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经典散文
文章内容页

家乡的老古树

  • 作者: 大山一隅
  • 来源: 美文閲读网
  • 发表于2017-05-27
  • 被阅读
  •   家乡的老古树

      在一个人静夜深的夜晚,我做了一个梦,一道星光划破夜空,在梦里我看到了家乡的老古树。

      家乡的老古树长在村口上,长在大路边,长在山脚下,长在寨子旁,远远地望去,像一道天然的屏障。老古树的树干异常粗壮,得四五个人才能合抱得起来,枝叶繁盛,不断地往外延伸。据村里的老人们讲起,这些老古树早在他们祖辈之前就已存在了,谁也说不清楚它们的年历,像一位年迈的老人,默默地守护着这片古老的土地。家乡人都把这些老古树称为神树,在家乡人的心目中,老古树是护村护寨护人的树。

      在我还没有离开家乡的时候,老古树就给我一份我特殊的挚爱,让我度过了一段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小时候,我最喜欢去老古树下去坐一坐,站一站,看一看,透过老古树的茂叶慢慢地味读旭日从东山升起来或者夕阳朝西山落下去的风景。坐累了,我就爬上老古树树的枝丫间去小憩一下;或依靠在树身上翻看我的连环画;或坐在老古树下的秋千上轻松荡漾,听山路上来来往往的人们在老古树下歇息乘凉时谈笑风生地聊天讲故事。

      我记得,在家乡每个寨子的老古树下都有一个叫“大方土地”,到了每年农历过年除夕夜的这一天,人们早早就备好了团年饭,然后拿上香纸、酒肉、糍粑、水果来到老古树下的“大方土地”烧香烧纸敬人们心目中的土地公公,乞求土地公公保佑家家户户兴旺平安,人人个个幸福安康。

      我在山里的时候,每每经过老古树旁,总会对它心怀厚厚的敬意。听婆婆说起过,在几十年前她嫁过来不久后这里便发生了大洪灾。山高坡陡的地方出现了山体滑坡,大片的良田好土都淹没在浑浊的泥沙里。当时便有许多的村民都往老古树上爬寻求避难。洪灾过后,获救的人们都前去烧纸上香,感激老古树大恩大德。似乎人们的生存与老古树有息息的关联。

      一直以来,老古树很受家乡人的敬重。老人们说:那年,在解放战争的湘西剿匪战斗中,硝烟弥漫,解放军战士们一连打了几天几夜,没有工事的抵挡,很难跟土匪们正面作战,伤亡惨重。幸亏就是这些老古树,不知挡了多少子弹的古树成为了解放军战士们最好的“工事掩体”。更让老辈们记住的是,在一次战斗中老古树因到土匪们故意放火烧山而引起熊熊大火,最后还是解放军战士们和乡亲们一起合力扑救,老古树才得以幸存。老古树的存亡早已和这片土地上的乡亲们紧密联系在一起了,乡亲们也早已把老古树当作了生命依托,都有一种叶与根一样深深厚厚的感情。提起老古树时,乡亲们都会涌起一股自豪之感。

      老古树与乡亲们的情分说起来真的很奇妙。曾有一个外来的大老板想用重金买下这些老古树,结果遭到了乡亲们的强烈反对,乡亲们说,老板的钱再多也买不了这些老古树,乡亲们还拿着锄头镰刀要跟买老古树的老板拼命,一看那阵势,买树的老板只好灰溜溜的离开,这样老古树最终得以保存下来了。

      说起来,老古树与人们的和谐相处是一个自然与人类和睦共存的最好见证。人与自然是相互依存、相互维持的,也唯有保持人和自然和谐相处的良好关系,人类才能更好地在这片土地上生存。

      老古树虽然生长在家乡贫瘠的大地上,却一直枝繁叶茂,绿荫如盖,完全是因为家乡滋养的缘故。老古树因寨子而茂盛,老寨子因老古树而闻名。这一棵棵老古树,多少还是有点年纪,少说也有上百年的树龄,要么就不会长得这么高大粗壮,它们当中有青?树,杉树、古榉树、枫香树、松树,樟树、红豆杉、银杏、榕树、罗汉松、柏木、水松、柳杉,大都是一年到头不落叶的树种,春夏秋冬都是绿。

      在山里,有老古树的地方就有好村寨,就有好人家,老古树生长的地方就有清清的山泉水,就是天然的矿泉水,夏天凉丝丝,冬天热乎乎,老古树象征着生机与生气,生命与希望,体现出山清水秀人兴旺的环境美。

      家乡的老古树底下常聚人,大热天是人们躲荫歇凉的地方,坐在老古树底下,再大的太阳也晒不透,一丝丝的太阳光从树叶间穿透下来,几只小松鼠在老古树枝桠间欢快地跳来跳去,清凉的山风从身上一阵阵拂过,那顿消的暑气、轻松惬意的感觉让人好不舒坦,一到炎热的夏夜,人们便相聚在老古树下,舒心的享受凉爽的夜晚,大家谈古论今,说说各自的见解与打算,相互逗趣,各抒己见,谈谈感受,开开玩笑,夜深了仍舍不得离去。

      我曾记得,那年冬天,家乡遇上了连续两个多月大冰灾,满山遍野银装束裹,俨然一个冰凌透亮的世界。大冰灾给家乡带来的损害完全超出人们的意料,但家乡人想到的是怎样保护好这些老古树,在家乡人的眼里,这些老古树比他们的命还金贵,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他们钟爱老古树,冰天雪地里,家乡人拿上长长的竹竿不停的敲打着老古树枝上的冰凌,不让越结越厚的冰凌压断老古树粗壮的树枝,这场大冰灾过后,那些老古树没受到损伤,人们与老古树就越发亲近了。

      后来,家乡人因为外出打工都先后迁居到城里去了,以往清亮光滑的山间石板路都长上了厚厚的芭茅草,老寨子老木屋已经在日晒雨淋中长出了绿苔。但那些老古树依旧风度翩翩,还在眼巴巴地等待外出的家乡人回来。

      这些年,我去过东岳泰山,南岳衡山,西岳华山,北岳恒山,中岳嵩山。这些名山的陡峭、挺拔、俊秀在我这个山里人的眼里不足为奇,而这座座名山中的那些知名不知名的老古树尤为让我敬重,别人看山我看树,每到一处都让我在千里之外的天南地北想到家乡的老古树。

      前不久,我回了一趟家乡,曾经的村寨子已经没有了昔日的风貌,院子外面的院坝都已经丛生了茂盛的杂草,隔壁邻居积极响应政府异地搬迁脱贫的号召,搬到山下平坦的公路边去了。唯有寨前寨后寨左寨右路旁地角山下的老古树依然坚强地挺立着,生机勃然、默默无声地记录着家乡的变迁和岁月的沧桑。

      我漫步上前端详触摸老古树苍老的树干,家乡如烟的往事在脑海中一幕幕不停地闪现。就是这些长在这块古老土地上却能够顽强生长的老古树,从它们身上迸发出来的那股精神给予家乡人坦荡的胸怀、不懈的追求和生活中拼搏奋进的无穷力量。

      我好像听到这些老古树轻轻告诉我,在物欲横流,人心浮躁的时代,要皓首穷经,面向自然,奔走于群山峻岭之间,以现代人身体力行的探索精神,严谨的治学态度,用脚步和文字,在探寻人文古树的过程中,穿越卷帙浩繁的中华文明史,用如树的大笔,以老古树为载体,讲述与老古树相关的历史故事,再现我们民族历史上的生态保护传统,弘扬中华民族的绿色文明精神

      回到家乡的我在想:或许到了那一天,等我退休了,落叶归根,恋旧的我将会重归故里,把老院子重新进行修复,再养一群土鸡,放牧几头牛羊,种几块菜园,读几本闲书,写几篇小文,喝几杯小酒,邀上我童年时代的伙伴围坐在火塘边,就炖煮喷香的腊肉块,炒一碗干辣椒和黄豆子,还有韭菜拌鸡蛋,来几杯自酿的包谷酒,天南地北地东扯西拉,那田园牧歌式的乡村夜生活该是何等地快意呀!即使到了我走完人生道路的那一天,就让后辈们把我埋在老古树的旁边,年年岁岁与老古树相守相伴。

      家乡的一切,犹如一幅水墨丹青,深深烙印在我的记忆深处。而在我梦里时常出现最多的高大粗壮绿色身影,便是我引以为豪的家乡老古树了。

      本文标题:家乡的老古树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com.cn/article/118326.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阅读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