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141
    2017-11-20
  • 说到“燎疳”,我今年才知道字是这么写的,更不知道竟然还有这么一种病菌叫做“疳”,这简直太抽象了。我所理解的“疳”就是“杆”,麻杆、干草之类的东西。在冬季,你到黄土高原上去看,沟沟壑壑到处都是灰黄的一片,北风一吹,簌簌地响。若站在当中,如同站在红高粱...[浏览全文]

  • 106
    2017-11-20
  • 一 很偶然的,看到一幅画。是宋徽宗赵佶的《梅花绣眼图》。一只鸟,一棵梅,几朵梅花。景物虽不多,倒也淡雅。只是觉得画面有点暗。我对画不懂,看了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 再看那只鸟,觉得有趣。尤其是眼睛上的白色眼圈,画得很清晰,很显眼。看了那只鸟,感觉很...[浏览全文]

  • 191
    2017-11-20
  • 【前言】 人说“十八姑娘一枝花”,我不知自己到底如花?还是像狗尾巴草?只知那时的我,不如现在的圆滑处世、八面玲珑;而是自信阳光、有棱有角,像山间的百合,葳蕤青葱,不娇揉造作,纯洁耀眼,惹来许多目光。 (一) 1989年,红眼病正流行,青梅竹马的帅小伙,终于...[浏览全文]

  • 208
    2017-11-20
  • 小时候我是从书上和新闻纪录片看到过北京天安门,那精美的画面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我们唱着“我爱北京天安门”成长,激起我对北京的向往,立志长大后要到北京走一走,看一看,领略她那令人神往的芳容。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到北京参加一次学术交...[浏览全文]

  • 74
    2017-11-20
  • 毕业越久,便会越发怀念在校园的日子。这似乎是每个人都绕不过去的怀旧时间囊,无论你去怎么回避,它总会在那里,给你心头沉重的一击,原来我们都离开校园这么多年了啊! 我曾经很刻意地忘掉了很多中学时期的事情,现在使劲回想的话的确可以证明这种刻意还是很有效果的...[浏览全文]

  • 141
    2017-11-20
  • 赵长冰自从来到区政府当保安后便发现有一位80岁的老人住在这里。 从那以后,赵长冰对这位老人开始关注,慢慢地摸索出了老人的一些规律。知道他什么时间去买菜,什么时间出去散步,什么时间到干部值班室看电视。赵长冰在巡逻时,也有意无意地到办公楼二层最东头,看看这...[浏览全文]

  • 95
    2017-11-20
  • 坦率地说,我能够亲近文学,感受书香,成为教师,并且成为一个与语言文字打交道的高中语文教师,无论是幸还是不幸——有人说“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又有人说“家有二斗粮,不当孩子王”,我都要感谢我在中学时代所受的语文教育,感谢那位经常在我的习作上留下大...[浏览全文]

  • 94
    2017-11-20
  • 这已是我第二次写下这个标题了。距离我第一次写下同一标题,已经过去了二十年。 那时候初次离家,从湖南来到广东。初来乍到,啥都不习惯。尤其不习惯的,是吃不了广东的菜。广东人喜甜食,啥菜都做得甜甜的。而我,却喜欢辣,离开了辣椒就吃不下饭。 广东人喜甜食,也...[浏览全文]

  • 198
    2017-11-20
  • 一个人慢慢老去,老到无法灵活地走路,老到无法自如地挺腰,老到满脸沟壑、视力模糊,老到牙齿掉光、头发全白。人生,再也没有力气往上攀了,只会不断地向泥土靠近,直到有一天,不管甘不甘心,都被埋进泥土里。 爷爷95岁,他的肠病已经患了好多年,越老越严重,每年都...[浏览全文]

  • 76
    2017-11-20
  • 骑行阳新宋山的动议,源于一段情结,10年前在阳新工作时,对阳新古八景之一的“宋山樵唱”颇为向往,曾专程坐小船前去探访,虽饱览山光水色,然樵唱之声终未得闻,不免遗憾。此次应阳新一姐芳草之邀,率队前往,实为圆我夙愿,自然喜出望外。 早6时30分整队出发,经大...[浏览全文]

  • 72
    2017-11-20
  • 大面峰头六月寒,神灯收罢晓云班。 浮空息涌三银阙,云是西天雪岭山。 我不由自主地吟诵了这四句诗,两个假老练同伴,噼里啪啦地拍起掌来,一个劲地夸我,鱼先生乃高才也,女士更来劲,按下录音健,非让我在说一遍,录下备用,以免过一会儿给忘了。整得我哭笑不得。我...[浏览全文]

  • 220
    2017-11-20
  • 又是一个月圆的中秋之夜,又是一个万家灯火通明、万家相聚团圆,吃着月饼,赏着月儿的夜。 此时此刻,我想起廿三年前那个中秋的夜晚。 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我,却独自徜徉在这清冷的阳台上,寻寻觅觅,如那一轮孤月。 我想起我的儿子小野,他一定在看月亮,从那月亮的反光...[浏览全文]

  • 125
    2017-11-20
  • 一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五日早晨,《我偶然看到网络上的微信图片文件——日本人集体奸淫中国妇女的视频图片流出,我哭了...[浏览全文]

  • 180
    2017-11-20
  • 王蓉大姐在朋友圈售书,厚颜讨得了一本。看她答应的爽快,就又厚着脸皮要了个签名。书很快就寄到了手中,这一周闲暇之余,放下了须臾不离手的手机,细心品读这位生于辽北的山东作家的心路历程。 和王蓉大姐结识于散文网,初识在什么时间,已经记不得了,好像是源于一篇...[浏览全文]

  • 118
    2017-11-20
  • 多情应该是秋季的特产,数天阴雨,潮湿的心情,使积聚多年的阳光差点用尽,总怕心染尘埃,滋生莓菌。今年的秋天雨水总是不期而至,天边有白云来,还未看够蓝天白云的悠闲,就被绵绵细雨取而代之。总之,在没有阳光绕在身边的日子里,心里多多少少会有些失落。虽然,我...[浏览全文]

  • 192
    2017-11-20
  • “一”在中国的文字中,是简单而富有哲学的文字。在道家的眼里,一为万物的开始,可理解为万物之源。在我看来这是有些过度理解了,一也许就是一自己本身,它谁也不是,甚至不是一个数字。当然,在我还原“一”字之前,我还是更愿意相信“一”字的其他可能性。 一个“一...[浏览全文]

  • 155
    2017-11-20
  • “三人行必有我师”。我混迹于人间半个世纪了,堪称我的老师的人不计其数。然而,真正能够在我的脑海中留下深深烙印的人,不是很多,思来想去,这中间绝对不能少了小王老师。 我的家乡,是一个异常偏僻、贫穷、保守的山旮旯。刚进初中时,来自各村小的学生,是如我般未...[浏览全文]

  • 122
    2017-11-20
  • 小时候,我喜欢喝醪糟鸡蛋汤,一口气能喝一大碗。而现今,我对那道美味的喜爱程度并没有变。只是除了母亲做的之外,其他的,我都不喜欢喝,因为,唯有母亲做的醪糟鸡蛋汤里融入了浓浓的母爱。 母亲不善言语,总是默默地给予我最细微的呵护和关爱。对于我的要求,母亲从...[浏览全文]

  • 199
    2017-11-20
  • 商南县城里,刮起了一股太极旋风。这股旋风,来的及时、来的猛烈、来的强劲,来的恰逢其时,来的引力无限,来的魅力无穷。 每天早六点、晚八点,一群又一群身着太极服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从四面八方赶往商南县文化广场或县体育场聚会,躬身、压腿、摆臂、弯腰,或练...[浏览全文]

  • 227
    2017-11-20
  • 姥姥家位于美丽富饶的渤海之滨锦州港,就住在离海边不远的地方。从小在那里长大,所以留下很多童年的印象……人们都说童年的记忆最深刻,果真如此。那里有很多童年的玩伴、发...[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阅读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