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网美文散文
滇西腾冲行散文

滇西腾冲行散文

发表于2018-12-07 14:48 | 被阅读6次
内容关键词:滇西腾冲,腾冲滇西美食城,腾冲滇西民间玉雕坊,1944龙陵会战在线阅读,滇西抗战电视剧,滇西抗战电影,滇西抗战简介,滇西抗战纪念馆观后感,滇西抗战的将军。

〔一〕

不知不觉间,春天已经盈盈的露出芳容,天气乍暖还寒,大自然神奇秀丽的山水,大西南厚重的历史和人文,召唤着喜欢踏青的驴友。

抛却眼前的烦恼,带着一份向往,我们前往早已渴望的滇西。

也许,很多人不知道滇西更详细的情况,但一定知道“山间铃响马帮来”,当年茶马古道上那悠扬的马铃声,连接了古丝绸之路,架通了和东南亚国家友谊的桥梁;一定知道中国远征军热血播撒过的腾冲和龙陵,在二战期间演绎了震撼人心的民族大义之歌;知道金沙江畔闻名遐迩的丽江古城,在圣洁的玉龙雪山下,用东巴文低吟浅唱着古朴和端庄;知道大理古国苍山脚下洱海之畔,传说中颂扬爱情的蝴蝶泉,当然还有漂亮的五朵金花;知道奔腾咆哮的怒江大峡谷,从世界屋脊之上嘶鸣而来,飞溅的浪花燃起了元谋猿人熊熊的篝火,铸成了禄丰成群的恐龙化石。

古人说,行万里路,读万卷书。一直以来,非常羡慕明代大旅行家徐霞客,一生走遍大江南北,饱览大好河山,留下千古游记。

我不喜欢高楼林立的现代都市,那喧嚣而烦躁的生活,疲于奔忙的步伐,异常憔悴的身心,车水马龙的街道;我不喜欢现代人,人为设计建设的现代景观,在霓虹闪烁中花俏得令人烦心。

只有大自然,能够洗去人身心的疲惫,陶冶一份超脱的情操,激发人的精气神。滇西,这片热土,演绎过太多的故事,还在编撰故事。

一条大河,从大理的巍山起源,涓涓细流,海纳百川,在开山劈石中,汇集成江,经年累月,穿过连绵起伏的大山,越过美丽富饶的坝子,九曲十八弯,迂回几千里,从红河州河口县进入越南境内。这条国际性河流,就是红河。

我家就在河边住。

家乡的河边,叫三江口。从岭南的哀牢山深处,流淌出来一条江,叫礼社江,从滇中玉溪市的易门县流淌下来另外一条江,叫六汁江,与红河主道在此相逢,兄弟携手,号称三江并流。并流后,江水大增,汹涌澎湃之中,缓缓绕过一座圆圆的山峦,形成了摄影家们趋之若鹜的红河第一湾。

一条解放初期就修建的土公路,紧贴第一湾,沿红河顺楚雄的双柏县蜿蜒而下,连接到普洱市的墨江县,在北回归线正点上和213国道相连。这条土路,当年号称国防道,那年,和越南自卫还击打仗的时候,只见军车络绎不绝。现在,天下太平了,这道已经改为省道,是连接滇南与滇西的一条旅游干道。

道上,来来往往的车流,大部分是前往滇西踏青旅游的,在数不清的车流中,我们一行人就在其中。

〔二〕

320国道,从上海一直修到瑞丽,跨过几个省区,连绵数千公里。

顺着沿红河干道蜿蜒而上的那条土路,到了大理,就和320国道相连了。这条土公路,就像一根扁担,任重道远,挑起了两条通往边境线的大国道。

在云南修高速,确实不容易,没有冀中大平原的一马平川,只有高山沟壑。于是,从大理到保山的高速,一路上只见一个个隧道群相连,长长的隧道,从这座大山的肚子里穿过去,出了隧道就是高高的大桥,过了桥又是隧道。

在高山峡谷之间,修成了这样的高速,估计创下了很多世界筑路史上之最,足见国家经济强盛,是筑路工人和技术人员的智慧和汗水。

320国道的终点,就是紧紧连着缅甸的瑞丽。这是云南西部一座边境口岸城市,是滇缅公路与中印公路(二战时期修筑的史迪威公路)的交汇处。

说起瑞丽,多年前,是去过一趟的,记得那也是刚刚春节过后的日子。一天,我在一个朋友家里喝酒,接到其他喜欢游玩的朋友来电话,说,要去瑞丽玩,晕乎乎的,就跟他们去了。几个小时后,到了楚雄,那边刚好有一个同学知道后,就很热情的接待了我们,在家里喝的酒还没醒,到了楚雄又醉了,想不到,那种当地的小锅酒酒力绵长,一直醉倒保山。

当时滇西的路,全部是土路加弹石路,晓行夜宿,一路颠簸,几天后,总算到了瑞丽。那时候,那边是有大赌场的,当地的朋友,就把我们带去赌场见识一下。在乱哄哄中,每人换了500块钱的筹码,说是娱乐,我刚好遇到了一个在门口执勤的一个武警,就没有去玩,和他抽烟聊天,从此,我们就成了朋友。

从瑞丽,是可以直接到缅甸的南坎的,手续很方便,一伙人就兴高采烈的“出国”去了。当地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导游,是景颇族,长得很漂亮,身着民族服饰。我们就一辆中巴车,伙同从昆明下来的30多个游客。临出发前,早饭就在瑞丽吃,瑞丽的小吃很出名,但找了很多小商店,就没有一家卖高度酒的,我和同去的一个好酒贪杯的朋友,就一人买了一瓶写着缅文的酒喝了,感觉一点也不辣。

想不到那酒可有后劲了,还没到南坎,两人在中巴车上酒力发作,总和导游女孩唱对台戏,还抢话筒声嘶力竭的唱歌。到了南坎后,我们不按照导游指定的景点游玩,两人到处乱串,还说,不要她管,否则,我们就不回去了,害导游女孩哭得眼泪鼻涕。

那些年,年轻,调皮呢。

时过境迁,这次去滇西,瑞丽是不准备去了,听说缅甸那边内乱在打仗呢,边防就不让出国了。

那就去腾冲好了。

〔三〕

从保山出发,大约50多公里的高速,一脚油门,就到了潞西坝上著名的怒江大桥。

这高速,在陡峭的山壁上修建出来的,基本是架桥和隧道。坐在车里,向外望去,身下的悬崖深不见底,沟壑纵横之中,只听得见呼呼的风吹,凄厉的回旋在耳畔。

新建的怒江大桥,横跨怒江两岸,不知道有多高多长,透过车窗外呼啸的风,依稀可以看到著名的怒江,从很远处游来,穿过大桥,又向远方游去。

我和几个朋友,就在怒江大桥上停下车,欣赏怒江的神韵,更感受这横架在山腰间的奇迹。双手紧紧扶着像城市高架桥一样的桥栏,感觉这桥还在风中微微摇晃。向下望去,看到弯弯曲曲的怒江,夹在高山和坝子之间,很多江段,深不见底,感觉人此时,是这么渺小。

怒江大桥头,一个建设得很漂亮的服务站,功能齐全。从这里公路就分开了,顺高速一直走,就是去瑞丽方向。转向一条老公路,就是去腾冲了。

腾冲的旅游,历来比较火热,这还要归功于电影电视,大张旗鼓的宣传滇西抗日的那些场景。当然,现在的人们,生活逐渐好了,很多人家都有车子了,有空的时候,都想去玩玩。

从未到过腾冲的人都知道那句广告词,“游万年火山热海,走千年古道边关”,听说这广告词,是请国内著名营销公司设计的,费用达上百万呢。

在休息站稍许停留,我们前往腾冲。

那些坑坑洼洼的路,那些来来往往的车,还有老公路边常见的情景,就是沿路村子里老百姓,在路边摆摊设点,卖当地的土特产。这路就难走死了。何况腾冲还有矿石,遇到那些拉矿石的大卡车,只能把小车停在稍宽一点的路边才能错开。

高黎贡山,耸立在怒江之畔。老公路,恰恰要翻越高黎贡山,这翻越,可费劲了,沿着羊肠子一样的盘山公路,像老牛爬坡一样,缓缓爬到山顶,再盘旋而下,如此艰辛后,才能到腾冲坝子。100多公里山路,我们行了近3个小时。

已经来过的朋友说,几年前,腾冲就在修二级路了,想不到,现在还没有修好。这也难怪,在这鬼地方修路,除非孙悟空来,否则绝对快不了。

腾冲,这边陲小城,史称“极边第一城”,确实不错,一个群山之间的坝子,像一块绿宝石,镶嵌在我们眼前。明代大旅行家徐霞客,年过半百而两次到此,写下了洋洋3万余字的游记,辉映着边陲的星空。

进入城区后,到处能看见的,就是“赌石”。听说这赌石,颇有渊源呢。因为腾冲离缅甸也不远,上百万年的火山,就孕育了绝世的玉石翡翠,于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有了赌石。最近一部孙红雷主演的叫《翡翠凤凰》的电视剧在播放这个故事呢。

其实,赌石不是石头的名字,是客商用钱买石头,当场切开,如果有玉或者翡翠,就发了,如果没有,就白出钱。当地人传说,“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之于此,就叫“赌”了。但我看到那些公路两边,市区街道上,特别是景区景点内外,那些拿来赌的石头,从几百元到百万元不等,看着都像从河里捞的普通石头一样。于是,一般外行人,是不敢贸然行事去赌石的,如果好奇心作祟,就买块价钱便宜的玩玩。

〔四〕

我到腾冲的目的,不是什么赌石,更不是万年火山,是具有历史意义的国殇墓园和和顺古镇。

这是我第一次到腾冲,关于这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古镇,我写过很多文章,但大部分是从网站上查来的资料。如今,身临其境,自然不放过自己心中所愿。

印象中,腾冲城,应该是一个在宋朝时期,也就是大理国的时候,就建成的一座石头城。想不到,和其他地方一样,在县城中,依旧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一起去的朋友说,那座古老的石头城在二战期间就全部被毁了,五百多年的历史遗迹毁于战火,令人痛惜。

我们前往国殇墓园。

这墓园,就在新城不远的南边,一座不太大但非常规整的小山包上。远处的闹市依旧,身边的叠水河静静流淌,来凤山和滇西其他地方的山没有什么不同。

进入大门,苍松翠柏,把一个个用火山石刻成的雕塑渲染得神奇迷离。远征军将士的雕像,巍然伫立,写信痛斥日寇暴行的县长张问德,傲骨铮铮,盟军的史迪威将军,风采依旧,还有在倭冢旁边,当地老百姓痛打日本鬼子的形象,栩栩如生。

忠烈祠端庄古朴,陈旧的屋脊上,已然蒿草摇曳,“碧血千秋”几个蓝色的大字,深深刻在石碑之上,数千名阵亡官兵的名字,布满了眼眸。

埋葬烈士骨灰的墓园,是一个圆圆的小山丘,苍松翠柏之间,顺着墓园的石阶缓缓而上,身边那些整齐划一的简易墓碑,刻着在收复腾冲城时阵亡官兵的官衔和姓名,墓碑上虽然已经苔藓斑驳,但我仿佛看到了那些持枪伫立的远征军将士,眼中透出的刚毅与自信。

历史已经远去,但每一座墓碑前,都插着一支淡鲜嫩的黄色菊花,就像佩戴在勇士们胸前,这是前来参观和吊唁的人自发献上去的。纵然时光老去,那些为了民族存亡而血洒疆场的勇士,永远活在当地老百姓心中,代代相传。

石头城也已经远去,但古色古香的和顺镇,吸引着南来北往的客。

不是说讲迷信,以前古人修建住宅,是讲究风水的,但凡出名人名士的地方,都是有山有水。和顺镇就是这样,依山而建,前面是一片宽阔的田园,镇前一条自然流淌的小溪。古镇的房屋是典型的明清时期的建筑,却融入了当地民族的元素,显得别具一格,感觉这时空,真的就回到了徐霞客年代。

可惜的是,很多东西,在历史的烟尘中,已然远去和破损,现代人就按照古朴的形式,加以修缮。而今,在小河畔用火山岩修建的仿古街道上,商铺林立,游人如织。

古镇古韵,仿佛还在讲述着远去的故事。

最吸引人的,是滇缅抗战博物馆,这是馆长段生馗先生,用了二十余年的时间,倾其所有收藏而来,向后人展示那段历史的。博物馆于2005年7月7日建成开馆,馆址就设在当年中国远征军20集团军司令部旧址,馆内大量的老照片、纪录片、史实资料、油画、连环画等,和馆藏文物一起,真实再现了那段历史,惊醒着世人,勿忘国耻。

滇西,这片热土,辉映在祖国西南边疆,腾冲,这充满厚重历史和人文的小城镇,正在演绎着新的篇章。

本文标题:滇西腾冲行散文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com.cn/mw/uhcxtttx.html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