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槐与栀子

作者: 白长安 | 来源:发表于2013-07-19 18:10 被阅读8808次

洋槐

四月的天气,微雨,有白雾如宣墨,隐约的是牛的淡影和浅而深的蹄印,微微的,是小米粥的清香,外婆端着食盆,哗,金灿灿的稻子,便有一群鸡鸭扑棱棱的聚拢过来。

都说洋槐从鬼气,外婆家的村落却皆是一树树的洋槐,村前村后,寂寂开落。这里叫皇娘屯,说是曾出过两位娘娘,亦有说死过两位娘娘。至于是何时哪个朝代什么名位的娘娘,村人也都不再知晓,倒是留下了许多朱元璋的传说。总之,与别处烈女跳崖,贞女化石的传说相比,这模糊到几乎算不上故事的传说,倒为这杨槐添了几分清冷之气。

以前读书时,看有地方用洋槐洗净和面,做成洋槐蒸饭,家乡人大抵是粗俗惯了,做饭只管味足量大,并没有这样清雅的吃法。倒是我们孩子常会用竹竿勾下一簇洋槐,花茎里有蜜,吃起来清甜。

也记得有一树洋槐开在小涯边,下面原是沙地,五六十年代采沙,废弃之后,日久便成了一个小小的沙塘。杨槐弯成月牙状,临水而照,有牛来饮水,牛的眼眸清澈而沉静,好似一眼泉水。红的白的紫的野花,隐约在青草里。我轻轻走过,怕打扰了它。

栀子

家里的栀子总不见开花,外婆说,这栀子是公的,怕是开不了花了。

每年都是寒暑假才回去一次,从高中开始已经是好多年没见过栀子了。那天读龚自珍的《过扬州记》说“有栀子华发馈赠者”,便又想起家乡的栀子。

初夏,是栀子开花的时节,此地有风俗,将栀子摘下,用线穿好,挂下白棉帐的四角,颇有“宝帘金钩,角垂香囊”的意蕴。入夜,星斗寂静,浅嗅,梦里便有了栀子香。

外婆家在沙地上,花草不易种。清晨露水初发,外婆洗衣归来,隔着短墙,远远喊到:“苗子,掐你家几朵栀子花啊”屋里便传来一声清亮的答声:“哦,大妈呀,掐吧,掐吧,饭可吃啦”

金娜娜家的栀子开得最盛,碧绿之中层层的浅白,小时候,听说有一种开在月亮下的花叫昙花,极难见到,想,昙花应该就是长成这样的。

金娜娜奶奶去世了,她告诉我,她亲眼看到她奶奶从院子里走过,悄无声息。夏天,风吹过堂屋,她不觉得害怕,只觉得孤单。

相关文章

  • 洋槐与栀子

    洋槐 四月的天气,微雨,有白雾如宣墨,隐约的是牛的淡影和浅而深的蹄印,微微的,是小米粥的清香,外婆端着食盆,哗,金...

  • 半片栀子

    前阵子室友养的栀子死了,叶子腐烂到了土里,孤零零地,伫立在窗台上,似乎还不忘用淡漠的眸子看我们。 开篇写到栀子,是...

  • 经理与狐狸与猎人

    好吧,我觉得我真的很喜欢赫内斯布莱特纳鲁梅尼格这三角于是最近继续搜罗各种陈年八卦……然后发现了一桩西斯空寂的事情…...

  • 记忆与想象与现实

    本文系回复记忆观念与想象观念及对其补充。 短时记忆 简介 短时记忆,又称工作记忆,是人类在生活中最常用到的记忆方式...

  • 爱与不爱,与爱

    Micheal Fassbender在电影Shame里是一个30来岁的男人,在纽约中心工作,住高档公寓,长像英俊。...

  • 理智与情感,有情与无情

    4月份开始,压力山大。偶然在论坛上看到悬疑推荐list,快速翻完一系列带着“悬疑”意味的小说,这个被推荐list里...

  • 荷兰与马刺,西班牙与热火

    从范佩西的鱼跃冲顶来看,荷兰人面对西班牙是在用生命踢球,心里憋着一股气,憋了四年,从开场哨开始,心里就想着看我今天...

  • 梦想与成真与再梦想

    这是一篇断断续续写就的杂文,行文有些混乱,但无碍理解。 常常问自己这个问题:你是谁? 小学 最初梦想当科学家,接着...

  • 与诗无关,与群有关

    可能有这样一群人,执着地写着字,但却没受过任何文学熏陶和文字训练,只是每天执着地写着自己,写着周边。文字训练仅仅是...

  • 《黑客与画家》摘录与思考

    当我说Java不会成功时,我的意思是它和Cobol一样,进化之路已经走到了尽头。 作者并非唱衰Java,只是这种语...

网友评论

    本文标题:洋槐与栀子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com.cn/subject/yyfftttx.html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