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故事鬼故事
文章内容页

二调时的诡异经历(上)

  • 作者: 赵伟男
  • 来源: 美文阅读网
  • 发表于2017-03-16
  • 被阅读
  •   2007年,第二次全国土地调查轰轰烈烈地拉开了序幕,业内人简称其“二调”。

      因为二调的开始,测量工作成了空前热门的行业,各单位对于测量工作者的需求也到了饥渴的程度,甚至不少完全没有接触过这个行业的门外汉也都纷纷扛起设备加入了测量大军。

      我大学时学的是工程测量专业,毕业后一直没有找工作,当时便直接被大学的同学一个电话叫去进入了他所在的单位,开始了二调的日子。

      大学时我的专业课成绩一直不怎么样,甚至连课都没怎么正经上过,本以为学会这些仪器设备需要一个很漫长的过程,没想到到了队里分了师父之后,师父把仪器扔给我之后几句话我就懂了如何操作。就这么简单的玩意大学竟然教了整整三年,而我竟然还没学会,我顿时有了一种被骗学费的感觉。

      测量工作有一个特点,就是哪人少就往哪钻,专挑荒郊野地走,当然偶尔的时候也能去村子里面,但是几率比较小。

      一般的情况下,我们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就会在附近的村子里找一户人家吃住一晚,并给主人一些钱。如果测量的地方比较偏僻附近没有村屯,就只能在野外对付一宿了。

      开始的一段时间,工作还是比较开心的,虽然累一点苦一点,但是对于身体比较好的我来说也并没有觉得有太大的负担,就当是出来游山玩水了。

      直到有一天,我和同组的另一名小工跟着师父到了一片野地里测量。这片野地的草长得高,也很茂密,草最深的地方都应经没过了头顶,在我的印象里自己之前从来没见过这么高的草,走在草地里,视线完全被草遮挡住了,根本就看不到前面的情况。

      这里似乎很少有人来,草丛里根本就找不到路,向前行走也是十分的困难,我们只能用水平尺等工具竖在面前行进。这个方法是这些天通过对师父的观察学到的,这样能快速的分开面前的杂草,让行进速度快一些,也能很大程度的防止杂草挂到脸上。

      走了一会,我突然感到有些奇怪,按理说草越密的地方蚊虫就会越多,可是我走了半天却连一只蚊子都没有看见,而在行走在草丛里竟然连半点蝈蝈或蛐蛐一类鸣虫的叫声都没有听到。

      就在此时,走在我前面的小工突然停下了脚步。这里并不是要踩点的位置,我好奇他怎么停下了。

      我向着他的前方看了一眼,一座十分古怪的建筑出现在了我的眼前的杂草丛中。

      这座建筑有点像是一座泵房,但又小很多,从外部看跟平房差不多高,但占地面积也就四个平方,完全看不出是干什么用的。

      建筑没有窗子,只有一扇门,此时木头的门板早已掉下倒在了草丛里,就连门框也有些腐烂变形了。从门里向内看,里面漆黑一片,那种黑并不同我以往所见到黑,在我的印象中,就脸最黑的黑夜也都会有细微的光亮,但是那扇小门当中的黑确实完全看不到一丝光亮,没有一点其他颜色的黑,就像是一张黑漆漆的大嘴一般,似乎要吞噬掉闯入者。

      此时,走在最后的师父也已追上了我们。看到我和那名小工整一起注视着眼前的建筑,脸色顿时不悦起来:“快走,野外这些乱七八糟的荒废建筑多了,大多不是什么好地方,看到了就躲远点。”

      听到师父这么说,我的好奇心也一下子被勾了起来,忽然十分想要看看这座建筑里到底有什么,把手里拿着的全站仪镜横放到地上便向着那扇小门走了过去。

      师父见我竟然向那座建筑走了,赶忙一把拉住了我:“臭小子,不要命了你!我在野外跑了几十年,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都多,在野外看到这些乱七八糟的荒废建筑看得多了。没有一处是正经地方,进去的人没有几个能有好下场的!”

      师父的语气很是严厉,似乎真的动怒了。

      但是由于刚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原因,当时的我竟然泛起了倔,越是不让我去我就越想去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直接推开了师父向着那扇小门走了进去。

      在我的身后,传来了师父歇斯底里的叫骂声,但我也没有理会。

      进了建筑的内部,我的眼前顿时陷入了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由于害怕踩到不干净的东西或者是掉进坑里,我站在刚进门的位置不敢向前迈步。

      过了一小会,我的眼睛开始逐渐适应了眼前的黑暗,能看清一些东西了。当时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间屋子里的阴气实在是太重了。

      我并不是什么能感觉到阴阳的特殊体质,更没有所谓的阴阳眼,对于那些玄学的东西更是一点不懂,但是当时我的脑海里却出现了这样的想法。

      因为那间屋子里实在是太凉了,刺进人骨头的那种凉,而且十分的潮湿,阴潮之气聚在屋中无法向外散播,整间屋子就好像太阳从来没有照进来过一般。

      就在此时,我突然愣在了当场,隐隐约约中,我看到在我的眼前,屋子的正中央,竟然悬挂着一个女人。犹如一个沙袋般悬挂在那里,身子在半空中微微地摇曳。

      我看不清他的相貌,只能隐约看出他的头发很长很长,而且身上穿着的衣服似乎是一件连衣裙,才能断定那是一个女人。

      就在此时,我似乎着了魔一般,大脑竟然一片空白,慢慢地向着女人的方向走了过去。

      那个吊着的女人离我越来越近了,我看的也更加清晰了一些,能看出她穿的确实是一件连衣裙,她的头发很长,从头的前方垂下,遮住了她的整张脸,那双悬空的手的下方两排长长的指甲向下垂着。

      突然,那个女人似乎发出了一阵笑声,那笑声很小,但是却阴森无比,一瞬间穿破了我的耳膜,直达大脑。

      就在那一瞬间,我仅存的一点意识也逐渐地消失了。

      本文标题:二调时的诡异经历(上)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com.cn/article/95772.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阅读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