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行海螺山

  • 作者: 暖月
  • 来源:美文阅读网
  • 发表于2018-02-02
  • 被阅读893
  •   周日的早晨一片宁静,空气如果冻般晶莹,满眼的绿铺天盖地,统治着充满希望的季节。小路静静地伸展在翠绿之间,小鸟欢快的鸣叫清脆又嘹亮,鸟儿们要把心里的话表述给人们:新的一天要从快乐开始。

      候车,邂逅一束阳光,心里倍感温暖。在朝霞默默的注视下,开始一天的行程。出行,是既定的一种生活方式,从繁忙中脱身,获得短暂的轻松。人的生活需要调剂,让常紧的心理发条暂时放松。

      巴车西进,直指太行,只有大山才能承载澎湃的激情。随着车轮滚动,车窗里飘出一路笑声。倏然间,可爱的大山又一次横亘在眼前,依然是巍峨,依然是壮阔,一层一层的山体象涌动的波浪。

      石楼,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数不清多少次从这里经过,数不清多少次从这里攀登。在石楼小村,眺望西侧山岭,茫茫山岭之间突然凹出一个缺口,其状貌极象一把斧头,人们取其名为“鲁班豁”。这里旧时是翻越山岭的“官道”,而今成了登山锻炼的一条经典休闲线。要攀登鲁班豁必须从石楼开始。

      一条缓坡斜道直指那个豁口,看似咫尺实则遥远。400米左右的高度,缓长的登山道路,很适合登山运动。两座小庙把整条登山道分为三段:下段较长,坡度最缓,正好热身;中段略短,有斜坡和台阶交替,难度略有增加;上段最短,多为“之”字形的石阶,难度最大,相当于跑步比赛的冲刺。这样的安排与运动规律不谋而合。

      当置身于山林中,周围是起伏的山岭,满眼是绿色的林木,那是完全有别于城市的境界;有可爱的队友相伴,一起呼吸新鲜的空气,一起感受攀登的过程,一起欣赏美丽的风景,是何等愉悦的心情!快到顶时遇到三位当地的中年妇女,她们是去老祖庙进香的,手里还提着满满的一兜“金元宝”。攀登鲁班豁,南下老祖庙,我是曾经体验过线路强度的。她们心中有目标,行动就执着;虽然路途迢迢,虔诚之心不改,用一身的疲惫换取心灵的轻松。足见信仰的力量。

      站在鲁班豁口,面对鲁班神庙,不由忆起几年前的情景。那是夏日午后,携同事一起攀越鲁班豁,当走到半山腰天上下起雨来,雨越下越大,当我们到达鲁班庙时已是大雨了,我们就是在鲁班庙里避雨后才下山的。我以为,神对人的庇护和人对神的敬畏不能全归为“迷信”。

      从鲁班豁往南,沿山体右侧前进。林中小路、纯净的空气、幽静的环境,引发曾经浪漫的回忆,那是一种幻想的情形,人在幸福里。道旁的点点草花引起了我的注意,那是一种淡紫的小花,花絮非常奇特——像跳跃的娃娃鱼,像飞天的仙童……我暗暗赞叹自然造化的细微与精妙!

      再次拔高,拾级而上。石阶顶部有座小庙,庙前一棵古松造型优雅。美女们岂能错过展示的机会,把美丽与激情一起绽放在不老松里。上到山顶,顺着土石公路蜿蜒向南,左侧是紧依的满坡林木,右侧是太行峡谷和西侧山体,近处是如洗的阳光,远处是轻岚中朦胧的山峦。山顶漫步的感觉真好,超凡脱俗,整个人包括心情好像全被漂洗过一般。

      一座山峰高高地崛起,这就是海螺山,第三次拔高不可避免。松林里穿行,松针满地,海拔千米的层次截然不同。阳光朗照登峰路,阴处密藏四月雪,这是高处的清凉。在这海拔1650米的峰顶,曾经还有人家,但现在房屋已经废弃,土地也已荒芜,显现出野味的荒凉。“饮马槽”不知曾经何为?现在成了驴行的标志点,在这里进餐小憩已经可以认为是海螺山登顶了,但严格来说,还不是,因为还有最高的山尖。

      既然来了,岂能留下遗憾?继续攀登是我们不二的选择。小巧精致的攀岩,巨大的奇石观瞻也只能在最高处才可领略。海螺山峰顶是一片极为狭小的区域,上面除了两棵小灌木外,没有任何可以攀扶的东西,西南一侧便是绝壁悬崖,万丈深渊。只要人站在上面就会不寒而栗,更不敢探头向下观看了。但站稳了脚跟,尽情欣赏四周美景,有“独领风骚”之感,也许心里会油然而生山川皆为小,唯我独为尊的自豪感;山河壮美如画,指点江山如弈;“至高无上”、“伟大”诸如此类的形容词在我的脑际不断闪现。在这离天最近的地方,不可不摄影留念,在我的相机里留下了一张张珍贵的照片。

      海螺山,我确不知你名字的由来,也许是你的形状,也许与你的形成历史有关。但海螺山我已来过,我已到达了至高点。下山的路还很长,三亩地是这次驴行的终点。其实上山也好,下山也罢,目的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过程;正如人生,人生并不需要多么辉煌,而是应该快乐生活每一天。

      回家,依然经过翠绿掩映的小路,小鸟的脆响还在。我猜想,小鸟也一定度过了快乐的一天。

      本文标题:出行海螺山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com.cn/article/1663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