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网首页散文随笔故事婚姻育儿
父亲节|还原真实的父亲是否大逆不道?

父亲节|还原真实的父亲是否大逆不道?

作者: 太湖浪子 | 来源:发表于2018-06-14 被阅读7次
20180614    星期四    小雨

父亲节即将来临。作为子女,拿什么孝敬自己的父亲?端阳节的粽子咸蛋,高档的香烟老酒,还是温情脉脉的长久陪伴?抑或带着父亲游遍祖国的大好河山?但是,此时此刻倘若将父亲并不光彩的人生轨迹公诸于众,惊醒世人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真正担得起“父爱如山”四个大字,是否触犯了天条?!

1)

痴迷男孩的父亲给了我生命。父亲第一个孩子是男儿,第二个孩子据说是女儿,硬生生地就做掉,然后才有第三胎的我,如愿以偿是男儿才留下。父亲笃信兄弟俩闯天下才能“双剑合璧、天下无敌”,尽管扼杀了名义上“姐姐”的生命,然而只能二选一,没有父亲这个顽固的决定,世上哪还会有一个我?

2)

父亲烟酒无度,始终脱不掉一个“穷”字。记忆中的原生家庭始终挣扎在贫困线以下,每年分红都会亏欠生产队里口粮钱,寅吃卯粮是常态,日子难以为继怎么办?逼着母亲外出借、借、借!可父亲烟酒嗜好戒不掉,没钱还得央求母亲去赊欠。

父亲也曾是拿36元工资的农技员,基本将收入全花到酒桌上。母亲管不住父亲,只能听天由命,举债度日。

3)

父亲的词典里,仿佛缺失“是非”俩字。

祖母将刚分的新大米偷偷外运换好处,母亲自然不答应,婆媳大战在所难免。父亲二话不说,祖母为大始终如一。

阿哥偷盗我一大叠烟标卖了六毛钱,父亲不仅不指责其行为恶劣,反而嘲笑我小气没出息。如此,将阿哥宠溺无边,为非作歹。

4)

父亲无诚信可言,行为毫无底线。

叔叔即将成家立业,将辛辛苦苦积攒的几百元钱交给父亲打理,让其购置东风牌手表、凤凰牌自行车结果石沉大海。当时的那一笔巨款被父亲用来挥霍,胡吃海喝交朋结友。

阿哥正赶上国家恢复高考的大好时光,英语考三分半,数学得分个位数。父亲执拗地让如此成绩的阿哥复读两年,结果可想而知。

5)

无节操模式频频开启,阎王债渐成无底洞。

阿哥读书不行脾性更差,二十芳华春心荡漾,爱慕女性却不得法,谈个恋爱屡败屡战还寻死觅活。本就穷困潦倒的家境,怎经得起如此折腾?不管,长房长孙,先帮阿哥造房起屋娶好老婆再说。反正母亲凭三寸不烂之舌神通广大,为这阿哥结婚举债三万元以上(实际数字可能远远超过),这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可谓天文数字啊。不管有无偿还能力,为阿哥完成婚姻大事为要务。

6)

谎言成了代名词,求生本能叹为观止。

为了还债,不自量力的父亲办起了塑料加工作坊,无资金、无技术、无销路,启动费用还是硬逼着刚工作的我向同事挪借。从未听说有过赢利,还雪上加霜。鲁莽无耻的阿哥不仅不还一分一厘结婚债,而且盲目外包无任何收入、倒欠几万元租赁费用,且全部转嫁到父母头上。怕大儿媳获悉跑路,保住大儿子婚姻最重要。可谁来买单?买得起吗?

于是,谎言成了“救生丸”,以拓展生产规模、做生意发财等名义,东挪西借,以高息为诱惑,拆东墙补西墙,得过且过,窟窿越捅越大,渐渐积累成永远填不满的无底洞。

7)

贫穷成为我婚姻幸福的梦魇,后患无穷。

因为贫穷,我只能靠自己成家立业。因为过多考虑经济因素,因为年轻不懂事,我忽略了三观对婚姻生活的统治力。“一失足成千古恨”,婚姻不是带来小家庭的幸福和谐,而是至今还不清的孽债。甚至殃及后代。

父母不仅没给我带过一天女儿,而且在我独木难支小家庭、妻子发病危难时刻,三天两头来逼钱补那无底洞。

“虱多不痒、债多不穷。”反正我央企收入终归比他们多得多,反正我是父母的儿子,我与我小家庭的死活?顾不了那么多。

8)

父亲的无度无能,令亲情与善良惨遭践踏。

父亲像个缩头乌龟一样躲在窝里醉生梦死。母亲被逼无奈,像战风车的唐吉可德,几十年如一日,奋战在借钱—还款—躲债的泥泞路上。得益的阿哥小家规避大风暴,债务人是母亲,其他人等貌似无关。

于是,实在难以为继的母亲最终出走逃债,十多年不回家,随风飘零,东躲西藏。

为了还急债,父兄把家里老房贱卖,导致我后来拆迁片瓦无存。阿哥居住的房子成了他私有财产,别说我这个兄弟,连父母都没丝毫名分。作为父亲,明显偏袒、不作为。

而我,有手有脚,不会与这些可怜虫一般的至亲争半点财产。

可是,我的善良,被兄嫂藐视、践踏,更被年老的父亲忽略,以为理所当然。用父亲的经典语录阐述:我在央企收入高,阿哥只是一个看门的保安,必须让着点。

父亲的唯唯诺诺导致黑白颠倒,兄弟反目成仇,不仅污我成为原生家庭不幸的罪魁祸首,而且大逆不道:侵吞母亲退休工资、不赡养父母。用阿哥女儿我亲侄女的话描述:

“父母给了你聪明脑袋,考取当时赫赫有名的部属初中专、进了央企,应该知足。可你然后的然后就没然后了!还好意思回老家抢房产?有本事到法院去告呢……”

用阿哥扎心的话说就是:“妻离女散你活该,祝你一辈子没有天伦之乐!”

老父亲啊,可不可以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他怕大儿子大儿媳,住在他们的房子里蝇营狗苟,每天依然和年轻时候一般,烟酒相伴,哪里还有我这个儿子?还有流浪在外的老妻子?还有我的女儿他的小孙女?

今年将八十岁,这个倒是记得很清楚,父亲也暗示我最好给他隆重举办庆寿典礼。

8)

不管怎样,父亲是给我生命的那个人。垂垂老矣,哪还要计较什么恩怨得失。逢年过节,不敢忘却,一定前往孝敬。

然而,朗朗乾坤,真心不能如此肆意妄为,不知悔改,害人害己害子孙。天下父母啊,不是每个人都能合格……

本文标题:父亲节|还原真实的父亲是否大逆不道?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com.cn/subject/foheeft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