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淀的故事【126】 再擒宁王

作者: 海淀老头儿 | 来源:发表于2019-10-10 06:36 被阅读0次

海淀的故事【126】 再擒宁王

小留流第231篇

   鞑靼小王子跑回了蒙古咱且不表,回头我们再看朱寿大将军骑马抡刀转着圈的找敌人?手下的伙计急忙跑了过来,一把拉住丝缰:“大将军、大将军别找了敌人早跑了,咱也该回家了!”没打够的朱大将军一步三回头的回了北京。刚一走进紫禁城的威武大将军总兵官朱寿,裤衩一下子又变皇上了,在龙椅上屁股刚坐稳,刷啦又是一道圣旨刷下来了:鉴于朱寿功高盖世,特加封“镇国公”拜“太师”之职,俸禄5000石米。得,厚班长又给自己升官了,还有了俸禄,不过这官不管怎么加封,好像还是没有皇上官大是的。

   没仗可打的厚班长哧溜一下子又钻进了豹房,看着美女们翩翩起舞,太平盛世、歌舞升平的就一个字“美”。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看什么都好,一扭脸看见反弹琵琶的“乐工”刘美人,心情更美了。来、来、来,我的美人,你也来一把刘娘娘吧,嗖的一声,这刘美人从乐工变成了刘娘娘,这娘娘更会来事儿了,又是丢手绢儿,又是送簪子的。

   说到战争,无论文斗还是武斗,古人也好,今人也罢,往往发生在班长级别之间的pk才是最惨烈的,你现在看看两国班长之间的争斗改变了多少?因为他们处在同一个平台,正应了棋逢对手。这不是来了,正德十四年【1519】,江西宁王“朱宸濠”【1479-1520】,他是大明宁王朱权的第四代继承人,明太祖朱元璋五世孙,虽然他与朱班长级别相似,可他并没有PK的打算。要说这人啊,不能太过激,否则一激动把事情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有一天也不知道他是那根筋动了,因为屁大点事儿,杀死了朝廷命官,干脆起兵作乱吧,也当一回班长玩玩得了。

   消息传到豹房,哎呦喂,可把厚班长乐坏了,正愁没机会打仗玩呢?这下可让他给逮着借口了,一定要御驾亲征。可有一节,出去打仗就是皇上也不能带妻妾、家属的,这又把朱班长急坏了,这可咋整啊?还得说丢手绢儿的刘娘娘有主意:“没事儿,这个不难!皇上不是去江西打仗吗,我先走着,在半路上等着皇上您,那个时候咱们就能偶遇了。”说着从头上拔下一枚金簪,递到厚班长手上,到时候我们以簪子为信物,我就来会面。话音刚落,刘娘娘呜的一声,化作一股狂风飞出了金銮殿。

   朱班长手拿金簪,夹着几分浪漫,带着几分童趣,点齐了几十万大军浩浩荡荡杀出了北京城。这一天厚班长坐在马上哼着小曲儿,依儿呀呼嘿的来到了卢沟桥,举目观瞧,一轮明月挂在高高的天边,宽阔的桥面,数不清的石狮子,河水清清,慢慢悠悠的流着。好一个“卢沟晓月”啊!多么好的一个花前月下幽会的所在!不禁下马来到桥边,顺手掏出金簪子,边走边把玩,睹物思人想起了吹到前面的刘娘娘,如果就在朕的眼前,此情此景再来上一曲“琵琶行”那该有多么惬意啊?想的正入神的时候,不经意手里的金簪,哧溜一声,掉进了永定河。厚班长如梦方醒,大呼,坏了,坏了,这下没法约会了?大手一挥“停”,止住了滚滚行进的三军,赶快下水给我捞金簪,谁捞到了我赏他两根金簪。

   这下子海陆空三军有的忙活了,一捞就是三天,捞到第三天傍晚,厚班长趴在桥栏杆上那个望眼欲穿哦,多么希望下面这一群泥猴子中,谁能把那枚金簪从泥水里找出来,这可是他爱情的信物啊!左也盼,右也盼,突然间听到一声大喊,报皇上,有特大喜讯!哎呦喂,把个朱班长乐的:“别跪了,快让我看看金簪脏了没有?”再一听是身后传来的喜报:“报皇上,南赣巡抚王阳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平息了叛乱,把反贼宁王朱宸濠生擒活拿了,等皇上定夺?”

   厚班长闻听,差点没背过气去,这是一个再坏不过的消息了,自己亲自操刀上阵的希望又成了泡影,最重要的是自己爱妾还在前面等着我呢。想到此,厚班长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伸手,啪的一声,给了报信的一个大耳切子。本来报信的满以为这个喜信既可以不让皇上舟车劳顿,还可以免去大军一路的挑费,为国家节省大量的开支,正仰着脸等着皇上打赏呢,呵,这一个大嘴巴子打的他在地上转了三圈,蒙灯是的还吐出两颗槽牙。

   厚班长生气归生气,可眼膜前该怎么办啊?还得说班长就是班长,活捉宁王的消息,装作不知道不就结了吗。第二天大军依旧浩浩荡荡杀向了江西,跋山涉水的,那是逢山开路、遇水迭桥,这一天好不容易走到了与刘娘娘约会的地界儿,赶忙派人去接刘娘娘,这么多天没见到心爱的美人了,你知道把厚班长急成什么样儿了?厚班长扒着窗户框使劲的向外看哦,左看不来,右看还不来,终于日落西山了才把派出的人马盼回来,厚班长扒开众人楞没找到他的美人,一边扒拉还一边喊呢:“跟我玩躲猫猫,看我不把你逮出来”。你猜怎么着?结果真没找着。一打听才知道,刘娘娘不见信簪,辞谢说:“不见簪,不信,不敢赴。”厚班长一听还是我的美人忠于我呀,更爱她了。弟兄们你们闪开了,寡人要亲自驾车接美人,给朕抬来宝马的车钥匙,不对,还没有汽车呢,哈。给朕抬桨来,朕要亲自摇桨与美人湖上泛舟,瞧把厚班长忙的。

   厚班长与刘娘娘如何的鸳鸯戏水咱且不表,咱们还是表一表造反被擒的宁王朱宸濠。这宁王估计也是浪催的,哪跟哪啊就造反,还没怎么着呢就被南赣巡抚王阳明生擒了。这王巡抚本想立个大功,突然意识到皇上并不买他的账,只能摁着宁王等皇上了。

   这一天,厚班长带着大军滚滚杀到了江西。敌人呢?哪找去呀?早没了,就一个宁王还在南墙根那摁着呢。不能让皇上大老远的来了一个敌人都没抓到啊?于是在大军连营当中,腾了块空地,把宁王拉到空地中间松开了绑绳,但见皇上飞马前来,抡刀就把宁王掀翻在地,将士们一拥而上重新绑好了宁王,厚班长擒获了叛军首领,终于为这次御驾远征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2019年10月10日星期四 小留流

相关文章

  • 行过海淀桥

    我已经不太记得第一次从海淀桥下走过时的情景了,也许是去图书大厦买书,也许是刚逛完P大出来。 桥的东北边是P大的校园...

  • 吐槽下126短地址

    其实,我本想说,126的短地址服务是我最喜欢的国内的短地址服务的。可就在前今天,我看到了这个信息,我就彻底崩溃了。...

  • 即将来临的台湾126天

    从10月份开始申请去台湾当交换生,填写各种表格、体检、开证明,最后终于申请成功。今天拿到了入台证,着实有点小激动...

  • 擒杀了两只小老鼠

    寒舍很久没有老鼠光顾了,但这次回家后发现了新的造访者——一直小老鼠,小老鼠还真大胆,我俩多次偶遇照面。 小东西,你...

  • 汉成帝故事(二)王氏显贵

    王氏显贵 魏郡有一个名叫王禁的官僚,多置妻妾,共生了四女八男:长女王君侠,次女王政君,三女王君力,四女王君弟;长子...

  • 阻绝与贯通的世界:海淀桥南纪事

    一 有一种流传甚广的说法,大意是你最多通过五个人,就可以认识这世上的任何一个人。“认识”的意思起码应该是指双方见...

  • 再相遇

    在人群中,偶尔会遇见久日未见的旧朋友、旧同事,不知何故会更觉得亲切、熟悉。有次因为出差赶时间直接睡晕在轻轨上,也巧...

  • 王自如你能不能再坑一点啊

    读者看完测评视频后自然能明白我所说的,视频地址zealer note4评测视频 、 前些日子的硝烟已然散去,王...

  • 迁徙的王

    一朵云彩蜷缩在汽油的残渍里恍惚中看到这样的景象城在东方而我,是王 头顶是蓝天晶莹的眸子身下是霓虹挥洒的宫殿我每天就...

  • 宁做帝王不做宰相

    或许是因为表白被拒绝了的事情,心里很难过,中午便一个人乘公交车去市区逛逛。车上遇到好些人,尽管都是一个地方的,但都...

网友评论

    本文标题:海淀的故事【126】 再擒宁王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com.cn/subject/mfznpct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