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116
    2018-02-16
  • 一、史说 这里提到的两关,指的就是敦煌市西南的阳关和敦煌市西北的玉门关。 汉武帝元狩二年(前121年)骠骑将军霍去病率轻骑绕道河西走廊之北,奔袭千里,迂回敌后,在今天的张掖与河西匈奴主力展开决战,杀敌3万余人,打败休屠王,缴获祭天金人,取得决定性胜利。史...[浏览全文]

  • 209
    2018-02-16
  • 每年的九月,都有那么几天,周遭、媒体,铺天盖地都是有关恩师的话题。受环境所染,忽然想起一位老师来。 这位老师姓于。八十年代初期,在我就读的一所中学教英语。 彼时,学校条件十分有限。学生住宿只能自己去校外找。极个别的,老师会安排在某个办公室。当年,我与...[浏览全文]

  • 69
    2018-02-16
  • 我们湾的人都晓得菜好吃,却不晓得菜有营养,多数人家不种菜,不种菜的原因是菜不如粮食,吃了不当饱。春夏秋季,我们有很多野菜可吃。到了冬天,我们湾多数人家都是早起吃稀饭,用咸稀饭当菜,晌午吃干饭,好一点儿的会炒腌萝卜缨子,晚上擀面条摘点儿地菜,或芝麻叶...[浏览全文]

  • 211
    2018-02-16
  • 三伏天,是豫南乡间芝麻开花最旺盛的日子,太阳几乎天天都会出来烘烤大地。 吃罢晌饭,瞧着父母都在打瞌睡,我要么跟着伙伴偷偷下井塘扎猛子,要么跟着湾里的大孩、嫂子、婶娘、奶奶们跑南湾,庙下湾,或堆子湾芝麻地偷着打芝麻叶。我们储存干芝麻叶,就像储存粮食一样...[浏览全文]

  • 160
    2018-02-16
  • 我十一岁那年,奶奶去世了。二十多年过去了,我还会梦见她,她一直在我心中的某个角落。 奶奶是老外婆最小的女儿,奶奶读了女子师范,然后执教,20多岁挑中了爷爷。爷爷祖上是挑担子挑出来的大地主,而受了新式教育的爷爷也是县中学的教书先生。 张家大院,解放后成为...[浏览全文]

  • 101
    2018-02-16
  • 年,披一身洁白的霓裳,在空中轻舞飞扬,在天地间尽情绽放。携天地一份纯净的恩宠,掩埋曾经的对白,婉约了那逝去的时光,落雪成梅,开启又一篇世纪华章。 轻盈的白,如被卤水点化了的豆浆,慢慢的团聚在一起,形成了经年的雏形。 年,用一场盛大的冰雪消融,换取万物...[浏览全文]

  • 135
    2018-02-16
  • 又是一年的除夕夜,新年的钟声已经敲响,繁华的大都市里,此起彼伏的鞭炮声震耳欲聋,美丽的烟花绚丽多姿,漫天华彩,穿梭苍穹,如天女散花,浓浓的烟雾弥漫在夜空,缭绕蔓延,熏醉着辞旧迎新的人们,也遮掩了苍穹思凡的群星。 在这万家团圆的除夕之夜,没有欣喜,没有...[浏览全文]

  • 147
    2018-02-16
  • 女儿小时候特别喜欢狗狗,可是我怕惹事,也怕打扫多余的卫生,不让她养。我大哥喜欢我女儿,买回电子小狗,放置几节电池,开关一转,小狗就“汪汪”地叫着向前跑去。 女儿跟着电子狗向前爬,全然不顾衣服脏了,她还给狗狗起了个“小黄”的名字,因为那电子狗浑身都是金...[浏览全文]

  • 168
    2018-02-16
  • 年,又来了。 年年花开,岁岁凋零,走过的,便是记忆。 曾记得,小时候,就在年根底下,离大年初一越来越近的时候,母亲还在为我们兄妹赶制新衣服新鞋子。那时候都是纳鞋底,千层底,细细的密密的针脚,都在一针一线、一拉一拽中完成的。一双鞋子,需要耗费的人工,对...[浏览全文]

  • 100
    2018-02-16
  • 一 今天是大年三十,短信、微信、腾讯QQ,铺天盖地的拜年祝福信息,一条接一条向我涌来,新时期的高科技,替代了纯朴的拜年礼节。小时候拜年的风俗,属于我个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珍藏在记忆深处。 每到快过年时,父母亲总会提前准备吃的、穿的、用的;扫尘除垢、剪窗...[浏览全文]

  • 104
    2018-02-16
  • 一 月下的那轮倒影,伫立凝望;素色裙摆,看摇曳的叶子,悄然落泪。日子悄悄包裹的光景里,挂满萧瑟的青柳。清凉的银灰隔着缝隙,一丝一丝地带走我的白昼。 我拍打着树木,晃动着,祈求一段千年神话。月亮升起,我的梦却泛着白光,树木开始枯萎,以九十度的弯曲萎缩。...[浏览全文]

  • 74
    2018-02-16
  • 屯村是个历史悠久、人杰地灵且又美丽的山村。 说她历史悠久,在于白马神崖上刻有大德五年元朝字迹,甚至有箕子印迹,可上溯到几千载,同时,也是晋冀豫二地委机关安东司令部曾经驻扎地;说她人杰,在于有张彦林、张儒林进士院,有先前县府赐与予的“乐善慈公“牌匾,且...[浏览全文]

  • 104
    2018-02-16
  • 我们家的这只猫啊,那就是一只痞性十足的匪猫。 从小到大到现在,我们家前前后后也养了十几只猫,就没见过这种匪性十足的猫。 有人会问,它是怎么“匪”的呢?你别急,让我慢慢给你道来。 一、猫的来历 这只猫是女儿暑假时捡来的猫。当时,女儿逛街回来,看到楼梯间有...[浏览全文]

  • 184
    2018-02-16
  •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路经的街巷,不觉又闻到桂花香。谁家桂花年年飘香,我不好打听,终不知道。但我知道这是八月桂,因为街道上已不见扫了又有的落叶。也就是说:秋意阑珊,重阳节不远了。 重阳节,又称蹬高节。古时人们在这天有赏菊花、饮菊花酒、吃桂花糕、踏秋蹬高、...[浏览全文]

  • 136
    2018-02-16
  • 轻轻推开虚掩的木门,院儿里静得出奇。两株高大的枣树花儿开得正浓,整个院子里到处都是浓郁的馨香,院子一侧的栅栏里,几只老母鸡悠闲地啄食着瓦罐儿里的米糠,不时抬起头来“咕咕”地叫着。奶奶手里拄着拐杖,站在枣花树下开心地笑着! 我兴冲冲地冲着奶奶跑了过去,...[浏览全文]

  • 202
    2018-02-16
  • 梦锁孤音,本名李香凤。二零一五年前的梦锁孤音,不过就是一个村姑。这一年的四月二十四日,她注册,追逐自己的作家梦。两个月后,我发现了她,邀请她做了江山系统诗歌编辑。两年多来,她竟然创下工作计量一万六千多的突出成绩,成为江山十佳编辑。同时,发表诗文一百...[浏览全文]

  • 196
    2018-02-16
  • 你有你的长翎子,我有我的灰毛发,同在一个天底下,在各自的地盘安家,各自欢度大好的年华。你有你的茅草房,我有我的黄土窝,漫步田间与土路,偶尔碰见秋月和春花。 天是那么蓝,飞机拉着线,长长的在天际横贯。天穹没有一丝云彩,只有太阳亮堂堂的脸。是太阳吗?许久...[浏览全文]

  • 150
    2018-02-16
  • 在人生的路上,许多人因为没有从军的机会成为遗憾,而我,一直在军营里编织着自己的七彩梦,成为一生的光荣,成为永久的记忆。 “童年的梦,七彩的梦;童年的脚印一串串;童年的故事一摞摞。”这首歌总是会让我们想起美好的童年生活。童年是五彩缤纷的。我的童年是快乐...[浏览全文]

  • 144
    2018-02-16
  • 有人送钱送米送衣,但不会送快活。有人送钱送米送衣,也许你仍然快活不起来。快活是自己寻找的,发现的,感受的,创造的。在寻找,发现,感受中创造快活。我的快活在哪里呢?不在富裕的生活里,不在高级的享受中,它在我的理想与言论中。我创造了许多思想言论,而因此...[浏览全文]

  • 131
    2018-02-16
  • 一直以来,我其实有点分不清楚洋槐花和麻柳花,因为它们的叶子看起来很像,而同样都开成串的花,并且花期也都差不多。不过,洋槐花更白一些,而麻柳花则偏绿色。 小时候,小镇的长江边上有成片的麻柳树,据说那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种下的长江防护林。经过几十年的生长,...[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阅读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