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落魂桥上的烟云

  • 作者: 贤者无忧
  • 来源: 美文阅读网
  • 发表于2017-10-09
  • 被阅读
  •   金堂县三星镇来宝沱村五组有一个地名叫做落魂桥。千里沱江从这里发源,咆哮的江水朝龙泉山汹涌而至,将山脚冲刷出了一个大弯,形成巨大的漩涡,金堂山上的溪水,由此汇入沱江。悠悠地穿过金堂峡,流向远方。来宝沱的村民从山边经过小溪,前往赵家渡。洪水季节,人们无法通过,胆大者涉溪而过,常有人被洪水冲入来宝沱。于是,当地有钱人家出钱,村民出力,在悬崖边上修起了一座长5米、宽1米的石板桥,方便行人经过。村民们常年累月穿行于桥上,没有在意给这座桥取个名字。可是到了清朝光绪壬寅年间,当地发生一件大事,人们才叫它落魂桥。

      光绪壬寅年,在三星镇来宝沱附近的舒家湾发生义和拳暴力袭击天主教的教案。

      1901年,有河北义和团勇士来到四川,以操练神拳,口念咒语,能避刀枪,向乡村民众传授;声称用以保身家、抵抗外侮,参与者日众,称为红灯教或神拳。至1902年春夏,金堂县己有茨笆店(廖观音为首)、清江镇杨家营、淮口镇白塔寺(唐顺之为首)、长乐乡邹家沟(邹桂廷为首)、四方碑、白家祠等处操练神拳,称为红灯教。舒家湾天主堂与四方碑相距十里山路,遥望得见,与白家祠同处一山,十里之遥。

      舒家湾天主堂始建于清朝初,信教人多,有少数坏人借机加入,依仗洋人势力,欺压乡邻;也有作恶的官府要犯,因进天主教而得赦免。不信教与奉教人之间历有不和。1902年岁次壬寅,四川大旱,金堂山区尤甚,人民大众缺粮少吃,困境万般,而大教堂的钟声早晚皆鸣,清晨唱经之声远近皆闻,做“弥撒”后,隔教堂远的教友还可在教堂吃早饭,缺口粮的可以向教堂司铎借点粮食度荒,而教外的穷苦大众就不行,这样进一步引起教外群众的不满和仇视。壬寅年六月十八,红灯教徒董勤生到邹桂庭院子探听情况,邹发觉后就说:“有洋人味道,有洋人混进来了!”董即往外逃,跑到邹家沟山岭上,董大骂:“你们操神拳,我去跟狄神父讲一声,只需用二指大的纸飞飞,你们就脱不到爪爪。”邹桂庭等知道狄神父是见官高一等的法国洋人,在官府面前百说百准。因此共同方商量,定于农历六月二十二日午时打舒家湾教堂。

      六月二十二那天午时,太阳大,天气热,红灯教起义了,喊杀之声震动山谷,手执大刀、长矛的不多,拿杀猪刀、砍柴刀、菜刀、篾刀和锄头、扁挑、棍棒的人到处都是,先是砍杀冉家湾、挂榜山的教徒,凡是信奉天主教的人只要说声不信,红灯教就放过不杀,说要信的,不论男女老少,都要杀掉。

      红灯教攻占教堂后,各处起义群众,把活捉的天主教徒都送到教堂牌坊坝子集中,计300多人,由红灯教首领邓成田等宣讲信奉洋教的罪恶:“是跟洋人走,是背叛祖先,是大逆不孝……只要你们说不信天主教了,就不杀你们。”但无人吭声,因此全部被杀。红灯教占领了教堂。

      教案发生后,清廷震动。派四川省按察使陈琼驻金堂姚家渡督师剿匪。七月初五,清兵上舒家湾,有“吹起过山号,捉拿红灯教”之说。在教堂外相拒数日,红灯教力不能支,被清兵所破。红灯教在撤退前将教堂主要建筑物炸毁,并焚烧房屋四十余间后,退守炳灵庙,又被清兵所围,再撤到炮台山而后分散。

      为了全力剿灭匪徒,震慑邪教。抓到邪教成员后,五花大绑,押送至来宝沱这座有一两丈高的无名小桥上,一一杀头,尸身被扔下来宝沱,顺水而去。

      砍杀匪徒时。附近的村民集聚在山边,观看那血腥的场面。哀鸣声、哭泣声、喊杀声响彻两岸,鲜红的血液染红了这座小桥。

      后来人们从此路过,也都有心惊肉跳的感觉,仿佛那血腥的场面就在眼前。大人们倒是没有什么感觉,胆小的和小孩子根本不敢走过这座桥。后来当地人把这座无名桥叫做落魂桥。

      沱江悠悠奔向远方,岁月的河,静静地流淌着。如今,水城的河面上架起了许多的桥梁。落魂桥已经不复存在。在它的旁边建起了污水处理厂,延伸到北河的滨江路上的水泥桥带给人们方便。而落魂桥上的烟云依然在山间,在水面漂浮,不变的地名讲述着那段失魂落魄的故事。

      ?二〇一七年八月三十日

      本文标题:落魂桥上的烟云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com.cn/article/156111.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阅读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