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网首页闲话古诗词简书阅览室诗词曲赋赏析系列
“金剑已沉埋,壮气蒿莱”——李煜《浪淘沙(令)·感怀》二首解读

“金剑已沉埋,壮气蒿莱”——李煜《浪淘沙(令)·感怀》二首解读

作者: 笑独行 | 来源:发表于2018-12-07 19:26 被阅读6次

【“金剑已沉埋,壮气蒿莱”——李煜《浪淘沙(令)·感怀》二首鉴赏_编注:笑独行_体面杂志(笑独行的和讯博客)2006-10-16 15:44:36】阅读(13991)

“金剑已沉埋,壮气蒿莱”:李煜《浪淘沙(令)·感怀》二首解读

@[南唐]李煜[词] 

@笑独行[编注]

“金剑已沉埋,壮气蒿莱”——李煜《浪淘沙(令)·感怀》二首解读

【解题】《浪淘沙(令)》,词牌(调)名,或谓即创自后主:“唐人《浪淘沙》本七言断句,至后主始制二段,每段尚存七言诗二句,盖因旧曲名,别创新声也。”(俞陛云《南唐二主词辑述评》)调下本无题,其一《草堂诗馀续集》题为“感念”,《古今词统》题为“在汴京念秣陵作(笑独行注:汴京即汴梁,今河南开封,秣陵即南京)”,其二《草堂诗馀》等题为“怀旧”或“春暮怀旧”,盖皆前人据词意与本事所为,以后主此二首《浪淘沙(令)》乃入宋以后感怀故国之作也。据传其一本已失,后复得于“池州夏氏”家藏后主别集(笑独行注:池州,今安徽贵池)。兹利用王国维先生辑本《南唐二主词》校勘成果比勘校订文字,择善而从,以为解读依据。

其一

往事只堪哀,

对景难排。

秋风庭院藓侵阶。

一任珠帘闲不卷,

终日谁来?

金剑已沉埋,

壮气蒿莱。

晚凉天净月华开。

想得玉楼瑶殿影,

空照秦淮。

【笑独行注词释句】

1.“秋风庭院”,谓庭院萧条也;“藓侵阶”,谓门庭冷落也。侵,渐入也,侵淫也,滋生也。

2.“一任”,或作“一行”,非也,以该二字尤其是第二字于句中应为仄声字也;又作“一桁(音航,去声)”、“一片”,笑独行谓,皆不如“一任”,以量词无情绪,与下句“终日谁来”不相配合也:“终日谁来”自度无人相问,惨中有怨,其情怀非“一任珠帘闲不卷”不能排遣。

3.“金剑已沉埋”,或作“金琐忆沉埋”,又作“金敛玉沉埋”,笑独行谓,“金琐忆沉埋”不特“金琐”与下句“壮气”不合,表述亦拐弯抹角,未免小家子气;而“金敛玉沉埋”则“金”“玉”二字失之太泛、太俗,缺乏意象与象征意义,且将使“玉”字在一词中两出而同义同用矣。故二者皆非也。“金剑已沉埋”,继上片抒发沉郁之情,意喻“金陵王气黯然消”也。

4.“蒿莱”,蓬蒿草莱之地也;“壮气蒿莱”,意谓空有壮气在蒿莱。

5.“天净”,或作“天静”,前人即以为非,笑独行谓,以“天静”少言,且“静”字有蔽该句境界也,必用“净”字、称“天净”始得境界全出:“晚凉天净月华开”,一个透凉、纯净、皎洁、澄明的世界,可以荡涤怨尤之心、消融沉郁之情。“月华开”,谓云开月出也。

6.“想得玉楼瑶殿影,空照秦淮”,实谓想到月光下“玉楼瑶殿”的影子徒然依旧倒映在秦淮河水中[即感到胸臆不纾、中心郁结]……至此,怨尤已化作无奈,沉郁亦翻为感伤。以“想得”起句兼结词,言未尽、意无穷也,而省略之词又不待言矣。

其二

帘外雨潺潺,

春意阑珊。

罗衾不耐五更寒。

梦里不知身是客,

一晌贪欢。

独自暮凭阑。

无限江山,

别时容易见时难。

流水落花归去也,

天上人间。

【笑独行注词释句】

1.“阑珊”,将尽也。

2.“罗衾”,绫罗衾被也。衾,音亲。

3.“不耐”,或作“不暖”,俞平伯先生谓,固不如“不耐”语出自然也。笑独行谓,若作暖,则既不可称“不暖寒”,即必断“罗衾不暖五更寒”为二句——罗衾不暖,五更寒——始通,且通亦不畅也。此等“大喘气”之表述,决非精通文字炼金术如后主者所为。

4.“一晌贪欢”,自责之词也,羞愧、沉痛、悔恨皆有之。“一晌”,小半天也;晌,音赏。李煜《菩萨蛮[·与周后妹]》三首其一有“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之句。向,释词者多训曰通晌,音赏;清段玉裁注谓,二者皆俗字,本字乃曏,音向,曩也,其义为不久。一晌的概念本来自晌午,长约小半天,引申为不多时或一会儿,既可以是才一会儿,也可以是好一会儿。

5.“暮凭阑”,或作“莫凭阑”,俞平伯先生谓,下片由“凭阑”生出,略点晚景,转入沉思,作“莫”固不如作“暮”。而该字之所以有“莫”“暮”之辨者,以“莫”“暮”二字古皆作“莫”也。笑独行谓,“独自莫凭阑”,诫人也,而“独自暮凭阑”,则自况也;以“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特后主作为帝王之沉痛际遇,非常人所能身受者,无诫人之理,作“莫”即为自诫,未免矫情,亦于诗意、诗境有损(极而言之,“独自莫凭阑”只是言语,“独自暮凭阑”方为意境),故该字理当作“暮”。阑,阑干(栏杆)也,与“阑珊”之“阑”音同而义不同。

6.“江山”,或作“关山”,亦可。

7.“别时容易”,其实于情何尝容易?道容易者,固为自责之词,以江山“忽喇喇似大厦倾”也。

8.“流水落花归去也”,呼应上片之“春意阑珊”句,犹言黄鹤已去、悔之莫及矣,有自醒之意。“归去也”,或作“春去也”,亦佳,只是如《古今词统》所言,有犯“春意阑珊”句。又作“何处也”,即欠佳,故作深沉,当非。

9.“天上人间”,实承“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二句,意谓自家与江山之隔绝,随着“流水落花归去也”,已如天上与人间。以此四字结词,戛然而止,犹言事已至此、说也无益,令人难以为怀。

(2006年10月编注,2018年12月订补)

“金剑已沉埋,壮气蒿莱”——李煜《浪淘沙(令)·感怀》二首解读

网友评论

本文标题:“金剑已沉埋,壮气蒿莱”——李煜《浪淘沙(令)·感怀》二首解读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com.cn/subject/wovvvft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