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小说微小说
文章内容页

时空梦魇,第三章:郭萌萌的出现

  • 作者: 陈金豆
  • 来源: 美文阅读网
  • 发表于2017-03-16
  • 被阅读
  •   有着秦楚陪伴的日子过得真快,不知不觉就这样到了高二的第二学期,王思涵回想一下秦楚陪伴自己原来已经一年多了。而王思涵是真的快乐的,她保证,这个世界上目前只有秦楚是让她觉得被爱的人。王思涵想了一想,也许秦楚并不属于跟她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毕竟彼此的时空不一样。尽管现在他们可以看得到了对方,却还是触碰不到对方,去不了彼此的时空。

      每天夜幕的来临,王思涵都早早地钻进了被窝里,等着时空精灵给她打开时空大门让她可以跟秦楚相遇。

      “傻丫头,今周末我不来时空大门找你,有事。”

      “啥事?”

      “约了朋友一起爬山。”

      “可是这个跟你晚上来时空大门有关系吗?”

      “有啊,因为白天爬山很累了。”

      “爬两天?”

      “恩。”

      一连好几次的周末,秦楚都是说爬山,没有来时空大门来找王思涵。

      终于有一天周末,王思涵自己跑到时空大门隔着时空维度敲打着的时候,对面传来了同样的敲打声音,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响起:“谁在对面?”

      “你是谁啊?”

      “你又是谁啊?”对面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很骄傲地问着。

      王思涵心里“轰”地响了一声,感觉事情不对劲,她突然明白为何秦楚好几个周末都说周末去爬山了。她试探着问:“你认识秦楚?”,对面那个女孩子听到这个名字应该是很高兴,幸福地回答:“对啊,他是我男朋友,我们在一起半年了。”

      王思涵那一刻只是觉得脑袋都空白了,但是她还是沉住了气,她装作很轻松地说:“那么巧,我的男朋友也是叫秦楚,我们在一起一年半了。”

      对面那个女孩瞬间哭了起来,她哭喊着:“怎么可能?我喊他来问清楚。”

      “郭萌萌,你怎么打开了我的时空之灵?你行啊你,长本事了?”突然秦楚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

      “秦楚,你解释一下这到底怎么回事?”郭萌萌哭喊着。

      秦楚一下子呆住了,他犹豫了一会,他触碰开时空按钮,三个人隔着时空面独门,他如实地说清楚了事情的真相。

      “你们,确实是我的错。可是思涵,你一定要原谅我,我们不在一个时空里,我无法触碰得到你,我实在是觉得这样忍受不了这种寂寞了。我不同你,你的爱情里,可以只有感情和心,而我的爱情里是需要感情和性。”

      “好,不要说了,我知道了,祝福你们幸福。”王思涵努力地挤出笑容,此刻她的心为何如此平静,她也不知道,她只是觉得好像那一刻感觉不到了自己心跳的频率,安静得就仿佛心死了。她的世界里瞬间恢复了寂静,她听不到秦楚隔着时空维度在喊着什么,只是模糊地看得到秦楚拼命敲打着时空维度,而郭萌萌紧紧抱着秦楚哭着喊着。她的身体感觉在下沉,无声地沉进一片黑洞里。

      王思涵在夜里惊醒,她睁开眼睛看着她的时空里的一切,如此陌生而又熟悉,她安静地看着熟睡的舍友们,响起昔日她们的欢声笑语,她多么羡慕她们可以那么快乐地活着,而她的青春如此沉重和压抑。此刻她认为那么重要的男人又背叛了她,她却完全感受不到心的声音。就这样不知不觉里到了第二天早上,由于一夜未眠,王思涵早上第一个起床刷牙洗脸,破天荒地地第一个到达教室去晨读,所有同学都目瞪口呆,调侃着:“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哈哈。”然而,只有王思涵知道,她只是因为此刻感觉不到心的跳动了,就像一个丢失了心的人,她只是企图去寻找什么,可是又说不清楚。

      “滴滴滴……”王思涵的手机信息响起,同桌赶紧用手肘推了一下她,示意她声音没关。王思涵赶紧偷偷取出手机,结果却不小心看到信息竟然是郭萌萌发来的。

      “姐姐,我是郭萌萌。时空信息的区号,是我问秦楚要的,我说想跟你聊聊,做姐妹。”

      王思涵心里冷笑了一下,礼貌性地回复了一句:“哦,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就随便聊聊。聊聊他吧。”

      “我下午放学了再跟你聊吧。”王思涵匆匆回复了一句,就把手机关了。她现在已经听不到心的声音了,那么寂静,寂静得她自己都觉得可怕。也许她只是觉得无比的失望吧,失望地如此的寂静无声,毫无预备。

      不知道课堂是怎样过去的,拖着疲惫的身躯,王思涵躺倒在宿舍的床上,她依然感觉不到心的跳动,此刻的她就像一副轻飘飘的幽灵漂浮在这个时空里,她不知道过去的那一年半里快乐的日子哪里去了。只是一瞬间,她的世界里又如此的寂静无声,周围的同学们追逐嬉闹的身影和欢声笑语在她的眼里、耳朵里都只有一片模糊得看不清的画面和 回音。她问着自己,她现在是在这里,这里是哪里,她又是谁?

      “叮咚叮咚叮咚……”王思涵摸着床边的电话响起来的手机,没有看,就直接按了接听,“喂,您好!我是王思涵。”

      “姐姐,是我,郭萌萌。你下课了吗?我是算着时间大概是这个点,你应该下课了。请问我们现在可以聊聊了吗?其实秦楚跟我说了很多你们之间的事情,他夸你是一个很聪明的女孩子,也很有文采,说话总能够引经据典,就是举例子或延伸拓展,很厉害。他还夸你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也很善良温柔可爱。”

      “哦,请问你告诉我这些是想表达什么呢?”王思涵客气地回答着郭萌萌。

      “没什么,就是想跟你随便聊聊。其实我现在知道了,他也爱你,他发给我们的短信其实很有可能是一样的,他说想你爱你,也会说想我爱我。他给你,其实也会给我。他会安排好不同的时间陪我和你。”郭萌萌略带委屈的语气说着。

      王思涵不知道为何,心里其实也没有那么地抵触郭萌萌,也没有想着要责怪她是一个小三之类的想法。也许因为处于王思涵的本性,她觉得女人没有必要为难女人,而且感情的事情并说不清楚谁对谁错,一切都是缘分所致。再说了,郭萌萌是一个要比她小好几岁的小女孩,她也是蒙在鼓里,并不知道秦楚一脚踏两船。如果真的要责怪,那么也只能责怪秦楚吧?但是,秦楚说的那句话也未尝没有道理,他想要的,她确实一直因为时空问题而无法给他,无法满足他的身心需求。对于一个处于这样年龄旺盛时期的男人而言,对于感情本来就是应该两个人一起经营和负责而言,王思涵觉得自己确实也做得不够好,确实不算称职的爱人。所以,要是责怪起来,王思涵也需要责怪她自己吧?

      “你们发生那个关系了?”王思涵想了想,直接问了郭萌萌。

      “恩,对的。我很爱秦楚,秦楚也说爱我。第一次就是给了秦楚。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也很开心。姐姐,其实真的很对不起,如果我当初知道他有你,我是不会插一脚进来的。”郭萌萌声声“姐姐”地喊着王思涵,王思涵就更加觉得自己应该像一个母仪天下的人似的大度和宽容地对待这个小妹妹了。

      王思涵笑了笑,温柔地说:“其实没有你,也会有别人的,这并不是你的错。而且,其实,即使你知道他有我,如果他对你很好,也是可以撩拨得你这颗少女萌动的心。一切都是冥冥之中的事情,该发生的始终都会发生的。”

      郭萌萌和王思涵就这样一直聊到王思涵要去上晚自习的时间。

      晚睡时间到了,王思涵捏着老人机自言自语道:“我到底是否应该继续去时空里看看他呢?”,今夜里,王思涵的心开始听得到就像伤口裂开的声音,很痛很痛,痛得眼泪掉下来。她终于知道为何一开始知道事情的时候会没有任何感觉了,原来就像一把匕首刚快速地刺进身体的时候,肾激素会让人不知道疼痛,但是当后劲过了,就会感受得到那种刺伤的撕裂般的疼痛,痛不欲生。王思涵以前一直害怕和担心的事情,曾经想过无数次,如果秦楚有了别人,她会不会很痛苦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以前只是想想,但是哪怕只是胡思乱想,都得让她自己心痛得哭泣。因此,现在当事情真的发生的时候,这种疼痛是可想而知了。王思涵带着心痛和泪水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

      “思涵,你来了?我等了你很久了。你还好吗?”秦楚一看到王思涵,就激动地拍打着时空维度,眼神望眼欲穿啊。

      王思涵抬起红肿的眼,冷冷地瞟了一眼秦楚,又看向别的地方,尽管知道其实这事情她自己也有责任,最终还是忍不住责怪他说:“秦楚,你就是这样对我的?我死心塌地爱着你,哪怕身边有帅哥追求也不搭理,而你呢,就这样这个性的事情,你就背叛我?为什么我都可以为你坚守,而你却做不到!”最后,王思涵接近咆哮,她发疯似的捶打着时空维度,企图去打破这个维度。

      “你不是说,等我们足够能力,我们就可以跟时空精灵交换东西,已达到可以去到彼此的维度,触碰得到彼此的吗?你肯定有这样的能力,对吗?”

      “思涵,你冷静点,我爱你,可是我真的没有能力去跟时空精灵交换,我去了你的维度,我就回不来我自己的维度了。”

      “你爱我?对,你也爱她啊!”

      “思涵,我……对不起,她可能要怀孕了,因为她说这个月大姨妈没来。今天,她来找我了,一直在酒店里哭着。我兄弟帮忙哄着她,才让她开心一点,我害怕她有事。所以,我选择跟她在一起,我们分手吧。但是我愿意还以朋友的身份陪着你,如果你还需要我。”秦楚刚说完,郭萌萌突然就出现了,她坐在车里探出头,装着一脸无辜的眼神看着王思涵。

      “秦楚,上车吧,我们走吧。”秦楚的兄弟摇下车窗喊着,他看到了王思涵停顿了一下之后,下车走到她面前,隔着维度说:“姑娘,你真的很好,离开他吧,是他不配你。”说完,就上车,开车走了。

      看着车开远,王思涵开始慌了,她跟在车的后面追着跑着,但是她喊不出声来,她的脆弱的自尊心不允许她喊着:“秦楚,不要走。”,她只能一路奔跑着,眼泪飘洒着。这是她曾经无比熟悉和热爱的路,这是她曾经无比快乐的路,连同路的两边的高高的直指苍穹昂的光秃秃地没有几片叶子的树都曾经是那么的美好,然而此刻她却觉得这树原来如此凄凉和孤单。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着。秦楚和王思涵,只能朋友似的寒暄着。

      郭萌萌说:“你就把对秦楚的那份爱深深地埋进你的心底吧。”

      突然有一天,郭萌萌发信息骂起了王思涵,很难听的话语,无非就是说王思涵想要跟秦楚发生那个关系。接着突然又发来一条短信,解释:“这是我姐姐发的,抱歉。”王思涵,看着就心里笑笑,回复:“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去争夺,我不喜欢抢夺。我祝福郭萌萌和秦楚。”

      再过了几天,不知道是哪里的号码又发来了信息,是关于装大老爷们调戏女孩子的话语。不用猜,王思涵都知道肯定是郭萌萌发过来的了,她忍无可忍,这样侮辱人,就真的不是她可以忍受的了。她回复:“如果你继续这样,我就告诉秦楚。”

      “你去告诉他啊!你就一个被抛弃的下三滥!”

      王思涵简直就是要暴脾气了,可是她还是忍着没有对一个小妹妹发脾气,而是直接找了秦楚,让秦楚来阻止这类事情继续发生。

      秦楚很生气,他说已经警告过郭萌萌的了,可是她不听。

      这事情不知道秦楚是怎么去解决的,最后一次收到郭萌萌的短信,她是这样说的:“姐姐,你真的是一个很善良很漂亮的女孩,我的亲姐姐都夸你真的很善良,都不好意思骂你了。她说,真的从来没有遇见过一个女人面对自己的男人有了别的女人可以这样的宽宏大量,接受了一切的不好,甚至接受了别的女人,没有对伤害了她的女人做出任何的攻击和伤害言辞与行为。”

      日子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过了一个学期,王思涵进入高三的第一个学期了。有一天,秦楚突然跑回来了,他说:“思涵,我们和好吧。我跟她分手了。”

      王思涵什么也没有说,隔着维度把手掌心对着秦楚的手掌心贴上去,感受着维度那边传来的温度和拥抱,她深深地知道她真的很爱这个男人,不管他做错过什么,她都还一直在等着他回来,和她重新在一起。而她等到了。

      当然,后来,郭萌萌还是很喜欢补刀,她跑出来和得意地说:“秦楚还给你,我已经劈腿了,找了一个比他高富帅的男人同居了。”王思涵突然那一刻觉得自己有点可怜,原来秦楚回来,只是因为他受伤了。

      王思涵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地继续和秦楚每天在维度快乐地聊着、陪伴着。王思涵多么希望,日子就停在这里,能够跟秦楚一起白头。于是王思涵决定把所有想和秦楚做的事情都要做一遍,她是如此害怕,一转身,这个她深爱的男人又会消失在了她的世界里,不再属于她的了。

      多少女子,都梦想着有一袭华美的旗袍,得体地穿在身上,风姿绰约,尽显妖娆。就像有一段随心的爱情一样,舒适地存在着,亦是一种安然,就像王思涵对爱情的执着和憧憬。说起旗袍,印像最深的是电影《花样年华》里的张曼玉。各式各样的旗袍在她完美身段下被演泽的淋漓尽致。每一款旗袍穿在她的身上,举手投足间都显得那么恰到好处。只见她莲步轻移,或朱唇翠袖,或眼波琉璃,或轻盈浅笑,或凝神沉思。与其说是与爱情的邂逅,不如说是一场旗袍的盛宴。然而,小城的女子是不穿旗袍的,旗袍那种与生俱来的软和腻,注定了她只与江南女子投缘。纤弱、柔软的江南女子,细腰盈盈一握,修长的腿亭亭玉立,穿上淡粉、湖蓝或者是月白的旗袍摇曳在青砖小巷里,如果再撑上一把烟青色的纸伞,分明是戴望舒笔下如丁香般的女子。那份简静与清美,是锦上添花的绝色嫣然,空灵得似水中的荷,平仄多姿,楚楚动人。王思涵想:女人味还是一种风情,一种从里到外的韵律。穿着或绸或锦或丝的旗袍,裸露美丽小腿,发髻高挽,丰姿绰约,风情万种,那份东方神韵,宛若古典的花,开放在时光深处,不随光阴的打磨而凋谢,就那么妖娆着,那么玲珑着,令所有男人震撼。所以,不管怎样,她都要为秦楚穿一次旗袍,要隔着这个时空的维度,让秦楚感受得到:她是他的女人,而不再只是女孩。

      王思涵她挽着简单的小发髻,穿着一件淡雅的白色旗袍,上面是雏菊的淡淡花纹,领口、袖口与裙摆处锁着精致的白边,整个人就像是一朵恬淡美丽的雏菊。她像一片轻柔的云在秦楚的眼前飘来飘去,她清丽秀雅的脸上荡漾着春天般美丽的笑容。在她的那双又大又亮的眼睛里,不似张扬,自有一份摄人心魄的气场,举手投足间,流露出端然与雅致,一颦一笑间,自有一份似水的娇羞。旗袍给王思涵带来的满足与心安,会让她充满自信,充满妩媚,充满诱惑。秦楚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个小女人,他还在怀疑着这个就是他平时那个长得淡雅清丽而性格刁蛮任性的小公主似的傻丫头吗?他嘴角浮现一丝邪恶的笑容,匆匆对王思涵喊了一声:“傻丫头,你等会啊,我就来。”

      过了一会,秦楚重新出现在维度对面,只是看到他换了一身简便得不能够再简便得衣服。他穿着一条蓝色的短裤,露着他毛茸茸的象征着男人的毛腿,搭配了一件白色的休闲的棉料上衣。他一脸得意地咧开嘴对王思涵笑着,喊着:“好了,我们走吧。”王思涵一脸嫌弃地看着秦楚下巴都快要惊掉了下来,她站着不动,说:“我们约好一起去感受走青石板的江南的气息,你干嘛穿着一条裤衩似的就跑出来啊?这与我穿旗袍多么不搭配?”,秦楚拍了拍身上的衣服,自我感觉很良好地回答:“这你就不懂啦!我这是北京大老爷们天生独厚的骄傲和高贵的气质,我就要这样低调着、随意着,跟你地旗袍形成对比,才能够突显出我的气质不凡啊!”“啊,这人又犯自恋的毛病了。”王思涵懒得继续听他自卖自夸了,省得扫了自己努力营造的美好的氛围,催着秦楚踏上了青石板的路。

      日子就这样甜蜜而幸福地过了一个学期,到了高三第二学期,王思涵觉得跟秦楚之间就这样一辈子了。因为秦楚说:“傻丫头,只要你考到北京的任何一间大学,我就跟时空精灵交换条件,让你能够来到我的时空维度里,我就娶你。”,王思涵听到秦楚说要娶她,还有什么比这消息更加让人兴奋的呢?

      “不过,我们这段时间就不联系了,因为你高考在即,你要好好复习考试,行吧?”秦楚用商量的语气和王思涵商量着。王思涵很信任地答应了秦楚。于是,在秦楚没有和她有任何联系的一个月里,她都很努力地学习,就是希望秦楚可以实现诺言,就是希望自己真的可以和自己心爱的秦楚能够白头偕老。

      本文标题:时空梦魇,第三章:郭萌萌的出现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com.cn/article/95538.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阅读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