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0
    2017-06-29
  • 时光清浅,许岁月安然 作者|枫林秋水 静静的安然在夏天的时光,任季节柔暖的清风,轻轻地抚过眉间心上。馨香的安暖,便会不由自主的依着那些缱绻的时日,绕我而行。 许我一份柔软,将灵魂深处的轻藏,植在每一次季节辗转的轮回里,纯情相依,静候花开;许我一颗纯真的...[浏览全文]

  • 220
    2017-06-28
  • 将才吃罢早饭,父亲就把几颗种子塞我手里,道:“到丢种子的时候了,咱家没多余的地种菜,你抽空儿把这些种子丢到北畈老坟圈的地边角去。我到点儿了,得赶紧去学校。”我瞅瞅形态不一的种子,又用白眼望着已走出家门的父亲,咕嘟道:“你天天都会安排我搞活。” 我扛着...[浏览全文]

  • 178
    2017-06-28
  • 她瘦小的身体蜷缩在床角,像一个发育不良的孩子。她瘦得只剩下一身干巴巴的骨头,仿佛只要一碰就会松散开来一样。她紧闭着双眼,脸上的皱纹聚集成一朵干枯的野菊花,嘴巴夸张地咧着,疼痛的呻吟声穿过她的肺腑、神经、咽喉、舌头和仅有的几颗牙齿抵达这个冰冷的世界,...[浏览全文]

  • 149
    2017-06-28
  • 初夏炽热的阳光覆盖着这条溪边的秦皇古道,远古的气息在阳光的照射下荡然无存。 不远处的村庄里,一栋栋漂亮的农家小院与古色古香的老式建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边是锃亮的琉璃瓦,一边是青墙黛瓦,这些现代化的建筑与古色古香的老屋,停格在视线里,显得格格不入。就...[浏览全文]

  • 155
    2017-06-28
  • 在现在的现实生活里,年轻人能守住三年新鲜,七年之痒已经是不易了,要想守住十几年、几十年婚姻,实在是“路漫漫兮,其修远兮”,无论是男人们还是女人们,精神和行为的走神出轨也是司空见惯的,至于“白头偕老”,要不是家庭、子女、财产的拖累和社会、道德的约束,...[浏览全文]

  • 218
    2017-06-28
  • 这是一座广清交界的大山, 这是一个藏在深闺人未识的心灵之地。 这是一座富有传奇色彩的神山, 这是一个让人穿越时空、千回百转还要回归的地方。 这是一座让人去过就能记住的大山, 这是一道能听到鸟儿歌唱、看到溪流透亮、赏到岩燕筑巢的亮丽风景。 这是一座人文底蕴...[浏览全文]

  • 131
    2017-06-28
  • 端午已过,一元阳极。这一年的抛物线,即将,马上,水平翻转。看看自己这半年,日志二篇,图图一幅,说说愈见稀少,文字苍白得可怜。工作呢?除了日常,看得见的就只有两节慰问和档案整理了。其余,尽似和尚敲钟,得过且过。好友亦渐行渐远渐无声,再没有一两个,彼此...[浏览全文]

  • 219
    2017-06-28
  • 一庭庭宅院,一堵堵石墙,一块块石头,一条幽深的小巷……就这样安静地伫立或躺倒在红尘岁月里。仿佛是隐匿于尘世喧嚣外的一位老者。 石墙、石屋、小巷就在我生长的村子里,静静地在岁月里熬着。废墙上那些疏离的影子清晰如季节里的泼墨画,交替着出现。晌午的阳光在墙...[浏览全文]

  • 148
    2017-06-28
  • “河山只在我梦萦,祖国已多年未亲近,可是不管怎样也改变不了我的中国心。洋装虽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国心。我的祖先早已把我的一切烙上中国...[浏览全文]

  • 178
    2017-06-28
  • 秀素长着一张男人的脸。长方形,浓眉大眼,阔嘴厚唇,蒜头鼻,黧黑的肤色上布满深深浅浅的麻点。身材矮墩墩的,走起路来,昂首挺胸,两只脚呈八字形向前踏踏踏地迈动,颇有气势。一副大嗓门,说起话来,声音粗壮、短促,还夹带着点男音特有的浑厚。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浏览全文]

  • 111
    2017-06-28
  • 青藏高原的最后一片雪花散去的时候,时令已过初夏。草原还是光秃秃的一片,上年的芨芨草还在强劲的风中颤着,枯黄了多半年的花花草草在最后一袭雪风中沉静着,等待雨水和暖阳的到来。 太阳一天天的升高了,马牙雪山在阿妈拉的祈福声中一点一滴的开始消融,草原如滴墨的...[浏览全文]

  • 170
    2017-06-28
  • 那个年代,乡下的孩子几乎没有啥好吃的。要说有的话,就只有玉米爆米花了。 每年的农历二月二,是我们中国传统的龙抬头的好日子。先一天,娘就从门前的塄坎下掰来一笼白土,倒在捶布石上,棒槌捣烂,用筛子筛到黑老鸹锅里,舀上一碗玉米倒进去,然后,用麦秸一把接一把...[浏览全文]

  • 81
    2017-06-28
  • 令公桃李满天下,何用堂前更种花。——白居易 我从形形色色的人们的全世界路过,不论印下怎样深浅的记忆车辙,都只能算是一个匆匆过客。但有时我也会思索,是否有那么几个瞬间,能让我在喧嚣中沉默,铭记无果,泪眼转瞬滂沱。 那是一个距今很久远的下午,我还是个懵懵...[浏览全文]

  • 200
    2017-06-28
  • 一 乌云滚滚大地漆黑,一声惊雷响彻云霄,瓢泼大雨顷刻而至。正在忙碌摘桃子的父亲大喊一声:“雨快来了,大家快躲进果园西北角的茅屋里。”父亲的话还没说完,桃园的上空顿时成了雨帘。帮忙摘桃子的乡亲们扔下手里的活计,慌乱间向茅草屋跑去。 我站在茅屋门口,遥望...[浏览全文]

  • 173
    2017-06-28
  • 夜雨敲窗,微风习习,惊醒了一帘幽梦,似是一根多情的弦爬上了季节的门楣。在春的眉心舞动着指尖,为离别奏响一曲生命的赞歌。嘀嗒嘀嗒,宛若自天堂的梵音与灵魂窃窃私语。低眉处,一直堆放在书桌上无暇顾及的盆栽已然披上了一层新绿,淡淡的馨香传入嗅觉深处,似醉似...[浏览全文]

  • 63
    2017-06-28
  • 混在社区“最美乡村行”自驾采风队伍中,我成了自己家乡的观光客了。 活动的组织者是耒阳社区的老麦,带个老字,其实不老,很年轻,很有活力。大概这种活动已组织过不少,驾轻就熟,稀松平常,虽是第一次见,但其说话随和,我也少了游离之感。 同行者有二十多人,据说...[浏览全文]

  • 153
    2017-06-28
  • 从龙凤镇猫子山村到梭布垭石林景区,只用了两个小时,如果是我们家乡来的周巴开车,恐怕一天难以到达。幸而张寒林女士临时安排了本地师傅,并准时将我们一行送达。 从出发起就是盘山路。坐在车上,时而上爬,时而陡下,使人前倾后仰只能随着汽车摇摇晃晃。之字路头,悬...[浏览全文]

  • 173
    2017-06-28
  • 执笔,此刻,亲爱的女儿想必你正酣然于梦乡吧。好些日子没见你了,爸甚是想你。其实爸早想提笔和你叙叙情,单纯和你说一些人,一些事,一些话,这个念头在你爸心头萦绕已久。虽然现在的你正伊呀学语,无法读懂,无法体会你爸这份苦心,但假以时日,等你慢慢长大,懂事...[浏览全文]

  • 192
    2017-06-28
  • 如果我不在了,请你一定记得我。 第一篇:等你一个电话 寒冬已至,夜凉如水,他躲在被窝里玩弄着手机。 这时,手中的手机响了起来,他起身注视着眼前这串陌生的号码按下接听键。 “浩,天冷了,晚上多盖些被子,出门记得加件衣服。”电话那头是父亲喋喋不休的问候。 他...[浏览全文]

  • 129
    2017-06-28
  • 我说的麦秋,就是每年农家收麦子的季节,到上世纪60年代,报上改称夏收,麦收。今日回忆起来,那时累人,晒人,熬人的日子,正所谓,馒头好吃,麦秋难过,今日回首麦秋,有哀痛,有慨叹,有思索,有不堪回首细节,又有忆苦思甜的幸福。麦秋,是一年中,农家的大事。给...[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阅读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