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网首页文章百家杂谈
写给:国家扫黑除恶的深思

写给:国家扫黑除恶的深思

  • 作者: 薛洪文
  • 来源:美文阅读网
  • 发表于2018-02-06
  • 被阅读361
  •   立春节气已过了,说冬应是残冬吧!

      关于“残冬的事”不会太长了。

      我是这样想,也应该这样去想的,既然这样想,就会反复重复地说:“阴杀不了阳,繁殖的阴气砌垒冷与黑的墙壁势力也该消退了”。这些话一直寄存占满2018国家扫黑除恶的翘首之望。

      我的故事是有能力说服阳光的,早春的脚步走进冬天会孱弱于冬日四壁的冷的反扑。譬如,近些日子来,我比以前更加被监视,甚至个人微博及其它互联网上帐号频繁出现异动现象,其言语不需多语,自然有其相关暗藏手法移影。想来,大概是因为我所写下了大量的揭露批判南阳油田矿区黑社会形态及发育现状,正如早春的阳光会被冷风团拆解,融冰也需十尺光,吹寒也需万条绿。

      这样的事,细说来:

      更能遮挡春光的是变异的势力,角落灰尘是容易生出蜘蛛网的。说深一点,变异发育形态比较完整的,有这样的黑势力大量采用联盟结构形式,联盟一个网络结构黑势力,变成人间一个地下黑行业,用他们联运方式积累的各种庇护势力资源,达到有案件不能侦破,蜘蛛网为其洗罪洗迹。

      破坏力,自然是国家扫黑除恶,这打黑风暴只能拔掉发育不完整的,处于早期形态的黑恶集团。而更潜水于深水区的如一条嗜血凶鲨,更残忍的更高级形态的以谋杀为职业的黑行业,是不能轻易缉拿归案的。打个比方,这些人能用现代高科技手段对锁定目标对象,进行长期隐形的残害,直至到杀害;又能毁灭作案痕迹,包括惯用征服人们心理的伎俩,如矿区田间人们相信“黑社会”是惹不起惹不得的,得罪了会如他们黑规刑的判了死刑罪,活着一天也不知道会有没有第二天。

      破坏力,单一点来说是对国家扫黑除恶的挑战。深远点说:

      就是,他们惯用无痕迹杀人的手法,创造了一个恐怖的社会恐惧心理,老白姓恐惧他们,不敢说,也不能说,再加上说者是很少能存活下来。自然,国家扫黑除恶就不能挖尽,也不能除根,反之,恐怖气氛占满了人们日常生活的心理,法律信仰必然弱化,人们幸福感、安全感、及时代进步获得感,何能谈得起呢……!

      另一个方面,这个盛世时代的正气能量会受到极大冲击与重创。若,天下都让黑形态的恐怖思想疯狂繁殖占满,那么,中国失掉的恐怕是东方人的文明灵魂与正风骨气,五千年铸造的民族精神也会失落而去,历史上信奉儒家及百家,现代信仰马列、毛泽东思想的共产主义信仰,也会散落一地,国家的民族精神要想恢复,估计怕是百年也难得修复的!

      今天,写下这一笔文字,不言我的生与死,不言我的家人安与危,只道出了一个能引起社会“警觉,关注”的现实,现实中变异出来的历史怪物,一个平静水面下潜伏的巨大国家民族命运危险。

      我想我与家人在危险中,就是砍了头,碎了骨,也应该说是这个社会长期忽略掉的面临的潜在危险意识的一个悲剧人物故事,国家危险状态正向爆发前的空气一样,能证明的,不可辩论的正是他们颠覆国家与民族的危险点燃点的到来!

      关于“残冬的事”,我想不会太长了。

      期盼正在悄悄地说话,春进一寸,阴扑一尺,必然之事大致也如此罢了,这些交错对抗中,阳春毕竟是不会滑进一个残冬的逆行道了。

      本文标题:写给:国家扫黑除恶的深思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com.cn/article/1669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