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网专题页灵魂
有关灵魂的文章
  •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312
    2018-05-15
  • 有一种情绪叫漫溢,是根植于心灵与肉体的呼唤,那种纤愁细腻,那种柔弱无骨,那种婉约独特,真真仿如灵魂舞蹈的歌者,不断自空荡漾,不断至柔至绝,不断至情渲泻。 当此情绪产生之时[浏览全文]

  • 197
    2018-05-08
  • 冬,如约而至,在悠然的时光长河里流转着季节的韵致。深呼吸,张开双臂拥抱天地间最柔和的风影,我心,安之若素。 溶溶月光,我掬一杯最清的;细细清风,我拂一袖最柔的;亭亭梅花,[浏览全文]

  • 2887
    2018-04-23
  • 作者通过对玛格丽特这一艺术形象的塑造来表达对遭受社会摧 残与迫害的社会下层人民的深切同情, 尤其是对荒乱、 伪善社会现象的深恶痛绝, 并借此揭露和抨击当时社会男权主义下的等级[浏览全文]

  • 456
    2018-04-04
  • 灵魂的颜色 一次,舍友问我:人有灵魂吗?我抬起头对他打趣道:人没有灵魂,你看的玄幻小说是怎么写出来的呢?我俩相对一笑又忙起了手头的事。多年后,我才明白人不仅有灵魂,而且它还有属于自己的颜色。 灵魂,这带有神秘色彩的话题,或许很多人会认为这多少带上了些[浏览全文]

  • 358
    2018-01-28
  • 日照首届“净域杯”全国诗书画大奖赛由山东省阿掖山卧佛寺主办,如云诗苑编辑部承办的大奖赛,主题是以描写阿掖山卧佛寺的风景与佛教住世的慈悲精神为主,撰写丛林古刹楹联书法、诗词佳句、佛教相关的国画、体现人间[浏览全文]

  • 129
    2017-12-17
  • 他看起来 疲惫而痛苦,痉挛几下手臂 欲拉开电灯。周围 死寂在殡葬后的另一个漆黑世界; 另一个宇宙世界 他知道他在那里,只不过 如豆粒般大小颗粒,还没有点亮。 他挣扎几下 手臂 又停在灌满福尔马林黑色液体容器里。 前面,是黑道 放大一点,是黑势力。 突然,对面马[浏览全文]

  • 180
    2017-12-02
  • 不同物质的结构,矿质成份 与黑石 互不默认相掺杂。凿开我的沉寂; 我光泽已死,在一本书行间距离金属声音泪珠。 黑与白 二律论斗争。我见到了火焰; 心灵燧火 通明。双目发出识别黑道囚禁光明的不屈服。 与一座桥 相生存。更懂了流水曲折迂回; 而我只是桥墩, 不能擦[浏览全文]

  • 258
    2017-12-01
  • 一 十几年前,一个初冬的黄昏,镇上几个能把稻草说成金条的猪牛贩子,要请我的车去外地收购生猪。我问去哪里,要多久时间,车费给多少,他们都含糊其辞,这让我一路上感到不快和疑虑。 平时,我给他们跑车,一般都是在本市之内调运,至多也是在邻县之间往返。 “师傅,[浏览全文]

  • 257
    2017-11-30
  • 一、吃过了 暑假,三个孩子千里奔波来跟爹娘团聚。那一天有了一点空闲,我就领着这些中原腹地的乡下孩子在这座江南的城市里转悠。转商场,转公园,也转大的农贸市[浏览全文]

  • 150
    2017-11-27
  • 象不屈服的手臂 象折不断的根须 我站在水的钟声的马鞍;驮走黑势腐朽没淹灭的灵魂。 我抓紧泥土 啊! 每一滴水都将化成手臂与根须。 我为敲碎 而来 那头顶上的,头顶上的 团团黑势 我为唤醒 而来 那所有直立的秸秆与稻穗,叫醒它们 有个回归 我为梦 而发芽 一个梦生长[浏览全文]

  • 374
    2017-11-24
  • 在诗人平乏的世界里,今天,明天都只是昨夜的续章,单调的重复着,没有一点新鲜感。因为他的灵魂已然死去,独遗蛀空的肉体守望着这个了无生趣的世界,与它同生共死。 一、 暮色升起,对我来说,我的世界依然只局限于方寸之地,寄人篱下。无聊时,我喜欢用万缕情丝弹奏[浏览全文]

  • 345
    2017-11-21
  • 在画满的纸张上,我很不满意。 总是有遗漏声音 象寒星揭谜黑夜之光水;去洗尽人间黑势蹂躏的光泪; 绿茵叶片 打湿了黎明之前最冷最亮的那一颗启明星。 一个梦中 的呓语,如何 能捡拾起无数的残夜的祈福? 天上银河 永久,亘古。它们在天上,啊! 悄悄 而我的,总是能听[浏览全文]

  • 1021
    2017-11-11
  • 千年之前,古城之边,刀戈如林,杀声如雷,我与你相见,霓裳羽衣,高楼之上,你在跳最后一支绝世舞,明眸如水,碧波婉转,黑髻上粘着血污,在烈火中香消玉殒,化作碧烟一缕,消失在破损的山河之间,身着铠甲,我却无能为力,只能睁大眼睛看着,看着,直到眼中敌人大刀[浏览全文]

  • 346
    2017-10-24
  •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芸芸众生,佛法普度,一念智则般若生。在作者的眼里,众生皆佛,草木皆佛,受持佛陀的慈悲,智慧如海,吉祥安乐。佛说此生所有的相遇,都是前世亲人的久别重逢。红尘里,我们都是流浪的游子[浏览全文]

  • 6911
    2017-10-19
  • 总有一丝哀伤,能染进这生命里。用微笑掩盖并渲染,崆峒到连灵魂,最终也都只剩下荒芜,苍白一片。 那些所谓唏嘘的声音又能从何处,去寻来光明呢?有太多人都学会用微笑,来掩饰自己的悲伤。那一抹青春如一泓清水,只是如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追逐到源头处却,未曾有[浏览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