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683
    2017-12-22
  • 翻看着掌心的纹络,目光再次落到那个让我心疼痛的伤痕上面。过往的事情重新回到眼前,记得那年夏末冬已至了……走在不知道走了多少遍的马路上,一直低着头,静静地,不敢看向两边的风景。物事人非,留给马路的记忆已经完全找不回了。一起走过的路不在脚下。 相识于偶然...[浏览全文]

  • 532
    2017-12-22
  • 冬至,是我国农历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节气,这一天是全年中白天最短、黑夜最长的一天,过了冬至,白天就会一天天变长。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在这黑夜最长白天最短的一天我会渡过一个我生命中最黑暗的冬至。这天外面虽然寒风刺骨,但是家里却烧的温度很高,洋溢着春天般的温暖...[浏览全文]

  • 408
    2017-12-22
  • 冬至了,一年中夜最长的一天,我花了很长的时间去寻找他所蕴含的意义,终于在晚时漫天泛滥的雪花中明白了。 ——题记 一早,就被窗外放肆的风声吵醒了,就没有了睡意,起床,洗漱好。本以为今天会是好天气,没想到入了冬的天也会这样的阴霾。空中厚厚的云层给万物找上...[浏览全文]

  • 637
    2017-12-22
  •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杜甫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又一个冬至,在不经意间无声无息地到来了。爱人在市场买回了肉,晚上准备包饺子,因为冬至吃饺子是我们这里的传统习俗。受父母的影响,多少年来一直都会在冬至这天包上一些饺子,算是过这...[浏览全文]

  • 754
    2017-12-22
  • 若不是同事提起今天是冬至,我是真的记不起它。 这样一个传统日子,又赶上周末,本来可以大大发挥至少能生出些许乐趣的。我呢?逛趟书店,看会影片,再睡个懒觉,就到了傍晚时分。确实有些懒散和无趣了。 其实,今天的天气很不错,少有的阳光灿烂。前段时间,天气总是...[浏览全文]

  • 314
    2017-12-22
  • 鸿雁,天空上,对对排成行,江水长,秋草黄,草原上琴声忧伤;鸿雁,向南方,飞过芦苇荡;天苍茫,雁何往,心中是北方家乡;鸿雁,北归还,带上我的思念,歌声远,琴声颤,草原上春意暖;鸿雁,向苍天,天空有多遥远,酒喝干,再斟满,今夜不醉不还。 好久没有静下心来...[浏览全文]

  • 254
    2017-12-22
  • 又到冬至,我心中最痛的那块伤疤又开始隐隐发作。6年前的那个冬至比今年晚一天,是22日的。那天没有今年的冬至有雪又这么冷。那个早晨,父亲例外安静地躺在炕上没有言声。之前每天天不亮,父亲就会一次次地翻身、呻吟。父亲已经有10天没有进食了,全身皮包骨头,躺着当...[浏览全文]

  • 277
    2017-12-22
  • 晚上九点我和父亲给母亲做完肢体锻炼,就随手拿起杂志,和衣躺在床上翻阅,不知过了多久,竟沉沉睡去。若在平常,醒来定是天亮时分,天生睡眠不足似的---老公为此总说我没心没肺。而今夜则不同,凌晨时分,竟朦胧醒来,再也无法入眠。 夜好静,父亲房间的空调声显得那...[浏览全文]

  • 221
    2017-12-22
  • 随着一场场秋雨的次第降落,马路两边的梧桐树叶,已经准备伴着最后的秋风一并回老家了。可是,深深的依恋,搅得它们心绪不宁,去留皆关情。所以,它们抓住这最后的大好秋光,要好好的再乐一乐。和生养它们的大地、树干和树根做最后的欢聚与告别。 而今天的这场秋雨,应...[浏览全文]

  • 286
    2017-12-22
  • 想得家中夜深坐 还应说着远行人 今天下午,忽然接着老家二哥的电话,说“父母的坟我已祭了”,我蓦然记起日子已近冬至。今年的冬至日是12月21号,显然二哥是提前祭祖了。冬至,是我国农历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节气,是二十四节气中最早制订出的一个,是我们的先人在二千五...[浏览全文]

  • 320
    2017-12-22
  • 古屋 吴妈从古城区挤了半天的公交车来到我居住的城西,单为了告诉我一件事情:家里的老屋要拆了。吴妈说这话的时候,竟眼含泪花,语音哽咽。她原不是个脆弱和容易伤感的女人,我父母卧床的那些年,她拖着弱小的病体,前后一人照料,没见过她流过一滴眼泪,现在却为家里...[浏览全文]

  • 289
    2017-12-22
  • 一年一度的冬至到了…… 今天我又看您去了……妈妈,您看见了吗?今年又多了一个人了,除了儿子、柔京,还有我们可爱的美莲! 妈妈,很远就看见您孤零零地站在寒风里了,刹那间,儿子的心在颤抖、泪珠儿盈满眼眶……妈妈,您可知道这么多年来我是怎么想您的吗?每当看...[浏览全文]

  • 287
    2017-12-22
  • 一 入冬后,太阳日渐式微,步履踉跄;风仿若阳光手中托起的奶特杯子,恣意的泼洒着寒山瘦水,到处弥漫着它的腥味。祖母的衣袖和裤腿含着风,风支撑起她的轮廓。阳光将她的影子拉得很长,影子像是村庄的裤管,空荡荡的。 祖母自开春大病一场以来,身子每况愈下。每个有...[浏览全文]

  • 271
    2017-12-22
  • 那一年冬至,我带着剁好的肉馅,北瓜丝剁好的馅料,还有醒好的面团。一个人骑自行车,走进冰霜暮霭里。想象着,白发娘亲见到我时,定是把满脸的皱褶笑成一朵秋菊花。 家与家之间十三里,不顺公路,只好骑自行车代步。朝北逆风而行,把腰弓起老高,拼尽全力,终于,来到...[浏览全文]

  • 190
    2017-12-22
  • 时间就像手掌中的沙子,从手指的缝隙里一点一点地流失,弹指一挥,一年的时光渐行渐远。冬至,一个意味深长的节日款款而来。 社区办公楼的对面,是一栋很有些年头的楼房,至今住着那些没有能力买房的居民,几乎是一户一间,每月房租是25元。我望着张长江那间房子的窗台...[浏览全文]

  • 179
    2017-12-22
  • 一 今天上午,妻子到集市上买了两斤青山羊羊肉,回到家就开始着手忙活剥大葱,剁肉馅,和面,包水饺。 我一边美滋滋地用筷子夹起元宝似的饺子蘸着蒜泥,大口小口地吃着,一便含糊不清地跟妻子说:“好,好。香,香。一碗饺子,一杯酒;饺子酒,越吃越有。” 妻子看我吃...[浏览全文]

  • 160
    2017-12-22
  • 满街羊肉飘香,冬至又到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冬至吃羊肉成了老百姓的习惯,以至到现在成了民风民俗,冬至不吃羊肉,这个冬天就没有过好。 报载,成都小关庙一条街,冬至一天就要吃掉20000斤羊肉,约1000只羊。而另一条与小关庙齐名的橡树林街,冬至这天也吃掉差不多...[浏览全文]

  • 306
    2017-12-22
  • 岁月匆匆寒意切,雨幕霜纱云中日。冬至时节,川南盆地天空霜雾缭绕,低沉的气温开始大幅度下降,喧嚣声中的城市温差这几天总是徘徊在五至七度上下,天空阴沉沉的,不时还下着小雨,细雨蒙蒙,街上的车龙天天排着长队,急三火四行人也少了许多。 北风吹来,雨雾中似乎夹...[浏览全文]

  • 216
    2017-12-22
  • 大片大片的雪花儿飘洒在哈德逊河畔的周遭。 按咱家的时令算,记得不错今个儿该是冬至了。大得出奇的一朵朵雪花,若圣洁高贵的天仙们应景地赶来世间凑热闹。独使我找不见了火炬高擎的女神,看不清了对岸行驶的车流及平日里总是高高在上的新世贸。 放眼河面。往常,一尾...[浏览全文]

  • 224
    2017-12-22
  • 上午刚上班,母亲就打来了电话,“晚上回家吃吧,今天是冬至,包饺子吃……” 听着母亲近乎商量的语气,无法推辞,只好有点不情愿地在喉咙里嗯了一声,便匆匆挂了手机。挂完电话,悄悄问同事,冬至有什么需要庆祝的,同事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只是随口说了一句,“现在...[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阅读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