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金花女

  • 作者: 小野菜
  • 来源: 美文阅读网
  • 发表于2017-08-29
  • 被阅读
  •   金花女是我看着长大的。一个金色的秋天,她爷爷放牛归来,听说喜添了长孙女。看见满地的黄色野菊花,开得灿烂。就取名为金花女。金花女排在老二,上有一哥,下有一个弟弟三个妹妹。

      金花名字虽好却命苦,快满周岁时,突然一阵高烧,两腿不能站立。那时,是吃大锅饭年代,大人清早起床听到出工哨音,就要下地去出2勤工再回来吃早饭。她奶奶一人煮饭兼带金花女。那时小孩不象现在孩子珍贵如宝,等大人收工回来,吃完早饭洗刷完毕,她奶奶才有时间去村里请赤脚医生来瞧病。那赤脚医生用听珍器在胸前后背和肚子听了一下说:“肺部和心脏都没问题。”看下测温计,“哟,39.5度,属高烧。”

      奶奶问:“是什么病?要紧不?”

      赤脚医生皱着眉,手脚麻利地配好药水,并在金花手上做了一下皮试说:"现在给她打支退烧针,晚上再打一支,看看能不能退下去。另外再煮些金银花,大青叶等水给她喝。如果还不能退烧,那就得去公社卫生院了"。那时金银花,大青叶,紫苏,鱼腥草等在农村房前屋后随处可见,家家户户都会采来晒干配用。金花女当日就服了不少这些草药煮的水,又打了二支退烧药,体温降到37.5度。可睡到半夜,金花女体温又窜到39.5度,奶奶又只好起床熬草药水。到了天亮才由她妈妈,抱到公社卫生院去。一医生检查说:"这是属小儿麻痹症,如不及时救治两条腿就会失去站立行走的功能。要连续用药一星期。"那时成年劳动力不可无故抗工,外出需要向生产队请假。现要住院-星期,便问医生怎么办?医生说:“不碍事,现在卫生院先挂几瓶盐水,挂完水我再开一些服的药丸和注射的药你带回去,要村里的赤脚医生帮你注射就行。”随后又给开了个中草药偏方说:“你按这上的药名去田野里找,不认识的去问赤脚医生,每贴每天熬二次,早晚各服一次看看能否保住。”后经救治终于左腿恢复了站立功能,可右腿成为瘸子。

      一个女孩子成为残疾人,将来的人生注定在艰难困苦中度过。小学读了三年,因行走不便就掇学在家,帮助母亲学做家务,洗衣做饭喂猪等等。金花女虽瘸了一条腿,可脑袋灵光,十二岁时就把家务整理的有条不紊,自己一人力量有限,便会计算谋划一些事务分摊给弟妹干。家务事等于她一人独撑。年方20时,经媒人说合,嫁给邻村一大自己十岁的男子名叫谚仔。这谚仔倒是五官四肢齐全。就有一个缺点,不懂规划谋算事务,人云亦云,分不清别人的言行对他是好是坏,除非你明显打他骂他,人情世俗更是别提。还学会了抽烟喝酒。

      有次,三九严寒,冰天雪地。生产队组织社员进行农田水利设施改造劳动,大家躲在避风处休息时有人拿起一块大概十厘米见方,一厘米厚的冰调侃道:"谚仔,你敢脱去棉袄,站在那北风口处,吃掉这块冰我就服你真厉害,还赏你一根香烟!"随后伸出一大拇指。谚仔一听:"真得呀?这有什么不敢,又不是上刀山下火海。"说完,解开纽扣,脱下棉袄一甩,拿起这块冰,站在呼呼的北风口处,像吃饼干一样,咔嚓!咔嚓!待他吃完全身就像筛糠一样。笑得大家前仰后合。

      开始金花不同意:“嫁给这样一个吃饭不知饱足的人,一辈子没好日子过。”可媒人说得好:“这才是天生绝配,你有残疾,不能挑担,体力活有他干。他脑袋不好用,正好你过去谋划指挥就是……”她奶奶也说:“好男人不会要你,若是找个有残疾破相的还不如嫁给他。”媒人又说:“又不远离娘家近,又能得到娘家照看,再说人家彩礼不薄,你哥娶媳妇还急等筹钱呢!”金花看看爸妈和爷爷奶奶,个个不啃声,也只好答应。

      金花嫁过去后,发现谚仔。并不是媒人所说的那样依顺听话,还有一牛脾气,他不想干的活你再多说都无益,说多了还会举起拳头,捶你几下。刚开始,谚仔牛脾气发作时,金花会去叫谚仔的爸爸来管教。可后来他爸一死,谚仔就无法无天。金花常常总是以泪洗面。在我面前,更是-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苦。几次相要离婚,可又连生了二个男孩。生活更是艰难洁据。我当年正在村委会,每当发生什么事情时,我都会赶去狠狠教训谚仔,安慰金花。才知谚仔不是全傻,有时会耍-些小聪明,让你哭笑不得。

      一次正值水稻二次追肥。金花女要我帮她在信用合作社贷了一批农资款,买好了二次用肥,并帮他送到家。金花女在家称好用量并与磷钾肥拌好后,让谚仔挑去田里撒施就是。后来,金花女问我:“叔,你上次帮我贷款买的肥是不是假的,施下去怎不见效果?”我问一亩地施了多少斤?她回答说:“和你施的-样多。”

      我说既然用量没少就不会是假的,因那批肥料是我统一买的。我自家地里也是施这批肥料。后我去追问谚仔,他开始不说,后来我用计问:“你金花到乡里报案说买到假肥料,现公安局要我来你家取样品去化验,如果肥料没假,那么公安局就会把金花捉起来,到时你就没人做饭洗衣,孩子也没人带。”这下谚仔慌了神,才说出是烟断了家里没现金去买,就在挑去稻田里撒播时,半途中弄出一半来与人换烟抽了。后来,金花女看到他快断烟时,就会想方设法提前备好。

      实在困难时我也会尽其可能地帮金花女及时申请些民政临时救助给她接济度日。每到冬天也会把家中大人小孩不穿的衣物都送给他们,他们都乐得合不拢嘴。

      而且谚仔,很容易被人挑唆,常把金花女计划打乱。记得有一年,孩子上初中开学时没钱交学费,金花就要我去做担保说:“家里养了两头生猪,若现在卖掉猪即小价格低,不合算,等到秋收后吃了地里那些红薯苗和薯,再去卖不但能交学费连过年的銭都有”。我看她说得很在理,就替她签字担保。可快要出栏时,二头猪却莫名其妙地死了,让金花哭得死去活来。请人查看又不象病死猪,报案后,经民警排查取证是:谚仔看到人家养的猪,都自己宰了吃,而自己养的全卖给他人吃,很是羡慕。被人一说,要吃肉容易,喂猪食时,往里倒点鼠药就是。这年只好我又帮其申请公粮减免才交纳了孩子的学杂费。过年时,又到民政所帮其申请了一笔临时救助金。

      后来我不在村委,在外打工,谁知一打工就是八九年,但心里一直踮记着金花女。这次老婆整理收纳衣服时,发现很多自己不常穿的冬夏服,没地方存放,大都八成新,弃之可惜,留之又不穿,还要常拿出来翻晒。自然想到金花。于是,过年回家时,把我俩所有不穿的衣服再加上儿子媳妇不穿的用蛇皮袋整整装了四大袋,里面最便宜的夏服也是八、九十元一件,最贵的有几百元一件冬皮衣。对金花来说真是雪中送炭。谁知上车时司机硬说我行李超重,只好又花了八十元挂行旅才肯让上车。到了家,我没让人事先告诉金花,目的是让她来个意外惊喜。

      第二天,我们俩一人挑一担径直来到金花家,一进村,村貌全变了,原来污泥浊水坑坑洼洼禽畜粪便到处是。现如今村容整洁,地上全是水泥辅面。四只大大的新式烤烟房立在村口。找到金花屋,那知,是一把铁将军把门,门框上还结了一张蜘蛛大网。似乎有段时间没人住了。问村里人才知道金花去年就搬进新建的楼房去了,在村人的指点下找到金花的新宅。立在我们面前的是一栋钢筋混凝土结构三层半平顶楼房,宽阔的铝合金玻璃窗外面还加固了防盗栏,与外墙深红色瓷砖交相辉映,半层顶上还嵌了红色的琉璃瓦。不是小村周围的山体衬托,单看此房与城市的别墅没什么两样,让我惊喜不已。金花听说我们俩到,赶紧从屋里一瘸一拐地走出来,虽然额上也有皱纹,但满脸红光,穿的也光鲜亮丽,与我印象中的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判若两人。笑嘻嘻地:“叔,婶你们来了!”看到我们挑着四个大蛇皮袋问:“这带的是什么呀?打工回来也不说一声,要不可叫金龙(是她大儿子)开三轮摩托车去载你们。”一边说一边带进屋。招呼我俩坐下后金花跑进里屋端出一盘水果来(先前这可是奢侈品,过年都舍不得买),更让我吃惊!我老婆把蛇皮袋解开,刚想取出衣物给她看!金花便尴尬地说:“我自己的衣服都穿不完,那里塞了一大拒。上次四川地震我还捐了不少半新不旧的衣物呢!否则,还多,这些年他们每年都给我买衣服。”她看到我俩惊疑的目光便一边削水果一边说:“你们去打工的第二年,这俩个孩子初中毕业,没考上就跟他姨夫(也就是金花的妹夫)到福建学木工装修和订模板等活,家里我和他就靠种这十几亩烤烟。”我怀疑地问:“就你们俩能种十几亩,这可是高技术的劳力活?”

      “其实种烟比栽种稻谷还省心。”

      “吹牛吧?”她婶插嘴说:“烟我栽过,种得好还要烤得好,烤得好还要卖得好。你要是没关系呀,中一的烟打你中四中五的级,哪年就因这样才气得出去打工的。”

      “现在不同那时,你们那时是各家各户自行凭技术管理。如今烟从下种开始到肓苗移栽及烟叶的下肥、除草、采收和烘烤,整个全过程都有县烟技员来统一指挥操作,你只管出力按他说的去做就是。烤完烟后,烟技员又来帮你分等级扎烟把,你在家里称自己各等级的烟重,就知晓能有多少钱。”

      “哪你这房子怎么建起来的?”我急不可待地问道。

      “你们出去打工的第二年,国家就减免了农民的-切税赋,还每年分季度拨种粮补贴款。随后政策越来越好。政府还给我们俩发最低生活保障金,在前年开始搞新农村建设时,说残疾贫困家庭建新房政府有补贴还免地基税等优待条件,加上这几年种烟的钱和两个儿子打工挣的再加国家扶助款就不差多少,上次不是向你也借了一万伍不是?”

      随后,我们参观了她的房子,四室一厅二个厨房三个卫生间,大约一百三四十个平方。

      在回来的路上妻子道:"现在世道真好,否则象她这样的家庭解决温饱都十分困难!"

      本文标题:金花女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com.cn/article/148700.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阅读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