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55
    2017-09-18
  • 距离不在远近,常来常往最亲。天外有天,人上有人,淡泊明志,宁静致远 当别人把你当领导时,自己不要把自己当领导 当别人不把你当领导时,自己一定要把自己当领导 权力是一时的,金钱是身外的 身体是自己的,做人是长久的不要盲目承诺:言而有信 种下行...[浏览全文]

  • 189
    2017-09-18
  • 人分三六九等,同样,朋友也有远近之分。我想在现实生活中(距离由近至远):应该有自己的另一半;应该有3至5个知心的好友,需要彼此的安慰、鼓励、有时需要互相帮助撒个小谎;应该有一帮从小长大的,有着相同的教育背景的友人,交往无需平凡,但,关键时...[浏览全文]

  • 127
    2017-09-18
  • 有一种迷信的说法,说是年幼的小孩子常常有 通灵 的特异功能 能看见大人看不见的魂灵、妖魔什么的。这显然是无稽之谈。可是说来也有怪,童童在家里最北面的卧室睡觉,总是睡不踏实,常常是睡了一会儿就醒来,边哭边叫: 我怕,我怕 我怕妖怪! 弄得人...[浏览全文]

  • 170
    2017-09-18
  • 高三,苦涩的日子 步入高三,随之而来的高考像大石头重压心头,难忘黑板右上角的倒计时栏,那日日变化又逐日减少的数字,这或许是我第一次真切地看到时间的流逝,是多么的无情。在苦涩的日子里,我总结出学习的方法,一些同学只追求长时间学习,任何时间都...[浏览全文]

  • 107
    2017-09-18
  • 昨天,接到同学滨江去世的消息,既是惊愕,又是释然。惊愕的是他刚刚64岁,在长寿社会的今天,未免谢世过早;释然的是他已经与疾病相伴二十多年,精神与身体的煎熬,如今悄然结束。但是我与滨江那一种挥之不去的感情,依旧让我悲愤欲绝。1966年之夏,...[浏览全文]

  • 183
    2017-09-18
  • 记得前几年我写过一篇博文《兄弟情》,说的是和一个重色轻友地哥们儿的一段恩怨情仇。如今这样的闹剧又要重演了;结交了二十几年的几个酒肉朋友又要因为一个 破烂儿 的投怀送抱和朝秦暮楚而分道扬镳了。几年来目睹了哥儿几个从志同道合道、形影相随到各自...[浏览全文]

  • 60
    2017-09-18
  • 很久以来,自己在为人处世方面就一直很失败,年轻的时候,总觉得自己是用一颗真诚的心待人,可是回头来看看,真正能走进自己内心的,却几乎没有。为什么呢?因为自己还不了解自己,自己也没走进自己的内心。自己没找到真心,怎么能用真心待人哪;不了解自己...[浏览全文]

  • 99
    2017-09-18
  • 一年一度的高考结束了,又到了查分的日子,我们医院十几个高考的孩子全部过了一本分数线,其中包括我们三位护士zhang的孩子。马上就开始让人头痛的报志愿了。今天上午,两位护士zhang来护理部送手册,就讲起了报志愿的事,她们问我当年是如何给孩...[浏览全文]

  • 214
    2017-09-07
  • 这不是一篇感伤的回忆录,只不过凑巧,刚提笔,想起了曾经那个无微不至的你。 谁都不肯相信男女之间会有单纯的友情,尤其是在那个青春萌动,荷尔蒙肆意的年纪。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装傻,十七八的自己没有男女之别的概念,以至根本不觉得会因此离分。 你存在的记忆感觉已...[浏览全文]

  • 244
    2017-08-21
  • 刚进大学时,学校花了几天时间进行学前教育,闲下的时间觉得无聊,便在异地的大街上闲逛。一天,在一家礼品店里,我发现柜台里的一只花瓶竟和女友英子送我的第一只花瓶一模一样。我让店主替我拿出来,把玩在手里,不由想起了英子,和那一只已然碎去的花瓶。...[浏览全文]

  • 184
    2017-08-21
  • 朋友,不知道你在那个世界是否都好。我们想你,好想好想你 那么多人牵挂着你,你为什么走得如此匆忙?你怎么这么狠心啊。为什么上天对你如此的不公?不是说好了我们要一直保持联系吗?为什么,为什么要食言啊?你听到我的呼唤了吗?你知道你的离去带来的是...[浏览全文]

  • 442
    2017-08-21
  • 六月初朋友学芳给我来电话,说荆师傅大概六月中旬能到大连来玩,问我能不能回大连。我毫不犹豫地说,一定回去。正好老公的侄女和弟妹也从张家口到山海关来玩,她们也想到大连去玩,顺便看看我女儿。六月十日我陪她们到了大连,她们在大连玩了三天,十三日下...[浏览全文]

  • 302
    2017-08-21
  • 俗话说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大学生活转眼就结束了,但是我们的友情并没有因此而中止。上大学前,我一好朋友跟我这么说: 现在的大学已很少有那些纯真的友情了,都是一些尔虞我诈的,你自己不要笨到被人利用。因此我也有了点小小的阴影,总是很小心很小心,也...[浏览全文]

  • 230
    2017-08-21
  • 和一个网友聊起姜育恒的歌,不由想起自己十分喜欢的那首老歌:《朋友,有空来坐坐》。在网上搜出这首歌一遍遍静静地聆听,思绪万千。是啊,朋友都在忙些什么?有多久,不曾在一起坐坐呢?记忆中,那些学生时代的朋友,更让人觉得珍贵。如今,都有了自己的事...[浏览全文]

  • 190
    2017-08-21
  • 有些人、有些事,我们记得也好,忘记也好,他们都深深地潜伏在我们的灵魂深处,在偶尔的交汇中展露峥嵘,狠狠地被这记忆吓一跳 比如青春。大学时代亲如姐妹的老同学到本市学习,今天终于有时间匆匆一会。她还是那么穷讲究,化着妆、穿着正装、染过色的长卷...[浏览全文]

  • 214
    2017-08-21
  • (嘿嘿,把这个送给露和雪姐姐吧,让俩亲家先过过瘾。)不记得的哪个瞬间,我们开始了亲密的接触;不记得的是那句话,我们之间有了如鱼得水的快乐;也不记得是哪个瞬间我们相谈甚欢,遗憾时光易逝,快乐短暂,呵呵,我常常在想与你有相见恨晚的懊恼与遗憾 ...[浏览全文]

  • 199
    2017-08-21
  • 时光勿勿,岁月如梭,转眼大学毕业已经九年了,同学之间联系的甚少,唯一联系的只有驷,她是我的同桌,也是我最好的朋友。第一次走进大学校园,就认识了驷,我被安排坐到了她的旁边,成了同桌,一坐就是三年,她的身材很好,高高的个子,长长的头发,还有一...[浏览全文]

  • 235
    2017-08-21
  • 三月的江南,春意阑珊,我却黯然懒散,呆坐桌前,一抹浓郁的花香,沁人心扉,引思绪飘飞到 那个离别车站。假装坚强的我们,彼此掩饰着悲伤,带着离别的痛回望,一滴泪滑落脸颊,空气凝结,老天却在此时潸然落泪。分开,也是一种明白,明白相拥需要等待。旅...[浏览全文]

  • 115
    2017-08-21
  • 穿过人群喧闹的教学楼,我径直来到学校后面的水泥小路,浓浓的雾气包围着我,聚拢成一丝丝水侵入我的身体,我感觉自己冷的瑟瑟发抖,没有阳光,没有温暖。我就在这偏僻的路上独自徘徊,听着鞋底敲击路面所发出的孤寂声响我禁不住泪眼模糊。这是我悲哀的发现...[浏览全文]

  • 199
    2017-08-16
  • 雨与梦既是同桌又是好朋友,雨,是那种因为柔弱而令人心动的女生,苍白的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忧伤和浅浅的笑,更添了一份我见犹怜的心动;梦,是因为美丽而令人动心的女生,白皙的皮肤加上一双会说话的水灵灵的眼睛就已经成了全校男生的焦点。浩与军也是同桌...[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阅读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