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我半世痴狂

  • 作者: 木楠
  • 来源:美文網
  • 发表于2018-04-17
  • 被阅读442
  •   姥姥曾告诉我,佛度众生,世间七苦最苦莫苦求不得。我不懂,我认为世间凡俗事之物,只要用心,凡可求得。最终沉浸在这欢愉之中,何来苦?

      可最终,是我忘却了过程。

      楔子

      我从幽灵谷中出来,踏过无数同门尸体,来到往生殿,看着你拿着长剑刺穿姥姥的身体,那么决绝。

      “不------”,绝望、空旷、凄厉地声音响彻整个幽灵山。我抱着姥姥越来越凉的身体,用力圈住她,想让她身子暖起来,。你却冷笑地看着这一举动的我,不曾想与我眼神相交,这一双曾让我感到幸福幸福无比的眸子,如今空洞,波澜不惊的面庞下,再无任何神情。我轻轻放下姥姥,走到你面前:“上官子桑,你有没有穷尽一生,不顾一切的爱过一个人呢?”

      一

      那时正值二八芳华的我,按捺不住对山下世界的好奇和向往,不顾姥姥的反对,怀着满满的兴奋一路奔跑下山。山下的杜鹃花,火红似血,妖艳无比。一旁的清潭澄澈分明,坐在青石上,光着脚丫,一边玩水一边看着深潭里的影子,整理面容,突然一个少年从水中冒了出来,我急得又羞又恼,叉着腰吼道:“你是谁?为何藏在这水中?”

      你却漫不经心的甩了脸上的水,嘴角一歪,一副戏虐的口吻道:“小生,上官子桑。”你上岸后,仍是风流公子般,雪白的衣衫半敞着,露出结实的胸膛。长年关在幽灵山中的我,何曾见过这样的男子。赶忙别过头,你却不以为然,走到我跟前:“小生刚才无意冒犯姑娘,我看姑娘也是大家闺秀,如果今日之事有损姑娘名声,小生定当对姑娘负责。”我惊恐的木着,你却笑得更开心,用手弹了我脑门一下,说着:“傻姑娘,看你这么可爱,带你浮生浅醉梦一场。”

      二

      上官子桑,你或许不知道我有多感激你能带我看尽人世繁华。我从没见过大街上人来人往的景象,没见过摆在桌上的小玩意。所以总会开心得大叫一声。这时,你总会往我脑门上一弹,笑我土,说后悔带我出来什么的•••总之我是乐在其中。

      转眼已是数月,我与你分别,回到了幽灵山,被姥姥禁闭在幽灵谷中。幽灵谷是幽灵山的禁区,绝无人烟。我以为从此与你恐不复见,谁知你竟然来到这幽灵谷,还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慵懒的斜靠在青石旁,夕阳的余晖铺散在你精致的五官上,摄人心魄。我看的入了神,你靠近我,往我脑门上一弹:“傻姑娘,瞧你那样,不会是被我迷住了吧,我可是不会喜欢傻丫头哦。”我心虚地别过脸,吼着:‘‘才没有呢。”

      此后几天你都会来,同我讲江湖趣事。华灯初夏,一起邀月赏星,你说天上的星星都是小嫣。可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对我来说:最美的星空藏在你眼睛里。

      三

      这些年来倾尽一生,只想做个有你的梦,可我不管怎么努力,梦的尽头始终没有你。

      那天,我就这样静静地抱着姥姥,望着你的背影渐渐远去,直至消失在我眼前。把姥姥的尸体安葬后,清理同门尸体时,发现空然还有气。空然是我的师妹,也是这场屠杀里唯一幸存的人。

      后来,空然告诉我这灾难的原委。空然送药给姥姥,无意中在门外听到你与姥姥的对话。

      原来姥姥早已知晓你与我之事,你接近我只是想取得女娲石。

      我的身子体寒,不得已姥姥才将女娲石封印在我体内,方可保我一命。姥姥嘱咐:若女娲石不在我体内,我将命不久矣。

      夜晚,我望着星空不禁冷笑,这诺大的幽灵山,如今只剩下我一人。疼爱我的姥姥,这世上我唯一的亲人••••我爱的不过是戏,曲终人散,梦一场。我真是傻,傻得可悲。

      四

      你把我的人生搅的天翻地覆时,又销声匿迹,这两年来,我一直在找你,我一定会亲自手刃你。

      待我再见你,藏在水中的少年早已不是当初的模样,已成九玄观的道长,气度沉稳,清风道骨。我看不清你面上的表情,这世上最毒的,不过是一个人的名字。像“上官子桑”之于我,也像“姜嫣”之于你吗?我不觉想笑。

      我渐渐走近你,袖中的匕首迅疾的刺进你腰间,你还是如一往冷静。“我问你,上官子桑,你可有爱过我,可曾有一瞬间想与我厮守?我是真的爱过,想过。”你不语,我还真是傻啊,直到现在,还不肯放手。

      你却突然跪下,‘‘小嫣,是我对不起你,我并非想杀姥姥,我也不想这样。我知道女娲石在你手上,求你给我,只要你给我,我定会任你处置,决不食言。”

      五

      上官子桑,我对你的感情是你无法想象的深。既然我无法杀了你,那么从今天开始,我们就相互折磨到死吧。即使痛苦,也不再是我一人,不是吗?

      成亲当日,你我沉默不语。我心里想:就这样吧,上官子桑,我用余生换你片刻停留,永世的追悔。我把女娲石交予你,你激动地拥着我说:小嫣我会照顾你,等我。

      数月后,你仍没有回来。没有女娲石,我的身子每况日下,白了头,容颜已不再。长案孤灯,半世牵挂,消瞬即逝,君可知我意?

      六

      再醒来时,空然坐在床边,说我已昏迷了半月之久,我没心思听她后面的话,我只想知道上官子桑有没有来看我,空然没有回答。

      “罢了”空然让我起来梳妆走走,镜中的自己,黑了发,容颜恢复如初。我简直不敢相信,正当开口询问空然,房里走进一个女子,甚是年轻。她说她叫上官叶熙,上官子桑的妹妹。

      七

      上官叶熙走近我,拉着我的手,神色复杂的说:“姜嫣,哥哥做的那些都是为了治我的病,但哥哥是真的爱你。在你昏迷的那段日子,哥哥差点疯掉。寸步不离的守在你身边,夜晚就抱着你一起看星空。每当夜深,哥哥就会烂醉在酒窖。在得知可用九曲珠救你,我才看到他久违的笑容。哥哥把他的灵魂附在九曲珠里,封印在你体内,保你岁岁无忧,与你永不分离。哥哥想问你,事到如今,可否原谅他?”

      八

      上官子桑,而后青山绿水,滚滚红尘,再不复有你••••••

      本文标题:敛我半世痴狂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com.cn/article/1709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