有什么特点?蕴含了诗人怎样的思想感情?

参考答案:

1、(4分)最精妙的两个字是"分"和"挂".(2分) 茂密修长的野竹与云雾相接,本来是一幅静景;然而诗人用了这一个"分"字,就有了动的意味了,它使人联想到山风徐来,移动的云雾不断地从野竹梢头飘过的情景。(2分)(青翠的山峰之上,一线泉水,凌空飞注,本来是一幅动景;然而诗人用了这一个"挂"字,就又由动化静了,它使人想见山峰的陡峭峻拔和山泉的垂直落下的情状。)

2、(4分)①我认为这首诗的主要人物形象是李白。因为诗歌通过描述李白访友未遇的一天中的所见所闻(1分)和所感(1分),抒发了李白对自然山水的热爱(1分)和对友人的真挚感情(1分)②我认为这首诗的主要人物形象是道士。因为从题目来看,诗是因道士而写。(1分) 诗中的景物描写,如桃花、野竹、两三松,都烘托了道士的淡泊、疏放的风骨。(2分)作者访道士的心情从出发的愉悦到不遇的失望,表现作者对道士的仰慕和敬重,其实也侧面表现了道士的人品。(1分)

3、描写的景物的特点是清新幽静、超凡脱俗。蕴含了诗人造访道士不遇的惆怅和对隐逸生活的向往。

诗题分析:这是一个拜访类诗题,诗题包括两部分信息:1、拜访的对象是深居山中的道士,2、拜访的结果是不遇。此类词题常见特点是先描述拜访的过程与景色,再抒发不遇的情感。

二:

1.简析颈联中的“分”和“挂”字的妙用。(6分)

2.分析说明“愁倚两三松”一句中包含的诗人的思想感情。(5分)

答案:

1.野竹与云气相接,这本是一幅静景,但诗人用了一个“分”字,就有了动的意味,它使人联想到随山冈徐徐移动的云雾,不断从野竹梢头飘过的情景。(3分)一线泉水,凌空飞泻,这本来是一幅动景,然而诗人用一个“挂”字,就由动化静了,它使人像看到陡峭的山峰上,山泉垂直落下的图景。(3分)

2.“愁倚两三松”描写了诗人在松树之间徘徊的情形,(1分)表达了诗人访道士不遇之焦躁不安的心绪(1分)和怅然若失的愁情;(1分)也侧面折射出诗人对道士的渴慕。

解析:

1.试题分析:颈联“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是诗人进山的第三程。从上一联“不闻钟”,可以想见诗人距离道院尚有一段距离。这一联写来到道院前所见的情景—道士不在,唯见融入青苍山色的绿竹与挂上碧峰的飞瀑而已。诗人用笔巧妙而又细腻:“野竹”句用一个“分”字,描画野竹青霭两种近似的色调汇成一片绿色;“飞泉”句用一个“挂”字,显示白色飞泉与青碧山峰相映成趣。由于道士不在,诗人百无聊赖,才游目四顾,细细品味起眼前的景色来。所以,这两句写景,既可以看出道院这一片净土的淡泊与高洁,又可以体味到诗人造访不遇爽然若失的情怀。

考点:鉴赏文学作品的形象、语言和表达技巧。能力层级为鉴赏评价D。

2.试题分析:最后两句,方才点明"访戴天山道士不遇"的诗题.人们都会有这样的常识:大凡去访亲探友,不能相遇,就会令人焦躁不安.李白去拜访道士,道士不在道院,又无人知道去向、怎能不使他十分着急呢?尽管道士不在,诗人并没有立即返回,他远道而来,总想能见到道士,同他畅谈一番."愁倚两三松",写得极其生动形象,写诗人等待道士回来,倚靠遍了道士门前的两三棵松树,而道士仍然未回."愁"字,颇能传神,把诗人着急的神态.刻画得清晰可见,历历在目."无人知所去",是一般的陈述句.只是说明道士不知所去.是为"愁倚两三松"句,所作的铺垫.

三、相关知识与创作背景:戴天山,又名大康山或大匡山,因山势高峻直插云天而得名,在今四川省江油县,李白早年曾在山中大明寺读书,这首诗大约是这一时期的作品。

赏析:

这是一首五言律诗。前六句写往“访”,重在写景,后两句写“不遇”重在抒情,情致婉转。分析时要抓关键词语。

首联:“犬吠水声中,桃花带露浓。”描述早晨上山途中听到潺潺的溪水声和偶尔从远处传来的汪汪的狗叫声,看到路边的桃花上挂着明净清亮的露珠,显得格外浓艳。(手法:先描写听觉,再描写视觉)关键词语是“带露浓”。其作用:一是点明在描写晨花,二是运用暗示手法:暗写道士身居世外桃源的超凡脱俗。

颔联:“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描述自己在山林深处常常看到鹿群,中午时分还听不到寺院的钟声,只有多情的溪声相伴。关键词语是“树深”、“午”;显然是写山中景、“午景”。这里依然是运用了暗示手法:明写“时见鹿”反衬“不见人”;以“不闻钟”暗示道院无人。

颈联:“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这是描画自己来在道院前所见到景致:融入野外青山中的绿竹与高挂在翠峰上的飞瀑。注意:此联是本诗最值得品味的一联,用语极佳。“野竹”句是描绘近景、静景,其中的“分”描绘出野竹与青霭这两种近似的色调的细微差别,同时赋予其动的意味,能使人联想到山风徐徐,云雾不断从野竹梢头飘过的情景。“飞泉”中的“挂”则显示出一线银泉凌空飞来,高挂在青峰翠岭之上的情态。手法:寓动于静,化动于静。

第10篇:李白《访戴天山道士不遇》

访戴天山道士不遇

李白

犬吠水声中,桃花带露浓。

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

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

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

李白诗鉴赏:

戴天山,又名大康山或大匡山,在今四川省江油县。这首诗大约是青年李白在此山中大明寺习读时所作。

全诗八句,前六句写往“访”,重在绘景,景色优美;末两句写“不遇”,重在抒情,情致婉转。

诗的开头两句展现出一派桃源景象。首句写所闻,“犬吠水声中”泉水淙淙,犬吠隐隐;次句写所见;“桃花带露浓”桃花带露,浓艳耀目。语气明白如话,景色秀丽如画。诗人缘溪而行,穿林进山。这是入山的第一程,宜人景色,使人流连忘返,也让人联想到道士居住此中,如处世外桃源,超尘拔俗。第二句中“带露浓”三字,除了为桃花着色外,还点明了入山的时间是在早晨,与下一联中的“溪午”相映照。

颔联“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是诗人进山的第二程。诗人在林间小道上行进,不时有麋鹿出没;林深路长,来到溪边时,已是正午,是道院该打钟的时候了,却听不到钟声。这两句渲染山中之幽静,暗示道士已经外出。鹿性喜静,常在林木深处活动。既然“时见鹿”,足见其幽静。正午时分,钟声杳然,唯有溪声清晰可闻,这就更衬出周围的宁静。环境清幽,与首联所写的桃源景象正好衔接。这两句景语又含蓄地叙事:以“时见鹿”反衬不见人;以“不闻钟”暗示道院无人。

颈联“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是诗人进山的第三程。从上一联“不闻钟”,可以联想到诗人距离道院还有一段距离。这一联写来到道院前所见的情景—— 道士不在,唯见融入青苍山色的绿竹与挂上碧峰的飞瀑而已。诗人用笔巧妙而又细腻:“野竹”句用一个“分”字,表现野竹青霭两种近似的色调汇成一片绿色;“飞泉”句以一个“挂”字,显示白色飞泉与青碧山峰相映成趣。显然,由于道士不在,诗人百无聊赖,才从目四顾,细细观赏起眼前的景色来。

所以,这两句写景,既可以看出道院这一片净土的淡泊与高洁,又可以体味到诗人造访不遇怅然若失的情怀。

结尾两句“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诗人以问讯的方式,从侧面写出“不遇”的事实,又以倚松再三的动作表现“不遇”的惆怅,用笔略带迂回,感情亦随势流转,久久不绝。

前人评论这首诗时说:“全不添入情事,只拈死‘不遇’二字作,愈死愈活。”(王夫之《唐诗评选》)

“无一字说道士,无一句说不遇,却句句是不遇,句句是访道士不遇。”(吴大受《诗筏》)道出了此诗妙处。

本文标题:李白《访戴天山道士不遇》全诗原文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com.cn/wx/ohdcttt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