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小说故事新编
文章内容页

讷谟尔河大案

  • 作者: 星空草原
  • 来源: 红袖添香
  • 发表于2017-03-20
  • 被阅读
  •   一、杭州犯案

      10月的西湖,水边荷叶随风摆动,远处游船点点,山色空蒙。

      夕阳下,西湖景区人来人往。一个身穿蓝西服的男青年坐在湖畔的台阶上,侧着脸看着远处。清扫员的扫埽快扫到他的脚边时,他才缓过神来匆匆起身走开。男青年叫郑强,28岁,中等个,一头短发,目光有神英俊帅气。他看远处王丽丹和那个陌生男人起身走到公交站上了车,脸上闪现一丝诡异的笑容。他迟疑里一会儿,才慢吞吞的走向公交站。

      王丽丹和那个陌生男人在杭州火车站下了公交车,挽着手走过广场拐过一条小街,他们来到五层的邮政局招待所大楼前,在这里,郑强和王丽丹已经住几天了。此时,从招待所大门里走出几个穿制服的人,王丽丹和他们擦身走过,进门前她回头飞快看了一眼后面,接着带领陌生男人上了五楼,掏出钥匙打开了503号房门。房间不大,窗户两边摆着两张床,床头柜上放着两瓶汽水。

      陌生男人跟王丽丹走进房间,他环视了一圈房间后,回身关上房门,把提包往床上一扔就一把抱住王丽丹的细腰,年轻女人身上特有的香气拨动着他寂寞的神经,他能感觉到穿着轻薄的她耸起的胸脯的起伏,他激动的说:

      “小宝贝,可爱死我了,我要等不及了!”说着嘴唇就往王丽丹白皙的脸上贴。

      王丽丹把脸扭到一边,撒娇的说:

      “疼,胡子扎。大哥,先喝瓶汽水解解渴。”说着她挣开陌生男人的手,启开汽水递给他说:

      “看你猴急猴急的,我又跑不了,歇会儿,刚才走热了。”

      王丽丹坐在床边喝了口汽水,问:

      “大哥,你是来杭州出差的?”

      “可不是嘛,厂里派我来采购零配件,都过去3天了,还有几种规格的配件没着落呢!”

      “才3天?那着啥急呀!想老婆了是不是?没出息,我都离家一个多月了,要落在你身上还完了呢!”

      “想老婆?我家那老糟糠,都胖得喘不上来气,早没看啦,有啥可想的。这回有你这漂亮妹子,我就不寂寞了,啊?哈哈。”说着陌生男人就把王丽丹压倒在床上动手解她的衣服。

      王丽丹慌忙起身护住胸口说:

      “等会儿,大哥,我先去一下洗手间。”

      “哎呀,你事咋这么多,快,快,快,急死我了!”

      王丽丹出了房间,走到楼梯口见郑强早已等在那里,就冲他作了一个“跟我来”的手势,然后转身回到503房间,随手轻轻带上房门。

      已经脱得赤条条的中年男人见王丽丹回来,迫不及待的过来把王丽丹往床上一抱,两人倒在床上滚来滚去。正在这时,郑强蹑手蹑脚的推门进来,然后轻轻反手锁上房门,迅速掏出早已准备好的麻醉针,冲着床上没有防备的中年男人就扎了下去,中年男人疼得“激灵”一下,大喊“谁呀,干什么?”挣扎着就想坐起来,但他还是被郑强牢牢按在床上,王丽丹用枕头捂住中年男人的嘴。不一会儿,中年男人就不动了。他们拿出绳子结结实实把他绑在床头,然后翻走他皮包和衣服里的770元钱,锁上房门离开了招待所。

      郑强和王丽丹走出招待所的时候天已黑下来,他们沿着马坡巷往火车站方向快步走去。

      “多长时间他能醒过来,咱们还剩几支针?”王丽丹问郑强。

      “命大也得一两天,6支还不够吗?”郑强回头看了一眼远去的招待所。

      在火车站他们买了22.40到上海的硬座车票。由于时间还早,两人走出售票厅去附近的饭馆吃饭。

      邮局招待所服务台的大钟指向了21点,办理入住和从外面回来的客人已陆续回到房间,服务台前显得有些冷清,大楼里也安静下来。

      “不好啦,服务员,503号房间有人喊‘救命’,还踹墙。”一个中年妇女“噔、噔、噔”从5楼边往下跑边喊。两个女服务员跑出服务台,仰头向楼梯上的中年妇女大声问:“503号房啊?知道了,我们马上就上去。”

      中年男也许真的命大,或别的什么原因,反正他提前醒过来了,这才出现503号房隔壁女呼救的插曲。

      站前派出所李所长及两名民警、招待所经理在503号房间查看了现场。李所长问中年男:

      “你都丢什么了?”

      “我丢了700多块钱,都是差旅费,回去咋向厂里交待呀?”

      “你先别急,他们是怎么把你麻醉的?”

      “真是羞杀我了,都不好意思说出来。”中年男低着头。

      “说嘛,一个大男人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说出来对抓住罪犯和定罪量刑都有帮助。”

      “我是碰上踩屁股党了。”

      “怎么回事?”

      “我在西湖边碰到那个女的,我看她年轻漂亮,禁不住诱惑,就跟她来到这里,我那知道她还有个男同伙。等我刚一光屁股,那个男的就冲出来给了我一针,然后……然后就不知到了。”

      “他们是那里人?”

      “听她口音,像是东北人。”

      “她没说要到那里去吗,或者要做什么?”

      “没有。”

      “从作案手法看,他们应该是老手了,像是流窜作案。常亮,你赶紧叫几个人带上他,咱们到火车站去仔细搜一搜!”

      “是。”

      “小王,你叫上大李子到辖区的招待所、旅社挨个排查!”

      “明白!”

      ……

      火车站候车厅里人流熙熙攘攘,座椅上,旅客们或打盹或闲聊。检票前,郑强起身去卫生间,王丽丹在椅子上打盹。

      这时车站广播响了:“各位旅客请注意:开往上海的5542次列车,现在开始检票了。带小孩的旅客请您照看好自己的小孩,不要让小孩在站台上乱跑,以免发生危险。”

      郑强听到广播,匆匆从卫生间出来,一抬头看见王丽丹被几个民警拽着向自己围拢过来,他先是一愣,迅即转身向大门方向逃去。

      “站住!”民警飞快的追了上去,没跑出几步,郑强就被抓住并被他按倒在大厅的地上。

      “叫什么名字?”

      “……郑强。”

      “知道我们为什么抓你吗?”

      “我咋地啦,抓我?”

      “你咋地啦?!告诉你,你老实点,说!犯啥事了?”

      “……抢点路费回家。”

      “就他,铐走!”

      一些旅客围过来看热闹,民警分开人群,把他俩带走了。

      站前派出所分别对郑强和王丽丹进行了审问,郑强的口供除了这起案子外就是一些小偷小摸行为。但王丽丹的口供却让办案民警着实大吃一惊,甚至,起初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们竟在黑龙江省讷河县犯下杀死52人的连

    本文标题:讷谟尔河大案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com.cn/article/96791.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阅读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