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7
    2017-07-23
  • 6月高考临近,高三的女儿一模、二模的演练,紧张地充满着火药味。 女儿投入到高考的冲刺中,人消瘦了,脸庞失去了红晕,心理的压力膨胀。 我无能为力,只有当好后勤,做好可口的饭菜,把家布置得舒适温馨,但我的心啊!随着女儿的一模就开始倍受揪心的煎熬。 今天女儿...[浏览全文]

  • 112
    2017-07-14
  • 今天我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动态,说做了个噩梦,然后被惊醒了。晚上,我妈给我发短信,问我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从梦境感觉我很不好。我告诉她就一个梦而已,不用担心啦,我妈回我说怎能不担心,儿行千里母担忧。看到她回过来的短信,我差点就掉眼泪了。我真的...[浏览全文]

  • 180
    2017-07-14
  • 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再让你变老了 每次听筷子兄弟的这首《父亲》,心里总会思绪翻涌,情不自禁的泪水盈眶。父亲又打电话来了,轻声呼唤我的乳名,依旧问那几个问了无数遍的问题:在上班吗?吃饭了吗?在家里还是在外面?最近工作顺利吗?最后往往是以冗...[浏览全文]

  • 210
    2017-07-14
  • 母亲对俗语的运用妥帖、娴熟,随手拈来,又恰到好处。近些年,每每回首往事,那些俗语总是不时地跳出来,在大脑屏幕上闪现,似在提醒我的关注。细细地品味,慢慢地咀嚼,竟然品出了不寻常的味道。那里包含着经验的积累和智慧的沉淀,生活的哲理和命运的感叹...[浏览全文]

  • 235
    2017-07-14
  • 土砖房里很空敞,秋千自顾地摇摆着,安安静静的,但我相信曾经有那么一段时光,笑声已填满整个房子,愉快幸福的。儿时曾与父亲一起到外曾祖父家,途经三舅爷家,便在他家停留了一会。那时三舅母与姑姑们好像是去拜年去了,反正不在家。而由于年纪太小且顽皮...[浏览全文]

  • 236
    2017-07-14
  • 他笑我力气太小我却心底难受,我只做了多轻的一部分,而他承担了多重的绝大部分。我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闻到他身上混杂着汗水、尘土和汽油的味道,大夏天的着实不好闻,却是令我心安的味道,父亲的味道,他肯定是知道我快下车了就直接赶过来接我的。 爸,...[浏览全文]

  • 237
    2017-07-14
  • 入寒冬了,妻从柜子里取出那个九斤大棉被,那是母亲为我们成亲时专门拉的,是专门为我们拉的九斤大棉被。她觉得我们在外地,冬天似乎永远都比家里冻的多。她常常打电话不是问寒就是问暖,好像我们还生活在上世纪的艰苦岁月。我说,现在学校有暖气,不需要这...[浏览全文]

  • 170
    2017-07-14
  • 中午,一位作家打电话约我下午5时到他下榻的宾馆见面,并告诉了房号。我将房号写在写字台供留言用的纸上。上班时忘了带,临到宾馆,怎么也想不起来,无奈,只好打电话到家里问。接电话的是母亲,家里只有她一人。我要她将写字台上写的房号告诉我。她说她不...[浏览全文]

  • 117
    2017-07-14
  • 小时候我是跟随外婆在乡下长大的,因此童年的记忆里满是那个偏远的小村庄的剪影。掐指算来,外婆已经离开我五个年头了,岁月萧条,记忆却丰满,尤其那些与外婆一起拥有的快乐时光,一直在心底葱茏着,光鲜着,并未因季节的轮转而颓败,萎靡。上世纪七十年代...[浏览全文]

  • 209
    2017-07-14
  • 古人总习惯把思念寄托给月亮,仿佛月亮能把光掷到每个角落,能把思念捎给每位相隔千里的人。但我知道月亮终究是月亮,它不懂人的心思,更充当不了人的信差。因此,当颇为思念时,我只会轻轻按下电话键,耐心等待那串熟悉的声音。丹桂飘香,我与友人漫步于校...[浏览全文]

  • 29
    2017-07-10
  • 岳母从去年夏天开始,因骨折、脑干神经梗阻一直住院治疗,病情时好时坏,几次病危。对于岳母的离世,亲人们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听到噩耗这一刻,我还是忍不住心中的悲疼,潸然泪下...[浏览全文]

  • 186
    2017-07-08
  • 叔父走了!一如他的父亲我的爷爷,也一如我的父亲他的哥哥,来不及告别,说走就走,匆匆忙忙,也许是遗传密码没变,也许是宿命,他们都不曾吃过磨床饭,走得干净利索,利索得有些儒雅,脸上没有半丝痛苦,仿佛进入了永恒的梦乡,仿佛真的是往生极乐。凌晨四...[浏览全文]

  • 111
    2017-07-08
  • 我常常在梦中看到父亲走一条夜路,我也常常在父亲的身后呐喊,看不清父亲走夜路时的表情。父亲走夜路是为了去推矿渣,因为全家人的性命都靠矿渣养着,父亲出门时总会把自己改装过的茶壶灌满浓茶,如果不是看见父亲往里面装茶,我肯定认不出那会是个茶壶,因...[浏览全文]

  • 195
    2017-07-08
  • 春天又到了,花儿烂漫,我正徜徉于南国美丽的花丛中。偶然抬头,一见那棵大树上片片的绿叶,嘴角微微上扬,想起了你。 你在我心中是最美。八年前的那个秋天,我正要迈入小学的大门,母亲便带着我去爬美丽的高山。在山脚下,母亲一次次地嘱咐我, 沿途风光...[浏览全文]

  • 80
    2017-07-08
  • 我旧时住的平房边上的邻居家,有座小院,二层楼的小平房,哑巴老爹就住在那儿。哑巴老爹跟我并无太多的交集,就连 哑巴老爹 也是我暗自为他所取,他跟我更多的交流是,我站在楼顶房间的窗户口,窗户打开一道小缝,听着那道小缝窃取来的声音,窥探着老爹时...[浏览全文]

  • 69
    2017-07-08
  • 临近岁末,最大的收获莫过于找到了失踪十年的小叔子。今天下午,小姑子与他通话时,喜极而泣,语无伦次。公公也时不时的抹眼泪。尽管口中一直在骂 这个畜生,这个畜生。这么多年,这么多年 婆婆去世那年,是1995年12月中旬。当时还在昌吉上学的小叔...[浏览全文]

  • 102
    2017-07-08
  • 又到一年冬至日,需给去世的父亲上坟,因此,安排2015年年休假的时候特意留了两天假。提前向领导请假,和领导实话实说,冬至日需要到父亲坟前缅怀一下,领导特别给力,欣然准假。冬至日,有点潮湿,在父亲坟茔的周围,铺满了落叶。大概是冬天来临的时候...[浏览全文]

  • 103
    2017-07-08
  • 陪父母聊天,在过去的我看来,是一件很勉强的事情。勉强就勉强在他们唠叨,常常陷于对过去的回忆,有时还带着些怨气,然后就是不停地嘱咐。我是家里的老大,往往做出耐心听话的样子。一般会听他们说下去,到一定时候,找一个节点,把话题尽量自然地打住,再...[浏览全文]

  • 206
    2017-07-08
  • 夜很静很静。半夜醒来,我的眼里尚还湿润。不知何事入梦,不知梦见何人,竟使我觉醒,并难再复眠。季节已是深冬,城市的体温尚可可触摸。西伯利亚冷风被挡在窗外,跳跃着,渐渐在疲累后,消停下来。我的脑海依次闪过年迈的父母、乡村的夜空、月色下的麦场、...[浏览全文]

  • 13
    2017-07-07
  • 岳母从去年夏天开始,因骨折、脑干神经梗阻一直住院治疗,病情时好时坏,几次病危。对于岳母的离世,亲人们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听到噩耗这一刻,我还是忍不住心中的悲疼,潸然泪下...[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阅读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