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爱情小说
文章内容页

兄弟,咱好好活着,不要爱情了

  • 作者: 木梓汐
  • 来源: 红袖添香
  • 发表于2017-03-20
  • 被阅读
  •   1、晚自习刚下课,强子叫住我们宿舍三人,带我们翻墙逃出去街边撸串。强子要了几打啤酒,一直闷头喝着,啥话也不说,看得出是心情不佳。我跟彪哥、阿斌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开口说啥好。

      终于,两瓶啤酒下肚后,强子红着一张脸,醉醺醺的跟我们说:“哥们,能借点钱给我么?”

      我们同时愣住了。

      并不是因为他开口跟我们提钱,而是我们很不明白,这个富二代怎么会突然之间要跟我们借钱呢?前天他才买了台最新款的苹果7啊,还买了一辆宝马呢!我们纳闷,是家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终于,彪哥发话了:“强子,借钱是小事,可你得告诉我们出啥事了啊?”

      阿斌接着道:“对啊强子,我们都知道你是不轻易找人借钱的,是家里发生啥事了吗?”

      强子举着酒杯笑了笑,说:“我谈恋爱了。”

      这话像枚炸弹,原地爆炸,将我们几个都炸焦了。

      我忙问:“我们咋不知道呢?谈恋爱跟你借钱有啥关系?”彪哥跟强子也不罢休,硬是要他说个所以然来。

      最后在我们几个威逼利诱下,强子终于放下酒杯,轻叹了口气,说:“有时候啊,再多的钱在爱情面前也不够呢。”

      原来,强子喜欢上了一个大二的姑娘,那姑娘长得像现实版的范冰冰,特娇媚,还有一身撒娇的本领,靠着迷人的长相以及这张甜嘴蛊惑了多少男人心。强子就是其中一个。而她答应跟强子在一起也是让强子始料未及的,用他的话来说,我既没钱又没长相,她能跟我在一起,简直是修了八辈子的福啊!

      跟强子在一起第一天,她便坐在强子大腿上,眨巴着那双桃花眼,敲打着他的胸口撒娇要他带她去买衣服,幸福来得实在是太突然了,强子鬼迷心窍,掏出一张金卡,带她来到最高级的服装店,让她疯狂地刷个爆。最终的结果呢,整个店的衣服都快给她包完了,强子正准备叫她一块去吃饭,她却叫来几个闺密,说要跟闺密去逛街,将强子给赶走了。

      第二天,她故计重施,说自己的包包坏了,要买包。强子有点儿不乐意,她更厉害了,直接捧住强子的脸狠狠地吻了上去,几分钟下来后,强子再次失了魂,带她来到包包精品店,购买了几个价值不菲的名牌包。

      第三天,苹果7上市。她更聪明了,并没有像前两次那么直接,而是在跟强子逛街时,趁他不注意,故意将手机甩出去摔烂,然后哭哭啼啼地说怎么办?强子自然心软,见不得她哭,于是豪言道明天给她买个苹果7。

      这几天下来,强子父母给他的银行卡几乎透支,他卡里就剩那么一两百,还不够自己吃喝。

      “靠,强子你找个皇太后呢!”彪哥忍不住吐槽,脸色异常愤怒。彪哥其实比我们大两岁,他牛高马大,东北汉子,因为性子急,经常跟人打架,被留两级了,说起话来也特直接。

      “你很爱她吗?”我问强子。

      他点了点头。

      “你认为她爱你吗?”我又问。

      他像被人戳中心事,脸色一下子变了,语气生硬地说:“我只知道我爱她。”

      “行,我们几个借钱给你。”我说得特别轻松,彪哥跟阿斌用怪异的眼神望着我,似乎在说,不但没劝他俩分,还凑合呢!

      后来,我把这酒钱也给付了,并一同回宿舍将银行卡里的钱取出来凑给强子。其实我们宿舍的几个家庭生活也不错,说到借那是小事,主要是强子把这笔钱借去给另外一个女人花,我们觉得特不值,就像彪哥说的:“真包了个情人呢!”可我们也不劝他们分,毕竟双方都是你情我愿。

      2、我们三人凑了将近有两万块给强子,他当天写了条借条给我们便匆匆忙忙地走了。其实我们都挺想见见他这女友,到底是何方妖怪,能将一个富二代弄破产,但强子不乐意我们看到,更多时候他回来宿舍,我们几乎不谈他跟他女友的事,生怕我们会对他这女友不满意,或者是已经知道我们会不满意,所以谈恋爱了也没跟我们说。

      这两万块钱,没两天又给对方花光了,听说特的逃课去韩国买化妆品。强子也不好意思再跟我们借,干脆自己逃课去外面打工,学校附近有在搞建筑的,他每天都会跑去那扛砖头,搬水泥,将他活生生累成一条哈巴狗。

      有天,我跟彪哥打完球回来,发现洋子正坐在床头狼吞虎咽地吃着泡面,看到我们,他很不好意思。

      彪哥冲过去,打掉他手里的泡面,嚷一声:“去你大爷的,净吃这些没用的东西,走,哥带你去吃大餐。”

      几乎是不等他拒绝,彪哥已经拽着他出了门。

      其实我们宿舍的几个都知道,强子一向最讨厌吃泡面,有钱那段时间,他哪会吃泡面呢,天天大鱼大肉,把自己养得肥肥嫩嫩,可现在,从他干燥的脸庞上我完全看不出嫩这个字。

      彪哥带着他进了一家中等饭店,叫了好十几个菜,让他放肆地吃。

      那刻,我看见强子坐在椅子上,目光浑浊地望着满桌子的菜,他一个没忍住,狠狠地吸了吸鼻子,红着眼说:“谢了啊哥们,改次一定请你。”

      只是中途,他还没吃几个菜,又被工地的人叫去搬砖了。

      彪哥问我:“你知道是什么让他变成现在这样子么?”

      我说:“女人。”

      他又问我:“你还想谈恋爱么?”

      我正想说不是所有的女人都一样时,彪哥已经恶狠狠地拽紧拳头,说:“要被我知道是哪个女人,我一定灭了她!臭不要脸的婊子!”

      搬砖一个月后,强子领到了微薄的工资,他乐呵呵地跟我们说着,最后却不好意思地跟我们说还不能还给我们。

      我们倒无所谓,随着他。

      “是不是又要给你女友买东西啊?”阿斌用不屑地口吻问。他没听出来,乐呵呵地穿着刚买来的新衣,说:“我们今晚去看电影,你们先睡吧。”说完,衣领上的牌子还没来得及剪就跑掉了。我们三个偷偷商量着要跟出去看看。

      也就是那天晚上,让我们真正见识了他的女朋友。

      当时天色已晚,冷风徐徐,为了跟踪他们,我们几个站在电影院旁冻成三傻逼,脸色都白了。终于,等了一个小时,他俩从电影院走了出来。

      我们看见强子身边站着一位非常高挑的女子,明明已是大冬天,却露出一条修长的腿,穿着红色大衣,涂着大红色的口红,走路非常妖挠,远远望去,似一朵艳丽的夜色玫瑰,经过她身边的男人纷纷停下脚步回头望她。

      而再看看强子,他卑微地跟在她身后,帮她拎包,她从身后扔来一件衣服,他便立马弯腰接住,甚至让我们目瞪口呆的是,她的红鞋脏了,强

      子立马屁颠颠地过去用自己的新衣袖替她擦拭,把自己低贱成这样,我们为此感到非常气愤!

      “我不敢找女朋友了。”阿斌哭丧着脸说。

      一向豪情仗义的彪哥在这个时候倒沉默了,他从兜里掏出一支烟,点燃叼在嘴里,大概吸了三分之二后,望着他们远去的身影,他才用嘶哑的声音告诉我们:

      “那女的……其实是我前女友……”

      “What?!”

      3、彪哥告诉我们,这个女人其实是被人包养的情人,当年她跟他在一起,完全是因为钞票,她很厉害,能将你的魂勾走,也能与你速战速决,你一没钱,她就跟你拜拜。

      “当初我跟强子是一个样,不过我没他那么痴狂,知道她是为了钱才接近我后,我直接将她甩了,后来才知道,她其实一直都被老男人包养着。”

      “那我们强子怎么办?”我们很担心地问。

      “你们也看到刚才强子那卑微的样了,或许没多久,这个女的就会将他踹了。”

      说到这,彪哥沉默了。

      我们往外一看,是强子回来了。他没听到我们说话,嬉笑着问我们怎么还没睡?

      我们一边用忧伤的眼神望着他,一边将拳头握得咯咯响,替他刚才懦弱的行为感到特别不爽,特想将他暴打一顿!

      然而,不等我们暴打他,已经有人替我们打了。

      那正是包养那女人的老男人。

      我们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打的,只知道那天强子回来后,鼻青眼肿,嘴巴歪了,脚也瘸了,非常狼狈,他望了我们一眼便载倒在地。

      我们拨打了救护车将他送去医院。这事闹得有点大,校长被激怒了,如果不是看着强子家有给学校捐款,从医院出来后他肯定进不来学校的大门。

      因为这事,校长还特地将远在西洋彼岸的强子父母给请来了,他的母亲非常强势,找上那个女人,将她踹了好几脚,扇了好几个耳光,甚至还将她的裙子扯烂,如果不是我们几个上去拉,真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

      强子在医院休息了一个月后就回来学校了,因为双方都有背景,都没被勒令退学,强子并不知道他母亲来学校的事,一出院又屁颠屁颠地去找姑娘,结果遭姑娘狠狠地甩一巴掌,甚至为了摆脱他的纠缠,在大街上故意把他按倒在地,脱掉自己的衣服,大喊:“强奸!”

      强子就这样被拉去了派出所,拘留了一个星期。

      出来后的强子完全变了样,胡须比头发还长,双目无神,瘦得似非洲难民。我们几个去接他,本来说要好好吃一顿,结果趁我们不注意,他跑了,这一次,他像疯子一样,边跑边喊,我们生怕他出事,紧追过去,结果还是没拦住,让他站上了一家酒店的最顶层。

      4、“我要见雪儿。”这是他站在楼顶边缘说得第一句话。

      我们吓坏了,一边报警,一边开导他。

      彪哥见不得这场面,拿着棍子一边靠近一边大声吆喝他:“跳啊!你他妈有本事就跳啊!”

      “我要见雪儿,你们让我见她。”强子快要哭了。他喊的时候腿也动着,我们生怕他真的会跳下去。

      好在很快警察便来了,身后跟着那个女人跟一个老男人。强子看到她,终于控制不住,泪洒了一脸,卑微地求着她,让她别离开他。

      警察让雪儿好好劝导他。我们也正有此意,没想到,她却站在他面前,搂紧身边的男人,大声地说:“何强,我求你别再来骚扰我了行吗?这才是我男友,你何必闹到这种地步呢?”

      “不,雪儿,你说谎,你明明爱我的。”强子激动地猛摇头。雪儿听不下去了,加大声音对他吼道:“你要是这么认为,你跳啊!跳下去死了算了!我告诉你,你就是死了我也……”

      “我打死你这臭婊子!”不等她说完,阿斌拽起身边的扫帚气势汹汹地朝她砸过去,她边跳边喊,最后两人被他怒气冲天地赶了下去。

      也就是在这时,趁强子望着他们发愣,彪哥冲上去,将他一把拽下来按倒在地。他命令我:“快去拿绳子来。”

      我把绳子拿来后,彪哥将强子狠狠捆绑住,将他扛下楼,留下我跟警察解释发生的一切。

      后来我回到宿舍,发现彪哥跟阿斌坐在床头啃瓜子,我有点儿恍惚,忙问:“强子呢?”

      彪哥指了指洗手间。

      我一冲过去打开门,发现强子被捆绑着坐在地上,头顶上的热水器正对着他狂喷。我焦急地要关掉热水器,却被彪哥制止了。

      “他必须要好好清醒!”

      “可这样会出事的。”

      “他妈离开前就交代我,要替她看好这家伙,哪个做母亲的愿意看到自己的孩子这样?”

      我无言以对。

      强子被热水器喷洒了将近一个下午后,彪哥终于替他松绑,给他换了衣服,借食堂阿姨的厨房烧了一桌子好吃的给他吃。

      强子似乎也清醒了不少,跟我们一个劲儿的道歉。

      彪哥感慨说:“兄弟,你只要记住你今天这样子就行了!”

      强子不好意思地笑了。

      酒还没开始喝,宿舍有人敲门,彪哥起身去开,结果外头传来一阵激烈的争吵。

      我们起身看来人,竟然是雪儿。

      她要见强子,彪哥不让她见,硬生生地将她推倒在地。我跟阿斌尽可能的拦住强子不让他出,可他还是挣脱出我们的魔爪,冲过去举起拳头砸了彪哥一拳,朝我们吼:“以后我的事你们别管!”

      我感觉我们在做梦,望着桌面上冒烟的饭菜,觉得特别讽刺。

      5、强子跟彪哥在那天,因为雪儿的到来,使他们的关系彻底决裂。那天,强子跟彪哥两人躺在地上扭打成一团,我们拉不住,雪儿还站在门口叫着,我跟阿斌抓起桌面上的空罐子朝她猛地砸去,见她还不走,阿斌甚至进里面拿了把菜刀出来恶狠狠地朝她过去,雪儿见了,脸色大变,尖叫着离开了。

      因为这事,彪哥被勒令退学,眼看着今年就能毕业的他,又得重头开始。

      强子也被计了大过,校方已经在联系他的父母将他带走。

      我们的宿舍一片狼藉,阿斌见后,悲愤地哭了。

      他说:“何强,你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懦弱的懦夫!我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才会跟你同个宿舍!你他妈怎么这么自私!彪哥被你害退学了,你满意了吧?”

      强子坐在地上没吭声,狠劲地扯着自己的头发。

      彪哥也默默地收拾着自己的行李。

      而他转身要走时,我跟阿斌扑过去将他狠狠抱住,都说男人流血不流泪,但那刻,我们是真的抱着他嚎啕大哭。

      “彪哥,苦了你了。”

      彪哥拍着我们的背,没好气地安慰:“嘿,都干嘛呢一个

      个的,又不是以后都见不着了,告诉你们,只要你们想见我,一个电话打过来,再远我也赶过来见你们!”

      我们哭得更凶了。

      这个时候,强子却跑了出去。

      彪哥赶紧推开我们,说:“你们别这这样了,快去看着强子,等下又不知道他会闹出什么事。”

      “不,我们送你出去。”

      “送你大爷!快去看着强子!”说完,将我们推出门,望着我们离开后他才拉着行李箱走了。

      那天强子并没做什么事,只是坐在外头吹了一夜的冷风,我们陪他坐着,直到天微亮,他才红着眼眶问我们:“彪哥呢?”

      我说:“走了。”

      他没忍住,抱着我哭得像个孩子。

      6、后来,我们大四快毕业的时候,雪儿再次厚着脸皮来我们宿舍找强子,她说有事跟强子说,强子也没拒绝,跟她一块出去了。

      那时的强子已经从失恋痛苦中走了出来,早已不是之前颓废的强子,现在的他仍旧是没爱情前的富二代。

      为了知道情况,我跟阿斌悄悄地跟了过去。

      强子把雪儿带到一家高档的餐厅,隔着玻璃窗,我看见雪儿哭得很厉害,为了听清楚他们的谈话,我们冒充顾客进去挑了离他们最近的位置坐下。

      雪儿说,其实她是爱着强子的,之前是因为有那个老男人在,不敢开口,怕一开口,他又会找人打他。她希望强子能再给她一次机会。

      阿斌听到这,已经按耐不住起身了。我赶紧将他拉住。

      再看看强子,他低着头,紧抿着嘴唇,大慨是雪儿的话使他心动了。

      “你真的爱我吗?”他突然问。

      “你要相信我。”雪儿握住他的手。

      轮到我看不下去了,正要过去,却看见强子站起身,甩开她的手,端起桌面上的白开水,泼向她的脸。

      “抱歉,我不需要情人。”

      留下这句,强子酷酷地离开了。

      我跟阿斌赶紧追出去,从身后勾住他的脖子,朝他竖起一根大拇指。

      “干得漂亮!”

      “早就知道你们了。”他白了我们一眼。

      “很好,这次没让我们失望!”

      强子忽然停下脚步,环顾四周:“我好像听到有人叫我。”

      “你听错了吧?”我们一头雾水的跟他一块张望。

      接着,我们几个的肩膀被人从身后各拍了一下,一扭头,熟悉的大脸在我们面前欠扁地笑着。

      “彪哥!你怎么在这?”我们瞪大眼,不约而同地问道。

      “想你们了啊!走,喝酒去!”

      于是,我们几个一路嘻嘻哈哈,勾肩搭背地前往路边摊。

      坐下后,彪哥为我们倒满酒,举起酒杯,站起身大声地跟我们说:“记住兄弟们,无论将来怎样,我们都要好好活着!那些所谓的爱情,让它们见鬼去吧!”

      我们站起身,撞向他的杯,用坚定清亮地声音说:“对,必须要好好活着!”

      周围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们,彪哥也被我们严肃的表情逗笑,看他笑,我们也跟着笑,四个人像疯子一样,站着举着酒杯笑弯了腰……

      本文标题:兄弟,咱好好活着,不要爱情了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com.cn/article/96825.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阅读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