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网首页教育
那些年,痛的教育

那些年,痛的教育

作者: v半夏 | 来源:发表于2013-05-05 21:31 被阅读231次

     

    很小的时候,女儿就听妈妈说因为家里太穷她只读了两年的小学,认识了极少的常用汉字,她说她这一辈子吃的最大的亏是没读书没文化,一辈子被人瞧不起。爸爸则是沉默寡言的人。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的手指头,别人都是五个手指头,偏偏他的左手大拇指上多了一个该死的小手指头。在农村上学时,他觉得自己是个怪物,不管同学有没有异样的眼光看他,他都死死地小心翼翼地藏着那只“可恨”的左手。十几年后,他认识了妈妈,爱上了这个很有脾气的女人。摆结婚酒的前两天,爸爸一个人偷偷跑到了镇上的诊所,切掉了那只从不敢见天日的小手指头,卸下了二十多年的自卑和伤痛。偶然一次,看到他们年轻时的合照,上面穿着蓝布衣扶着自行车的男人英俊潇洒、笑面如花,旁边的年轻女人面容平静,手却紧紧挽着男人,身后的青山白云见证了这段平凡而又不平凡的爱情。


    一年后,妈妈怀上了孩子,这让贫困的农村家庭增添了浓浓的喜气。那时候有了身孕的妇女还是要像往常一样,上山拾柴下田耕种,爸爸担心他心爱的妻子太劳累,总会多承担一些责任。就这样,日子如水般平静地溜走了。当妈妈有了五个月的身孕时,肚子已经比平常孕妇的肚子大了一半,必须有人搀扶着才能艰难行走。有一天,她呆在家里实在闷得慌,极想出去透透气,于是就拄着一根木棍慢慢走出了房间。路过一个邻居家时,她不经意看见从楼上掉下来的几件小孩衣服,被泥水染得脏兮兮的。妈妈是个热心要强的女人,平时大事小事只要她能帮得上忙的,她绝不会坐视不管。因此,她想都没想就垮了一小步去捡衣服。这时悲剧发生了。妈妈的两只脚还没站稳,磨得光溜溜的木棍从手中忽然滑掉。失去了力量的支撑,她整个人挺着个大肚子从小路上滚到邻居家的菜地里。痛苦得几乎要昏了过去的妈妈想到了她的孩子,她拼尽全身的力量呼救。楼上的人隐隐听到了声响,急忙跑了下来,看见妈妈一个人躺在自家菜地里,肥大的裤子被鲜红的血浸透了,他们顾不上带些什么抬着妈妈就送进了医院。爸爸听到消息赶来时,深深的恐惧席卷了这个年轻男人的心,他害怕就此失去心爱的妻子和那未出世的第一个孩子。没多久,妈妈从急诊室被推了出来,医生告诉爸爸,妈妈肚子里一个孩子已经没了,还有一个孩子活在肚子里。这时爸爸才知道妈妈怀的是一对双胞胎。在伤心之余他还是感到很庆幸,毕竟他们还有一个孩子,一个亲爱的孩子。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小女孩一天天地长大。因为家里经商,她从四岁起就跟着爸爸到处跑。爸爸到哪进货,小丫头跟在他的屁股后面往哪走。有时候要去的地方太远,他们就一起去坐火车。那些年挣钱极其不容易,为了想方设法省钱,爸爸买的都是站票,上车后他总是从蓝色的牛仔旧包里抽出一把小小的椅子,轻轻地放在车厢的过道里,然后用两只大手把孩子揽在怀里。小丫头总喜欢东看看西看看,心里觉得好奇怪呀:为什么旁边的大人们都坐在高高的凳子上,而我们要坐在小板凳上面呢?想着想着,她就在爸爸的怀里沉沉地睡去了。不知过了多久,醒来时,小女孩闻到了一股香得让人直流口水的味道,问爸爸那是什么呀?爸爸笑着用右手食指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说:“那个啊,是方便面,你想吃吗?爸爸给你买。”啊,她高兴得小眼睛都亮起来了,抿着嘴唇咽了好几次口水。突然,她听到了一阵很小很小的“咕咕”声,那是爸爸的肚子在叫呢,她抬起头问:“爸爸,你饿了是不是?”爸爸说:“爸爸不饿,是我的宝贝女饿了,爸爸这就去给你买方便面。”说着,他把她从身上放下来,准备拿钱出来时,小女孩一下子急了,大声喊了句:“爸爸!”他连忙回过头,担心地看着他的小丫头,只听她低着头轻轻地说:“爸爸,我还不饿,不要买了。”顿时,这个男人的眼眶红了,他紧紧地捏着早已皱皱巴巴的几张纸币,一步一步地移到了原来的位置……


    几年后,小女孩该上小学了,爸爸妈妈因为工作的原因不能把她带在身边,不得不将她送到了乡下外婆家,在那里的村小读书。开始,她还乖乖地听妈妈的话不哭不闹,一大早就背着小书包去上学,放学回来就自己做作业。没过几天,她下午放学回来没看见妈妈出来接她,她找遍了屋子的前前后后、里里外外,就是没找到妈妈。她急得大哭起来,生气地跑出去把身上的书包扔到屋前的菜园子里,又进来把屋里的木凳子全都狠狠地摔在地上。外婆听到声音,马上跑了过来,她看了一下周围杂乱的样子,什么也没问就一把将小女孩搂在自己怀里,嘴里念着:“好孩子,我的乖孩子,妈妈要出去挣钱给你交学费给你买新衣服给你买好吃的,你要听话,妈妈过不了多久就会回来看你的。”“我不要上学,我不要买新衣服,我要妈妈,我要妈妈!”孩子根本听不进外婆的劝导,手脚不听使唤地到处乱打乱踢。这时候,一阵电话铃声响起了。小女孩疯了一样冲过去拿起电话。没错!是她亲爱的妈妈打来的。一听到妈妈熟悉的声音,她再也不控制自己,声嘶力竭地哭起来,妈妈的那一头没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她哭泣。等到她哭累了,妈妈才用小得听不见的声音对她:“琼琼乖,不哭了,我是妈妈。我现在在外地不能回来,你在家要好好听外婆的话,妈妈再过不久就回来看你。你要做个勇敢爱学习爱劳动的好孩子,你表现得好,妈妈回来给你一个大大的奖励,好不好?”“妈妈,我想你,我想你和爸爸。”“乖孩子,我和爸爸也很想你,等到放假了,我们就把你接来玩。”“好,妈妈说话要算数。”“嗯嗯,妈妈不骗你。”终于,小女孩不哭了,她小心翼翼地放下电话,扶起被自己弄得东倒西歪的椅子,捡起书包,拿出里面的作业写起来。这一切都被细心的外婆看在眼里,她挽起袖子轻轻拭去了眼角的泪水,转身向灶屋走去。


    接下来的日子,女孩开始学着自己洗澡洗衣服,一个人背着小竹篓到山上拾柴,放学后牵着小黄牛到田里吃青草,有时也跟着外公外婆到自家的菜地里种白菜、豆子、红薯这些东西。等累到满头大汗的时候,外婆就带她到村头的小河边,让她光着小脚丫站在凉凉的清水里,外婆慈爱地帮她擦洗着身上的泥星子,淘气的小丫头趁外婆不注意,猛地溅起外婆一身水……农村的生活简单快乐,自然美好的环境给了小女孩一颗单纯善良的心,这对于她来说也许是人生最最珍贵的礼物吧。


    三年后,妈妈又生了一个妹妹,家里的经济条件好了一些。两口子决定把大女儿接回身边,这样对孩子的成长也有利些。没多久,大丫头接来了,个头高了,皮肤被晒得黝黑,身体也结实了。爸妈惊喜地看着女儿的这些变化,忽然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妈妈背过身去,偷偷地用手抹去了脸上的未干的泪水,爸爸也一个人回到房间抽烟。女孩没怎么细想,就去逗刚出生的小妹妹玩了。


    金秋九月,新学期开始了,爸爸把大女儿带到了县城的一所有名的小学读书。乡村的女孩来到繁华的城里读书,这里的一切对于她来说都是崭新的,到处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快乐。能够踏入校门的她是多么幸运多么自豪多么骄傲呀,她开心得像小鸟一样要飞起来了。到了教室,她找了一个靠前的座位坐了下来。可板凳还没坐热,一个长得高高大大的男生就似笑非笑地站在她的面前,挑衅地说:“哟,新来的啊,你不知道这是我的座位吗?”“啊?不好意思,我刚来还不知道。”“那你现在知道了,还不给我让开!”“哦,好。”新生感受到男孩的不友好,一脸窘迫,恨不得马上找个地洞钻进去。她飞快地收拾好书本,另外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一言不发,等待着上课。铃声响了,进来的是一位年过半百的女教师,她的样子很和蔼,她说她是这个班的数学老师也是班主任。女孩很喜欢这个老师,觉得她漂亮有气质,更重要的是她给人一种很亲切、和善的感觉。不管怎么样,这一点还是让女孩心里暖暖的。在班上,女孩的成绩很好,作业本经常被同学拿去“参考”。新担任语文课代表的她开始并没有在意这种行为,但长久下来,老师发现全班大多数人的作业答案一致,找她来问话才知道缘由。从那以后,她不再借本子给其他人。慢慢地,同学和她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疏远,大家开始有意无意地拿她开玩笑,说她是乡巴佬,甚至在下课的时候,趁女孩不注意拉下她的裤子,引得全场人哈哈大笑。所以,她从来不敢穿宽松的裤子,更不用说穿裙子了。每次班干部投票选举的时候,她知道自己和大家的关系不好,尽管她从小到大都担任班干部,而现在,她却再也不敢举起曾经那么自信的手。当她准备放弃的时候,忽然有人大声喊出了她的名字,接着就是一群同学的议论声,有的支持,有的反对,后来他们又都安静了下来。在举手投票的时候,女孩紧张得不敢张开眼睛,直到班主任念到自己的名字:5票。全班七十多人,她得了少得可怜的五票。她不敢接受这个事实,抬起头不让泪水肆意流下。在回家的路上,她才敢把压抑在心底的委屈和痛苦全部释放,不用顾忌别人一样的眼光,多么快乐啊。快到家门口了,她倔强地擦干泪水,不让任何人发现她的伪装。女孩像平常一样做完家庭作业,然后吃饭睡觉,没和父母说一点关于白天发生的事。就这样,女孩每天重复着这样的生活,再没有了以往简单的快乐,没有了温暖的情感。直到有一天,她拿着爸爸给的早餐钱买了一个面包准备吃的时候,路过的一个同学突然主动向前跟她打招呼,有说有笑的,她正觉得奇怪,忽然旁边的同学笑着说:“嘿,你说咱们两个是好朋友好同学吧,今天我忘记吃早餐了,能不能请我吃个面包啊?”女孩低下头看着手里还没开袋的面包,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它递了对方,同学接了过去,一手拿着面包,另一只手一下挽住了女孩。她先是一愣,接着便是满满的甜意。那以后,经常有同学要她请客,有时是一瓶水,有时是一包零食,有时是一顿饭,有时是请他们去游乐场玩。渐渐地,她的“好朋友”越来越多,没有人再说她是乡巴佬,没有人再来捉弄她,她的身边总是围满了各种各样的朋友。可是,即使她省下早餐钱和中餐钱,她也没有能力满足朋友们的所有的要求。正在她觉得无比烦恼的时候,她不经意在抽屉发现了一大笔钱——两张五十元的纸币。这钱真是来得太及时了,她正准备高兴地去拿时,忽然意识到这是妈妈前几天买菜的时候剩下的钱,肯定是妈妈忘记放回身上了。女孩思考再三,觉得自己这样做不对。可是,可是……她不愿意再失去她的朋友,不愿意再孤孤单单一个人在学校。不!不!不能这样,她无法面对这样的事情发生,她需要朋友,需要他们的关心和爱。所以,她必须拿这些钱,必须留住他们。是的,她必须这样做。第一次偷钱成功了,爸妈也没有丝毫的察觉。她的胆子也越来越大,有时候在家偷拿几块、几十块,不够的时候拿上好几百。次数越来越频繁,她也由原来的胆小害怕到后来的平静自如。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过了多久,终于在一次“行动”中她被突然进门的妈妈撞了个正着。那一刹那她惊得一动不动,妈妈则是怒气冲天,她一把抓住女孩的衣服,像拎起一只受伤的麻雀一样。妈妈把她带到爸爸面前,让她跪在地上,妈妈一边数着她的“罪行”,一边用愤怒的眼神瞪着她那不争气的女儿。等到听得清清楚楚了,爸爸没说话,转身一个狠狠的巴掌重重地落在了女孩的脸上,五个鲜红的手指印打碎她所有的美梦。妈妈没有因此动容,而是恨恨地说:“现在的生活条件这么好,你不好好学习,偏偏学会了偷东西,你对得起我和你爸吗?我们在这外地做生意受了多少苦,你不是没看见啊!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此时的女孩完全吓傻了,她想告诉他们这一切的原因,却怎么也张不开口。她低下头,没有喊叫没有泪水,沉默着,沉默着,一直沉默……


      经过那件事之后,她并没有停止先前的行为,反而变得更加疯狂,偷的钱一次比一次多。她是为了留住朋友吗?是为了自己多买些好吃的好用的东西吗?不全是吧,或许更多的为了报复他们的“不理解”。最后还是被爸爸妈妈一起抓住,这次的她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反抗不辩解,任他们一个又一个的巴掌响在脸上,她两眼无神,痴痴地看着地面上爬过的蚂蚁。他们多可爱多自由多快乐啊,有爸爸妈妈陪着,有朋友陪着,一点都不孤独。爸爸看着她这种“无所谓”的态度,心底的火顿时全部迸发出来,绝望愤怒的他一把抓住女儿的头发,使劲地往地上摁。几分钟后,女孩晕倒了。这次爸爸慌了神,后悔自己下手太重,一把将女儿抱在怀里,像小时候在火车上那样,温暖宽阔的臂膀里躺着自己的宝贝女儿。现在看着长大的女儿变成这样,他的心别提多痛了。都说“打在儿心,痛在娘心。”对于父亲来说,何尝不是一样的呢。


    到了医院,女孩静静地躺在小小的病床上,爸爸埋着头不说话,眼里布满血丝,妈妈在一旁泣不成声。他们感到无助极了,想着自己本来就没大多大文化,和孩子没有共同语言,不懂得怎样了解孩子的世界。等到孩子真正出现问题了,父母又不能放下家长的架子,平等和气地跟他聊聊,往往暴力就成为了家庭中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可是现在这对父母后悔了,后悔为什么没有问问她这么做的原因,后悔为什么没有及时了解她的情况,后悔自己对女儿为什么下这么重的手。当他们还沉浸在无尽的自责中时,女儿醒了,她极其认真地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怎么一夜之间他们老了呢?他们是在为我哭泣吗?他们还是我最爱的爸爸妈妈吗?她还没想清楚,只听见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喊出了:“孩子,你醒了。”她吃惊地眨了眨眼睛,想了一下,轻轻地说了句:“爸爸妈妈,我错了,对不起,我再也不这样了。”两口子听了,愣了一下,便相视一笑。出院后,爸妈专门去了学校了解女儿的情况,斟酌再三还是觉得转校是最好的选择,只是不能再继续陪着女儿了。当他们把这个想法告诉女儿时,她高兴地满口答应了。虽然要离开爸爸妈妈的怀抱,独自面对很多的问题和挑战,但是她一定会勇敢乐观地接受。那些伤痛总一天会结疤的,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她要迎接更美好的未来。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本文标题:那些年,痛的教育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com.cn/subject/axtxtttx.html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