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166
    2017-03-20
  • 1、晚自习刚下课,强子叫住我们宿舍三人,带我们翻墙逃出去街边撸串。强子要了几打啤酒,一直闷头喝着,啥话也不说,看得出是心情不佳。我跟彪哥、阿斌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开口说啥好。 终于,两瓶啤酒下肚后,强子红着一张脸,醉醺醺的跟我们说:“哥们,能借点钱给...[浏览全文]

  • 741
    2017-03-11
  • 女人很奇怪,总是想了解喜欢的人的前女友,了解和自己本来毫无关系的经历。如果你也曾一条条翻过他前女友的各种社交帐号的状态,我想你一定懂得我写下的故事。 (一) 我终究没有等到你。只剩偶尔想起你。 (二) 我有个很多人都觉得浪漫的职业——电台主播。尤其《从...[浏览全文]

  • 1424
    2017-03-03
  • “林苏,我喜欢你。”站在林苏面前的是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男生,男生直视着林苏,满脸通红,双手紧握成拳头,手心里冒出了许多汗水,使得手掌心黏滑滑的,林苏飘逸的长发轻拂过男生的脸庞,林苏用食指把被风吹乱的头发别在耳后。“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了,谢谢你喜欢...[浏览全文]

  • 2993
    2017-02-17
  • 青春期未命名的悸动, 介于喜欢与爱之间, 说不清道不明, 没有刻骨铭心轰轰烈烈, 却挥之不去怀念了一生。 ——致卷首《最美年华遇见你》 Part.1 「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天还是那片天,人还是那群人,你依旧不属于我。——江菁 A市, 一家酒店内,多年未见的同学在此...[浏览全文]

  • 1287
    2017-02-15
  • 层层叠叠的花朵,染成一片迷蒙,仿佛寂寞的烟花,在碧水蓝天点燃。 师父的每次出场,不知为何,都让人感到孤独,即使一身繁华,浩浩汤汤。 “今天是你褪凡身入仙班的日子,师父来……给你壮个胆。” 无寒轻笑,抖落沾满一身的花瓣,“翎姬师父今天怎么了,如此这般,倒...[浏览全文]

  • 1526
    2017-02-13
  • 【望云楼】 “丽娘,杜妈妈叫你呢。”“我知道了。”屋里,一个青衫少女立在一名白衣少女的后面。青衫女子虽是妩媚妖艳,却不及那白衣少女分毫。她美得那样自然,清新脱俗。眸子里的恬淡,忧郁格外惹人怜惜。两人站在一起,就像一幅画。青衫女子名叫玉衣,人称玉娘,是...[浏览全文]

  • 2087
    2017-02-06
  • “你会不会?到底说句话啊...[浏览全文]

  • 888
    2017-02-04
  • 深夜独有的灯海倒映着一片平静湖面,叶冬一个人坐在湖边的长椅上,长椅下歪七扭八摆着的是一打啤酒。今天晚上没有月亮,没有星星,没有风,没由来的一股烦躁。 “哐当。”一个啤酒空罐被她踢倒随即滚落湖中,湖面终于荡起了波纹,五光十色,五味杂陈。 被丢在一旁的手...[浏览全文]

  • 881
    2017-02-03
  • 我们生活的世界总是漫不经心的让深情之人遇见深情之事,讽刺如个笑话。 ?“你是傻子吗...[浏览全文]

  • 2011
    2017-01-23
  • 白桥遇上许歌是缘分天注定。 谁会知道那天是白桥第一次出远门,根本分不清东西南北,而偏偏许歌在那一天急急忙忙的赶去学校报到,那是大学新生报到的最后一天。 碰撞之后才发现车票拿错了,白桥急红了眼眶,然而手中的车票竟也是同一辆车,好在已经进了候车厅,这是不...[浏览全文]

  • 3268
    2017-01-23
  • 1、高中同学聚会,偌大的包厢里,灯红酒绿,觥筹交错。玩得正起劲,坐在我对面的班长突然站起身,做了个手势让大家放安静。 她笑着说:“我们不玩真心大冒险,就问大伙一个问题吧。” 我们大声嚷着:“可以啊...[浏览全文]

  • 978
    2017-01-23
  • 你可曾见过瑞雪一层又一层的覆在冰面上,我在这里过了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可是光阴在我这里仿佛定住了一般,它不会再伤害我,我也乐得这样,忘记一切,不再有牵挂,大抵是我心死了,我常常在想,我为什么要来到人间,如若当初我不曾来到人间,不曾见到他,是不是就不...[浏览全文]

  • 1951
    2017-01-21
  • A城的东边,有一所艾特贵族学院,不管教学质量,教育设备,多种语言…都属于上乘,所有家长都想将孩子送去读书,艾特贵族开放式授学,年招生有一定的限制,想踏入学校的多之又多…渐渐变成要么后台强硬有关系,要么花钱送进来,要么就是成绩全市前十。 在艾特贵族学院...[浏览全文]

  • 765
    2017-01-21
  • :史记大夜173年,永成皇后失德,休弃出宫。皇后父两朝宰相上官封,当庭触柱而死,上官满门获罪,举家流放。唯废后无踪,帝大怒,遍寻不得,念其早年恭顺,追封谥号“永成”,立衣冠冢,葬入陵寝,立遗诏嘱百年后与永成皇后合葬。。 ** 月上柳梢头;瑞脑销金兽。 德言...[浏览全文]

  • 660
    2017-01-21
  • 她是报社的记者,认识她是在两年前的一个冬天,虽然天气很冷,但阳光却很充足。记得那天我们全体官兵正在清理操场上的积雪,我和几个士兵正在用刚刚堆积起来的雪做雪人的时候,就听通讯员喊“教导员,有人找。” “谁找我。”我边问边继续堆着雪人。 “不知道,是一个...[浏览全文]

  • 700
    2017-01-21
  • 一根红线,两人命运。. 人妖殊途,不可相念。 黄泉之路,彼岸遍地。火照之路,直指幽冥。 花叶两不见,生世永牵挂。 秋彼岸,花开之际,全无绿叶相衬,自成万众焦点。看那花序生于直如翠竹的空茎之端,一副孤芳自赏、睥睨天下之态。花瓣反卷,错落有致,似嗜血的龙爪。...[浏览全文]

  • 605
    2017-01-21
  • 一 “我总是一个人,下雨的时候,晴天的时候。一个人不行的,什么都做不到……” 重歌按灭了手机,雨滴打在地上的声音响在她耳朵里,她撑起橘色的伞,走进雨帘。窑镇的大街小巷她都很熟悉,至少十年前是的。 白墙乌檐,水花淋漓的湖面,重歌在雨中缓步前行,路过年少时...[浏览全文]

  • 360
    2017-01-21
  • 余南抿一口酒,那样美好的最初,却是这般惨淡的终结 落雪了,白雪红梅,他看着眼前一袭婚纱的她,只觉得天昏地暗,这辈子他注定与她相望独守。 余南醒来时,婚礼已然结束,七零八落的酒瓶歪倒着,他起身独自倒了杯红酒对月独饮,思绪开始飘散,再抑制不住的是深深的爱...[浏览全文]

  • 699
    2017-01-21
  • 他是帝王,是万人之上的天子。 后宫粉黛千万怎可只有我一人,哪怕他今日只是独宠我一人,将着万千宠爱集我一身,谁知将来某日他不会给另一个女子。 余乃云家嫡长女,自小便是琴棋书画俱全,莫不说天下无双,且看京中也无几人可堪并肩。听母亲言,今者皇太后的母族乃云...[浏览全文]

  • 1293
    2017-01-11
  • 樱花色的恋人一阵清风吹过,树上的樱花瓣散落。 树下的女孩望着正在空中飞舞的花瓣,眼神有些迷离。她口中喃喃道:“又一个三月到了呢……”女孩伸手接住了即将要落下的花瓣,而在口袋中的手机却不小心掉了出来。插在手机上的银白色的线也因此掉了。音乐瞬间在樱花林中响起:“one...[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阅读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