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灿烂的微笑

  • 作者: 肖吟
  • 来源: 美文阅读网
  • 发表于2017-08-29
  • 被阅读
  •   1

      陈铁刚刚走进维多利亚酒吧,电话铃就响了,他皱了一下眉头,还是从包里拿出手机。他猜得没错,果然是妻子肖欣然打过来的。他再次皱了一下眉头,还是接过电话,肖欣然没好气的声音传过来:“在哪儿呢?”

      “维多利亚酒吧。”

      “上那里去干什么?”肖欣然提高了声音,显然是有气了。

      “约见一个客户。”陈铁耐着性子解释道。

      “约见客户就不能换个地方吗?”肖欣然声音再次提高,大有点火就着的架势。

      “你说让我去哪儿?”陈铁终于绷不住了,提高了声音。

      “是一位美女客户吧?”肖欣然的口气咄咄逼人。

      “你说对了,真的就是一位美女客户!”

      陈铁丝毫不相让,这个娘们让陈铁厌烦透了,不知道她整天在想什么,无缘无故的猜忌,令陈铁无所适从,陈铁不想再迁就了。陈铁今天约见的客户老张,与陈铁有过命的交情,在陈铁最困难的时候,老张曾经帮助过他,这种雪中送炭的交情,陈铁怎么会放弃?老张每次来这里都会来维多利亚酒吧,老张喜欢这里的氛围,陈铁也喜欢这里的氛围。有时候老张就开玩笑说:“咱们两个人臭味相投哦!”的确,两个人惺惺相惜,有许多共同的话题。每次和老张相逢,陈铁都会在维多利亚招待老张,这次也不例外。

      陈铁挂断了电话,可以想象到肖欣然一定气得灵魂出窍!

      电话铃声再次响起,陈铁知道一定是肖欣然的,他不想接,不想被破坏难得的好心情。

      陈铁抬腕看了一下手表,急匆匆地向雅间走去。电话里已经约好了房间,并且通知了老张。老张一向很守时,估计这会已经到了。推开雅间的门,老张果然坐在这里。

      “张大哥很守时啊,我的楷模!”

      两人握了一下手,老张笑道:“陈总是大忙人,不像我,闲云野鹤一个!”

      “别寒掺我了好不好?”

      老张连忙改口:“陈老弟!陈老弟!”

      “这就对了嘛!”

      两个人哈哈大笑起来。

      十几分钟之后,陈铁听见外面有人大声喧哗,一听就是肖欣然的声音,他不想令老张不愉快,就起身走了出去,果然是肖欣然。

      陈铁扯住肖欣然的一只胳膊,把她扯出了酒吧,两个人站在街道旁边,陈铁气呼呼地问道:“肖欣然,你想干什么?”

      “我不想干什么,就是想看看你和谁在一起!”

      “肖欣然,你这样无端猜忌会影响夫妻感情的,你不信任我,大可以提出离婚啊!这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

      “你想离婚?”

      “你说呢?”陈铁反问道。陈铁虽然膈应肖欣然这样无理取闹,两个人并没有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

      肖欣然眼泪汪汪的,险些要掉下来,她咬住嘴唇说道:“我就知道你想这样,你个没良心的!”

      肖欣然的拳头雨点般落在了陈铁的身上,陈铁没有动,任凭肖欣然发泄,待肖欣然的拳头停住了挥舞,陈铁叹了一口气,说道:“欣然,你知道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吗?就是不自信!人呐,一旦沦落到这种地步,什么坏事都往自己的身上揽,你老公不是那样的人,这么多年了,要想换早就换了,何必等到现在?”

      陈铁低下身子给肖欣然擦掉眼泪,像哄小孩子一样说道:“听话,回去吧,今天是老张约我,放心吧!”

      肖欣然半信半疑,说道:“真的?你没骗我?”

      陈铁扬手叫来一辆出租车,把肖欣然塞到车厢里,和司机说了一个地址,出租车亮着灯光向前面开去。陈铁站在原地,看着出租车消失在车流里,这才回到了维多利亚酒吧。

      2

      老张还是原来的姿态,这么长时间老张似乎没有变换过姿势。

      “让你久等了!”

      老张微微一笑,说道:“不自信来源于无所事事的消磨意志,来源于对方强势的压迫感和危机感。”

      陈铁笑道:“你似乎什么都知道。”

      “略有耳闻哦!”老张举起杯子,向陈铁示意一下,紧接着一饮而尽。“不但要了解对手,也必须了解同伴。没有了解,我下不了决心。老弟,仨瓜俩枣就算了,不必劳神费心,这么大一笔投资,多了解一点不过分吧?”

      陈铁的公司有一流的科研团队,为了这项科研成果,陈铁几乎耗尽了全部的资金,目前公司的资金已经捉襟见肘,再没有资金注入,科研成果不但会夭折,公司也会负债累累,不得不宣布破产,由于还不上银行贷款,陈铁有可能会坐牢。

      “对这项科研成果张哥有没有兴趣?”

      “兴趣以相互信任为基础,没有一个良好的氛围,老弟不可能全身心投入到成果的研究上,我看好没有用,关键是你能否做下去,我的手下有两位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我不怕你动情,你动情,就会改变目前的状况,你不动情,后院势必会起火,被烧的不只是你,还有我跟着吃锅烙!”

      老张打开皮包,从里面抽出一张表格,递给陈铁,说道:“你和肖欣然是大学同学,肖欣然生孩子之后一直没有工作,几年的全职太太让她变得多疑和不自信,给她换个环境,你看如何?”

      陈铁看了一下表格,又抬头看看老张,问道:“你这么信任她?”

      “你呀,我替肖欣然抱不平!”

      “那好,她在你那里上班,工资我出!”

      “糊弄鬼呀,我们公司的财务总监与你没半毛钱关系,埋汰我老张的话打住!”

      陈铁把合同装进了包里,说道:“你随意,我先走了。”

      陈铁结完账走出酒吧,打了一个响指,早有人将他的奥迪开过来,陈铁钻进奥迪,向城市的东南角驶去,那里是富人的别墅区,陈铁在那里有一栋别墅。落下电动门,陈铁这才下车,早有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妇人跑过来,在陈铁面前站定,躬身说道:“先生回来了,夫人没在家。”

      “给我泡一壶龙井,端到书房去,夫人回来告诉她我在等她。”

      孩子去了寄宿学校,肖欣然闲来无事,就和附近的几位夫人打麻将消磨时光,估计今天又去玩了。陈铁看了一下手表,再有一个小时肖欣然就会回来,一个小时的时间,他要好好想一想,老张这样安排到底有什么目的。老张的这个安排,对陈铁来说,有百利而无一害。天上掉馅饼的事自然不会有,陈铁想破脑袋也没有想明白,老张图的什么?

      张妈将茶水放在陈铁面前,躬身退出书房。张妈是陈铁从老家请过来的女佣,五十二岁,和陈铁有些论头,娘家姓张,陈铁不叫嫂子,张妈就成了她的称呼。

      陈铁喝了半杯茶,将茶杯放在面前的茶几上,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3

      一个特大的老板桌后面,肖欣然正埋头在一份文件里。

      这是一间很大的办公室,装潢考究,陈设典雅,一张紫檀色办公桌放在一个帷幕的前面。此刻,帷幕紧紧拉上,这是一张公司办公室平面图,每一间办公室都标在上面,它属于宏达集团的机密,平常都用帷幕挡起来。肖欣然并不知道,这个平面图是老张临时挂起来的,为的就是让肖欣然尽快地了解公司的各个职能部门。肖欣然一旦把心思用在工作上,这样的小事难不住她。她只用一个小时就了解了公司各个职能部门的位置。

      秘书推门进来,说道:“肖总监,张总让你去办公室一趟。”

      “知道了。”肖欣然答应一声,将手里的季度报表整理一下,装在一个档案袋里,这才站起身将档案袋夹在胳肢窝里,走出自己的办公室,走向电梯。电梯里只有肖欣然一个人,她伸手按了二十四这个数字,电梯在不断攀升,她的心里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季度表报做出来了,肖欣然拿给张总也只是例行公事,张总是不会看的,张总找她一定是另有目的。

      肖欣然敲了一下门,张也喊了一声:“请进来!”

      肖欣然推开门,快步走到张也面前将季度报表呈给张总,张也看了一眼报表,说道:“先放到那儿吧,您坐!”

      张也很客气,用了尊称,肖欣然说道:“张总,我是您的下属,这个称呼太抬举我了啊!”肖欣然没有坐,显然是在抗议张也用了尊称。

      张也笑了笑,说道:“好,那你坐下吧!”

      肖欣然这才坐下,也只坐了半拉屁股。

      张也没在客套,单刀直入,说道:“肖女士,我想给你调换一下工作。”

      “是我做的不好吗?”

      “不是,是想让你挑更重的担子!”

      肖欣然没有吱声,一副全神贯注的神态。

      “你做过总裁助理,成绩斐然,你生孩子之后那个位置给你保留了一年之久,是你爱人要你做全职太太,你这才在家休闲。”

      肖欣然还是笑笑,她不知道张也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你做总经理助理,全权处理与超越集团的合作事宜。”

      听了张也的话,肖欣然思考了一会儿,说道:“张总,我可以考虑一下吗?”

      张也笑笑,说道:“当然可以了!”

      肖欣然站起来,躬身行了一礼,这才走出总经理办公室。肖欣然长长出一口气,又伸了一个懒腰,这才走进了电梯间。

      肖欣然没有回办公室,直接来到了楼下,走出写字楼,树荫下有一个木质椅子,她看看四周无人,这才坐下。已经有三天时间没和陈铁通电话了,肖欣然拨通了陈铁的电话,“陈铁,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聊聊!”

      “好,我开车去接你!”

      “不用了,你在维多利亚酒吧等我,我马上就到!”

      肖欣然挂断了电话,站起身来到路边伸手拦住了一辆出租车。

      陈铁在酒吧门口等着肖欣然,两个人挎着胳膊走进了酒吧。陈铁要了两杯红酒,陈铁端起杯子和肖欣然碰了一下,一边慢慢喝酒,一边等着肖欣然开口。

      “张总让我做总经理助理,全权负责与超越集团合作开发事宜,你说我咋办?”

      陈铁沉思了一会儿,问道:“小然,你想咋处理这件事?”

      “阿铁,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两个人都用了爱称,似乎这个爱称已经很久没有用过了,两个人都觉得很温暖,尤其是肖欣然眼角竟然挂满了泪花,陈铁伸出手想给肖欣然拭去了泪花,肖欣然一下子抓住了陈铁的手,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脸上,泪珠“噼里啪啦”落下来……

      “咱们好好说话,不带这个的,好吗?”顿了一下,陈铁真城地说道:“最近一两年,我们的情感遇到了危机,首先我检讨,不该那么不耐烦!”

      “都是我不好,无端的猜忌,脑海里总是想你不要我了,是不是我的神经出了问题?”

      “小然,疑心生暗鬼,这是夫妻间情感的最大敌人,再说了,我怎么舍得丢下你啊!”

      陈铁的话让肖欣然再一次热泪奔流。

      “我想好了,我决定辞职,回来帮你,你太累了!”

      “这就对了嘛,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两个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肖欣然那梨花带雨的微笑尤为迷人,陈铁沉浸在无边的幸福里……

      4

      肖欣然辞去了工作,陈铁安排肖欣然做总经理助理,专门负责与宏达集团联合研发这一块,陈铁把所有的资料都移交给肖欣然,另一个科研项目已经到了试验阶段,陈铁就可以静下心来主抓这个项目。

      在秘书的引导下,肖欣然走进了总经理助理办公室。昨天,这里还是总经理办公室,如今换了牌子,也换了主人。

      这里是超越集团最大的一间办公室,所有的相关部门和相关人员都在这一间办公室工作。张也说的没错,宏达集团的攻关小组的正副组长果然是两位美女,都比肖欣然年轻,颜值不比肖欣然差。肖欣然暗自庆幸,她和陈铁已经冰释前嫌了,感情在逐渐升温,她甚至渴望与陈铁再来一次恋爱。

      肖欣然利用一昼夜的时间研究和阅览了陈铁交给她的所有资料,她不得不佩服自己的老公,这些年并没有丢下自己的专业,而且还有所建树。资料上的一些专业名词,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肖欣然感到有些吃力,她的基础扎实,很快也就进入了状态。

      肖欣然坐在老板椅上,稍微转了半圈,然后稳定一下情绪,就把秘书叫进来,说道:“你把白凌和黄燕叫过来,我们碰一下头,相互认识一下。”

      秘书出去了,肖欣然站起身,沏上一壶上好的雨前龙井,自己先倒了一杯,把茶杯放在鼻端,浓浓的香味在整个办公室飘荡着。自从做了全职太太,肖欣然还没有像现在这样有闲情逸致地地喝过茶。

      在秘书推开门的一刹那,肖欣然站起身优雅地伸出手,说道:“我叫肖欣然,总经理助理,认识两位美女很高兴!”

      白凌是宏达集团七人小组的负责人,她的手与肖欣然的手握在一起,笑道:“帅哥领导换成了美女领导啊!”

      肖欣然不卑不亢地说道:“你们都是精英,我可是个外行呀,我只是代表超越集团与你们合作,仅此而已。”

      “肖助理是前辈精英,我们唯肖助理马首是瞻!”

      秘书倒了两杯茶退了出去,肖欣然一伸手,三个人这才坐下来。

      “都说陈夫人美若天仙,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肖欣然笑了一笑,说道:“以后就叫我肖姐好了,这样合作起来才会愉快!”

      白凌和黄燕叫了一声肖姐,三个人不再客套,直奔主题。

      关于资金的分批投入,双方的利益分成已经白纸黑字写在合同上了,她们的任务就是如何把科研成果变成产品,然后投入市场。攻关、试验、宣传、策划等一系列活动,肖欣然自然是领军人物,她现在找到感觉了,心里也就多了几分自信。

      本文标题:灿烂的微笑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com.cn/article/148699.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阅读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