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第二次见面

  • 作者: 比亚尔
  • 来源: 美文阅读网
  • 发表于2017-07-18
  • 被阅读
  •   一、

      火车在望不到边际的原野上一路狂奔……

      刘雨明蹲在卧铺上,不时地探头往外望,只见铁路边成排的树木往后侧移动;原野里到处可见秋收后农户们种植的庄稼,绿油油的一片;远处那一望无际的山峦吞没在云遮雾霾中,有一种云游绿岛仙国的感觉。

      “好美的风景呦!”刘雨明暗自思忖道。

      再仔细地往外一瞧,只见远处隐隐约约露出了星星点点的房舍,星罗棋布似的,仿佛已经冒出了袅袅炊烟。

      “这大概是山区吧!听说,山区的人都是分散居住的。”这个从小在平原长大的孩子只知道村子里的房子是一家连着一家成队列排布的。

      要知道,坐火车去外省,他还是头一回呢!

      他今年刚满十九岁。自打有记忆开始,除了到县城去过一次,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学校和家里间穿梭。在学校里上学读书,在家里帮父母亲做农活,似乎已经成为了习以为常的生活模式。

      能够考上大学到外省的高等学府深造,还可以坐上从来没有见过的火车,对于一个来自农村的孩子来说是幸运的。

      “唉,总算熬出了头,不然这上十年的寒窗苦读不就白费了!”刘雨明嘀咕着。

      当父亲陪送他来到这所梦寐以求的高等学府的时候,他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悸动。

      走进校园一看,只见宏伟的院大门口张贴着大红横幅标语“热烈欢迎八八届新生来我院学习深造”,一尊巨副毛主席石雕像伫立在校门口的大花坛正中央,不远处一栋上十层楼的主教学楼高高地矗立着,依稀可见一面国旗在旗杠上端迎风飘扬。校园宽阔的柏油马路上漫步着轿车和如织的行人,路旁的行道树和花坛内的绿带把校园染成了翠绿色。

      “到底是高等学府,比起我们在家就读的全日制高中来气派大不一样。”刘雨明边走边对父亲说。

      “听说,这些小轿车是从日本进口来的,要几万元一台,只有领导们才能坐。”父亲是见过世面的人,对他的提示接过了话头。

      看到儿子高兴的样子,父亲接着说:

      “学院的教职工有两千多人,学生有一万多人,行政级别相当于地市级,这里的院长相当于我们地方的地委书记。”

      “这么大的官,可我在家里只见过村长、乡长,连县长都没有见过。”刘雨明坦率地说。

      刘雨明与父亲边走边聊,把在学院里看到的听到的全记在心里,又在父亲的引领下办理了报到手续,包括交学费、分寝室、买餐票、领教科书等。

      出于好奇,他还坚持领着父亲围绕校园走了一个大圈,以熟悉这里的环境,包括教学楼、办公楼、图书馆、医院、商店、餐厅、职工宿舍、活动中心、体育馆、汽车场等。

      他感觉国家办一所大学真的不容易。在这里,除了没有火葬场,似乎其它什么公共服务设施都齐备。

      回到集体宿舍寝室后,刘雨明感觉好累的,他跟同学们打了个面照后就径直躺在床上,后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他想起了过去的往事。

      在他来到这个世界以前,他已经有四个哥哥姐姐了。小哥只比他大一个时辰,他们是孕生兄弟,小哥是老四,他是老五。

      刘雨明出生的时候,伯母也在场。她看到他家吃饭的人多,家里困难,动员把他送给远方的亲戚去领养。他的父亲也有这份心。

      “什么,要把我的儿子送人?亏你们想得出!就是全家人饿死我也不会这么做!”在母亲严厉的叱责下,这个动议也就夭折了。

      他出生的时候又黄又瘦。母亲为他们兄弟俩吮奶时,小哥吮完了自已的奶头又来抢他的,连打都打不走。

      小时候家里穷,他是靠着只比他大八岁的大姐带大的。家里往往是吃了上餐愁下餐,吃得最多的是红薯、白菜和腌菜。一年到头只盼着过年过节尝口晕。

      他没有欢乐的童年,也没有欢乐的少年!

      他想改变自已的命运!

      他要读书!

      和同龄人一样,他走进了学校。

      父母说:“读好书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老师说:“读好书可以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之材。”

      他有他的思想。

      当他津津有味地听着母亲讲历史故事时,他想过要当历史学家;当他品尝着一部部文学名著时,他想过要当文学家;当他看到那高耸的大厦时,他想过要当建筑设计师……

      从小学、初中到高中,他是班上几个较勤奋的学生之一,他的成绩一直比较优异。

      让他颀慰的是,他终于跳出了“农门”,可以不过那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了。

      二、

      汉阳市建筑学院位于汉阳市东南角,离市中心三十多里路,周围三面是农田,一面背靠山,山上建有一个很高的水塔,只有一条公交线路可直达市区。由于学院是刚从外地搬迁过来的,里面的房舍都是新的,建筑规划布局合理,环境怡人,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它是中南五省唯一一所集建筑规划设计与施工于一体的综合性理工类大学,直属国家教育部垂直管理,综合势力排名在全国五所建筑学院中位居老二的地位,而科研成果的排位一直位居老大的地位。

      进入汉阳市建筑学院深造,既改变了刘雨明农业户口的身份,又为他将来事业发展指引了前程。

      刘雨明想当一名建筑设计大师。

      高考后,在填报志愿的时候,他选择要上的大学就是建筑学院,他填报的专业就是建筑规划设计与施工。

      他如愿以偿了!

      记得很小的时候,由于家里穷,他的家住的是茅草棚子,遇到刮大风下大雨,屋子里总是漏水透风,他呆在屋子里冷得直打哆嗦,害得父亲经常抱着茅草爬上屋顶修缮房顶。上高中后,由于父亲出门在外做生意赚了点活泛钱,家里成了“万元户”,盖上了大红砖瓦房,惹得乡里乡亲们好不羡慕。

      从此,房子这一普通老百姓的立身之本深深地扎入了刘雨明的脑海里。每当外出远门的时候,他最留意的就是附近的房屋,包括它的外观、结构、式样都用心观摩。

      他特别颀赏那高大气派的大厦,经常为建筑设计师们的匠心独运感到惊叹!

      刘雨明是十分珍惜通过自己的努力得来的学习机会的。

      在搞完了军训,到附近参观了一些古迹遗址后,他就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学习当中……

      随着时间的推移,刘雨明对校园生活感觉不再陌生了。

      同时,发生在校园内的一些敏感事件触动着他的神经,打开了他的眼界。

      刚进学院不久,系主任曾说过这么一件事:在上一届,有一个女生因为失恋,从主教学楼九层上跳楼自杀了!当她的父母亲得知这个消息,从乡下赶来时,看到她的尸体后昏厥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刘雨明喜欢一个人在校园内散步,昏暗的灯光下,时常能够看到相恋的男男女女在校园的角落或后山上搂搂抱抱……

      那些外籍老师,白的鼻梁高高的,黑的皮肤镫亮亮的,在中文翻译的陪同下,吱吱唔唔地说个不停。

      他和同学们,一起参加了学院举办的,有全国一流建筑设计大师参加的,关于研讨建筑设计风格理念的学术交流会。

      国庆节到来的时候,学院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文艺晚会,学生们用他们自编的歌舞表达了作为一个大学生的自豪。

      学院举办了一场体育运动会,他作为短跑运动员参了赛,还获得了三等奖。

      系里举办了一场关于《人生》的演讲比赛,他作了《为中华崛起而读书》的演讲,获得了二等奖。

      在学院报刊上,他写的诗歌《年经的女神》登载上了版面,占用了豆腐块一小角。

      学院的生活丰富多彩,点燃了刘雨明的热情,诱发着他的梦想。

      走在校园宽阔的柏油马路上,他又想起了许多……

      他想起了他的父母兄弟姐妹,他的老师和同学。

      特别地,他想起了与他一道上高中一年级时的一个女同学,她叫刘小燕,大家都叫她燕子。

      燕子是班上的文娱委员,能歌善舞的,在班上文科成绩比较好,理科成绩并不理想。

      在刘雨明的眼里,燕子是一个美丽聪颖而又善良的女孩子,她方正白皙的脸上时常挂着浅浅的微笑,浓眉的大眼如一汪春水盈溢着深情厚意,长长的秀发飘逸着可望而不可及的梦臆。

      也许由于性情相近而又同姓的缘故,彼此对对方都有好感,但似乎存有芥蒂。

      记得当高考成绩公布的时候,燕子看到录取榜上没有她的名字,她头也不抬就一个人偷偷地溜走了。

      正好,这时候刘雨明走了过来,对着她的背面轻声地叫了声“燕子”。

      也许是声音小了点的缘故,燕子就当没有听到一样悄悄地离开了。

      三、

      不知不觉就是一年过去了。

      秋天的校园宁静而美丽。

      花坛里的月季花、菊花、万寿菊、一串红花仍在竞相开放,水池里的鱼儿露出了雄姿在雀跃欢腾,鸟儿们蹲在密林的大树上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

      天还是那么蓝,水还是那么清澈,山林还是那么翠绿。

      又到秋收的时候了,放眼望去,成片成片的稻穗把大地涂成了金黄色。

      每当下课准备回寝室时,刘雨明喜欢站在主教学楼的前坪往前张望,他觉得学院这栋最高最宽的房子,既显耀着高等学府的气派,也凝聚着建筑设计的理念和精华。

      想起来学院一年多以来耳闻目睹的一切,刘雨明想把自己的感受写信告诉给燕子。

      在高中三年与他同过班的同学中,燕子是给她印象最深的一个女同学。虽然他们在一个班同学的时间并不长,见面的次数也不多,但每次见了面彼此之间总有一种心有灵犀的感觉。

      他感觉燕子的话语总是那么温柔、和善和坦诚。

      他们都是一九六九年出生的,燕子比他还要大一个月,在心底里刘雨明始终把她当姐姐看,只是从来没有讲出来。

      自从那次在学校偶遇燕子后,刘雨明再也没有看见她了。只从同学们的口里得知,她去县里另一所高中报考了复读班,后来又听说她没有去读,到本地的初中教书去了。

      出于对燕子的关心和思念,在一个夜幕降临的傍晚,刘雨明颀然提起了手,试探着给她写了一封信:

      “燕子姐:你好!

      好久没有见面了,还记得我么。我就是高一时坐在你后排捣过你一次蛋的小屁孩。那天,当语文老师上课喊“起立”时,我轻轻地把你的凳子挪动了一下位子,让你险些跌倒了,弄得学生们哄堂大笑。为这件事,我一直心有余悸。但你并没有怪我,反而对我好起来了。从此,我记住了你的名字,也再不敢对你不恭了。

      高中三年过得真快!

      想起我们在一起听课的情形就在眼前,如今各奔东西了。但我永远也忘不了这段时间伴随我一起生活的人和事。我记得高一时我们在一起种植香樟树,我好久也挖不出一个树坑来,是你过来帮我一起挖的。当时那香樟树只有二个手指头那么大,如今长到拳头大了。有次上早操时,因为起床晚了,我不敢去站队,宁愿躲在学校厕所里不敢出来,结果被班主任老师逮了个正着。当我小跑着进队列时,你好象急得脸都要红了。看到高年级的学生都去学校后面的池塘游泳到对岸去玩,我麻着胆子也去游,结果费了好大的劲才勉强游过去。体育老师发现后,他在全校师生会上点了我的名,羞得我满脸通红。你知道这件事后,曾提醒我不要一个人上池塘去游泳,说这样做是很危险的。

      每当我遇到尴尬事情的时候,只要你在场,我总感觉你会用眼睛盯着我,为我宽心和解危,我也从无数次的会意中听懂了你的心声。

      今后,我就叫你姐姐好不?

      来汉阳市建筑学院已经一年多了,我感觉这里的环境和氛围与高中时大不一样。我是学建筑规划设计与施工的,我想当一名建筑师,将来为家乡设计建设好多大气派的房子。

      不知道你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不管怎样,我们都要好好地生活下去。

      你的弟弟:刘雨明

      1989年月11月4日”

      让刘雨明感到颀慰的是,过了一个礼拜,他果然收到了燕子的来信:

      “雨明弟:你好!

      收到你热情洋溢的信笺,真的好高兴。

      我感觉到你还是象高中时代一样纯真、直率、诙谐。不过,读了你的信后,我对你的认识又增加了一些新概念,原来你还机智、敏感、多思。

      能够进入高等学府深造是你梦寐以求的宿愿,我祝愿你在新的起跑线上一往无前,实现你的理想和抱负。

      我的情况很糕。自从去年高考失败以后,我又参加了复读班的测试考试,但没有考上。我的梦想被击了个粉碎!今年下半年,听说我原来就读的初中要招代课老师,我去应试通过了。

      我的路还很长很长!

      你的姐姐:刘小燕

      1989年11月19日”

      收到燕子姐的来信后,刘雨明心潮澎湃,马上复了信,写的大多是一些鼓励、安慰的话。

      燕子姐也复了信。

      从此,两个心息相通而命运不同的同学互相牵挂着……

      四、

      刘雨明和刘小燕的情缘从他们孩提时代就开始了。

      他们的老家都是一个区的,只是所在的公社不一样,双方家庭住址相距三十多里路,刘雨明的外婆就住在刘小燕家隔壁,两家关系素来不错。

      刘雨明小时候是外婆带大的。小时候,由于父母亲要参加集体劳动,经常送他和小哥到外婆家小住一段时间。每次去时,父亲总要准备一担箩筐,箩筐里一头放一个人,然后挑着他们兄弟俩上路。路上要经过一个很长的堤坝湖,湖里停放着许多的轮船,刘雨明至今还能回忆起当年从轮船里传过来的汽笛声。

      本文标题:第二次见面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com.cn/article/137642.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阅读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