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冤家路宽

  • 作者: 老娄
  • 来源: 美文阅读网
  • 发表于2017-07-18
  • 被阅读
  •   秦娃夜里做了个梦。他梦见朝阳洞里的睡佛对他说:“我让人扔到白龙江里了,你快来救我!”秦娃到朝阳洞去过,亲眼见过睡佛,听庙倌说,这睡佛是明朝时来朝阳洞修行的和尚,圆寂之后,弟子们就将他的真身做成了睡佛,一直保留到现在。秦娃不知道,那叫木乃伊,是一件珍贵的宗教文物。

      秦娃醒来之后,鬼使神差般地朝白龙江边走去,果然就见到了那尊睡佛,被大浪冲到了沙滩,半截身子浸在水里。秦娃一屁股坐在了沙滩上,愣愣地看着睡佛,陷入到了苦恼当中。眼下,各地都在拆庙宇、毁佛像、遣散僧人,兴许是朝阳洞的庙倌不忍心将睡佛毁掉,将它抛入江中,任其漂流,自生自灭。倘若不救,有负睡佛托梦相求;倘若将其救下,顶风做事,会给自己招来祸患。

      好在天还没亮,乘着没人看见,咬了咬牙,就扛起睡佛,朝自己家里走。进了村,隐约看见光头四狗在一二十步开外,朝他迎面走来,就急急地拐进了小巷,极快地进了家门,把大门闩了,心里还在砰砰地响。心想那光头四狗与自己争宅基地,结下了梁子,时不时地给自己找茬,这事被他看见了,可不得了!就赶紧取来牛毛毡,将睡佛裹了,藏进了平日储存洋芋的地窖里,又搬来柴草,覆盖在上面,觉得万无一失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果然不出秦娃所料,光头四狗领来了带着民兵的大队支书。

      大队支书说:“秦娃,光头四狗反映你,把睡佛扛到家里来了。”

      秦娃说:“支书,你可不能听他胡说,他和我争宅基地,结过梁子,你处理过的。”

      光头四狗说:“我天麻麻亮时看得清清楚楚,你把睡佛扛到家里了!”

      秦娃发怒了:“你血口喷人!”

      大队支书摆了摆手,说:“你两个不要吵,让民兵搜一下,就清楚了。”

      民兵连长是秦娃的远房亲戚,带着民兵,例行公事地搜了搜,没有结果。大队支书平日里与秦娃也没有啥成见,就草草地收场了。

      临后,光头四狗总是暗地里监视秦娃,想抓住他的把柄,却总也没有如愿。

      时光如梭。转眼二十余年过去了,朝阳洞重建,秦娃把睡佛从地窖里搬出来,归还给了朝阳洞,因保护宗教文物,还受到了民族宗教部门的奖励。

      光头四狗气得吐黑血,对当时的大队支书说:“你们怀疑我说假话,现在清楚了吧!”

      当时的大队支书说:“话倒是真话。不过要是你举报成功了,就得法办秦娃,你两个的仇恨就解不了了。”

      光头四狗咬牙切齿地说:“他就该去劳改!”

      旁边有老年人说:“人家秦娃做的是善事,睡佛保佑着哩。”

      光头四狗瞪起眼珠子,搔了搔他的光头,悻悻地走了。

      那夜里,秦娃又做了个梦。他梦见朝阳洞里的睡佛对他说:“你是个好人。有人溺水了,你到白龙江去,给那人善后吧。”

      秦娃醒来之后,又是鬼使神差般地朝白龙江边走去,却见有人先他一步,已经到了那里,是光头四狗。只见光头四狗将溺水之人的尸体,正吃力地从江里往起捞。心里纳闷,这光头四狗也做起善事来了,倒是出人意料。眼见着光头四狗捞起那人的尸体,将手腕上的手表撸了下来,却又将尸体推入江中,被水冲走了。

      秦娃没顾上其他的事,就赶紧顺着江水追去,将尸体捞了出来,拖到了岸边的一棵大树下。就去找光头四狗,想对他刚才的举动做个说道。

      “稀诧,你能到我家里来?”见秦娃来找他,光头四狗很诧异。

      “我找你,是和你商量个事情。”秦娃不卑不亢地说。

      “你和我商量事情?我俩有啥商量的事情!”

      “咱明人不说暗话。你去给公安报案,就说那个淹死的人是你捞出来的,让公安找到那人的家属,把他的后事办了,那块手表就归你了,我不举报,就当是死人给你行善的报酬。”

      光头四狗愣了愣,说:“你这是报复我,还是讹诈我?”

      “我已经把话说清楚了,你看着办吧。死人就在江边的大树下,我在那里等你,晚些我不见公安来人,我就去找他们。”秦娃撂下话,走了。

      后半晌,光头四狗领着几个公安来了,拍完照,又向光头四狗和秦娃询问了打捞经过,做了笔录,就将尸体拉走了。

      三天之后,光头四狗又来找秦娃,说:“我反复想了,总觉得哪里不对头,我不能让你捏着我的把柄过日子,那样我会睡不着觉吃不好饭的。”

      秦娃说:“我说话算数,真的不举报你。”

      光头四狗说:“不成,不成,你得赔上我去公安,我把那块手表上缴给他们。”

      “真的?”

      “真的!”

      二人就朝乡政府那里的公安派出所走去。

      回来时,光头四狗对秦娃说:“你咋不说是我从死人手腕上抹下来的,倒要说是我在江边上放死人的大树下捡到的?还叫我受表扬,愧死我了!”

      秦娃笑了笑,没说话。

      光头四狗说:“我俩那些陈年过结,就算了,往后谁也不要再提,谁要再提谁就是畜生!”

      两位老人互相对视了一下,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本文标题:冤家路宽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com.cn/article/137654.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阅读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