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网首页小说微小说
三个城市女人的风采

三个城市女人的风采

  • 作者: 燕飞翔
  • 来源:美文阅读网
  • 发表于2018-01-11
  • 被阅读1773
  •   城市的繁华与美丽,给人们带来了生活上的便利。A、B、C城女人的故事,她们三人给人们演绎了以下的感人故事经历。

      A城,临近南海,朝向太平洋,南亚热带及热带的气候,在日月的时间里常侵蚀这座酷热而又潮湿的城市,她来到A城时间已有足十年了,女人爱打扮,爱梳妆,过去她还没来这座城市,喜欢与人沟通和攀谈,不管她怎样变化,我们跟她接触时,管叫她“月子”。

      B城,位于华北平原的西北边缘,由于太行山及燕山山脉的交会,年降水量仅约644毫米,在暖温带半湿润大陆性季风气候的影响下,她从小生长在这座绚丽多彩的B城市,干涸与沙尘暴的弥漫磨练了她的意志,家乡人遇见她,爱称她“亮子”。

      C城,一个城市代名词,中国的中南地区或华东地区,不过不管这座美丽城市经纬度怎样移位,这个饱经风霜的女子,她生活在这座社会片言只语的C城里,人们驻足与她话语时,尽嚷她为“芳子”。

      人们常说:“一个男人一根桩,三个女人一台戏。”A城的“月子”,高中年代她爱梳妆打扮,飘逸的身段,妩媚的胯下,天生了她美人的身躯。她是中学学生中的文艺骨干,那个时候第一次与她接触时,靓丽的“月子”,她代表中学文艺宣传队,在慰问单位演出台上,向工人大哥大姐、叔叔伯伯们演出报幕。也不知从什么方位,在演出中,台下一位男生向台上大叫:“‘月子’!你真棒,我们都爱你。”霎时,人们把注视的目光,投向这位尖叫声源的发响地,然而台上的她,泰然自若,台下观众,口哨哗然一片。后来亲近与她交谈时,梳妆打扮、仪表爱心讲究的她,“月子”的确是一个招男人喜欢的靓女人。

      星移斗转,“月子”从大山脱离学生年代留念的职工子弟学校,在城市大风大雨改革中,她来到了A城。中国南方改革最前沿最及早的发源地,——珠江三角区,A城在改革浪潮中,这座开放性时代脉搏紧凑的A城市,它展露在珠江三角经济区域内,“月子”感应时代迎合了A城对她的挑战。

      天生我才必有用,娇媚与舞姿造就了“月子”在A城的成才事业,“月子”打拼在A城,在A城她争取主动,拿下异省中师教育专业自学考试文凭,另则又熬受了A城春季潮湿而夏日酷热的自然条件,凭着“月子”漂亮的天赋与一口流利普通话的功底,在A城找个单位不是难事,“月子”不忘人性内心的本质,她经过参与社会公益活动和自身的努力,找上了她称心如意的职业,在A城受聘于郊区的一个山村小学。

      第二次与“月子”见面时,她满口用粤语对我们说:“她已经调进了A市城里,在A市城里的教育机关里工作。(此句为粤语话)”我们说“月子”你的爱情如何?而“月子”,她又用标准的普通话对我们说:“我,……,我还是与那个追随了我多年的那个丑男子,对上了象。”在A城,“月子”的事业和爱情现在都很美满。

      秋天下临,干涸与沙尘暴是B城天际弥漫常有的事。“亮子”在B城,从小到大生活在这座万花的B城里。小时候的“亮子”她最爱迷恋B城秋天燕山脚下的香樟树,“亮子”爱山,爱秋天山上的景色,一到星期天,“亮子”就要拉上爷爷的手,要爷爷与“亮子”一起到燕山山脉脚下去看香山,香樟树在秋季里,浆果呈暗紫色,全株香樟树香气迷人,虽然干涸与沙尘暴,在秋天侵打着香樟树的树干,可是“亮子”,对B城燕山脚下的香山与香樟树有一股特殊挚爱的热情,在“亮子”眼里,美丽的香山和香樟树,傲然屹立在燕山山脉脚下,经受着B城干涸与沙尘暴的岁月考验。

      时光走逝,“亮子”在B城大学毕业,找上了太行山南下邻省同在B城大学毕业的一位男人,夫妻俩充分利用大学专业知识的作用,在繁华国际都市的B城里,创开了一家京都书商公司。执着和锐气就像小时候“亮子”自己的爱好,坚定了“亮子”闯荡B城的信念。逢年过大年节,“亮子”回到自已的家乡,她就会向家乡人讲说她小时候与爷爷上香山的故事。

      C城,冬寒降至,历经沧桑的“芳子”,她从长江口的大都市C1城市返回了南方大庾岭南的县级小城C2城市。人们说“芳子”是个泼妇,自从“芳子”男人因车祸死的早,“芳子”梅之年华就受寡了,与前夫生下的小生命,在南方岭南山那边的C2小城市里,“芳子”茹苦含辛地把小生命拉扯大,后儿子为“芳子”争了口气,又考入C1大都市的大学,大学毕业后,儿子出国在澳大利亚一家公司应聘工作。可是,苦命的“芳子”虽然有份小小的工作,因前夫丧亡,性格也改变了许多,却仍还是一个人在C2小城市里独自生活,常言道:“寡妇面前是非多。”在C2小城市里,外面风风雨雨,说,“芳子”的屁股被一个坏男人摸了,与这个不三不四的男人经常鬼混在一起。

      天有不测风云。“芳子”在C2小城市里的碎语,就像人洗脚盆里的脏水,倾盆落在“芳子”的身上。寡妇屁股摸不得,而这个坏男人倒是偏偏摸了人家“芳子”的屁股和心。人身是肉长的,“芳子”的心是善良的,在“芳子”本性的诱导下,这个脱胎换骨曾牢狱的坏男人,与好心的“芳子”结伴成了夫妻。

      女人是甜蜜美滋的酿酒,男人是河流航行的帆船。“月子”,“亮子”,“芳子”,她们各自生活在A城、B城、C城,城市的生活是美好便捷的,“月子”生活在中等级城市,“亮子”生活在大城市,“芳子”生活在小城市,三个女人的生活方式在“月子”、“亮子”、“芳子”的身上,她们在住所的城市里,犹如酿造的美酒,在托付男人航行的帆船里,放射出了女人个性的异域风采。

      男人爱女人,更爱漂亮的美女。女人是泥土木桩戏台上的戏艺,男人是托鼎戏台下的木桩,所以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三个情感不同的女人,在男人的爱慕下,男人和女人,她们三队俩,在共同演绎着生活中,触动感人的故事。

      “月子”,“亮子”,“芳子”,她们拥抱城市中的生活,携手心爱的男人,在A城、B城、C城PK着城市生活的人生哲理,而且,她们共同在走向那美好的生活和未来。……

      本文标题:三个城市女人的风采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com.cn/article/1646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