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散文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失落在记忆中的年味

  • 作者: 静山竹语
  • 来源: 美文網
  • 发表于2017-02-03
  • 被阅读
  •   岁月,从桃花灼灼,到寒梅暂放。光阴流转,四季更替,花开叶落又是一年。不知道何时起已经没有了过年的期盼和喜悦了?有的只是感怀和唏嘘着时间犹如白驹过隙!

      ——题记

      蓦然回首,才惊觉时光如流水,一年的时间又凝固在了身后。呆望着街道上川流不息的人群,竟然有麻木的感觉。春节对于商家而言是赚钱的节日,各大商场促销标识绚烂多彩。大小商家吆喝声此起彼伏。春假,对那些回家的儿辈们是购物的节日。团聚,太多也仅限以我回家了,如是而已!即便是聚在一起,也是刷不完的屏,聊不完的微信。看不完的朋友圈。他们是,我又何尝不是?再也找不到曾经的欢乐了!找不到了!

      儿时的过年,那可是板着手指盼望的日子。年前一个月,母亲就会给我们姐妹筹备过年穿的新衣服了。时钟咔擦咔擦的走着时光,煤油灯忽闪忽闪的。外婆戴着老花眼镜,我和妹妹一人一边跪在藤椅里,趴在桌上看着外婆手指灵巧的做着蝴蝶盘扣,然后一针针的缝在衣服上。花棉衣上来了几只蝴蝶的驻足停留,瞬间就灵动起来,似乎有了花的香气!以后的日子,我和妹妹会无数遍偷着试穿,又脱下。那是要大年初一才能穿的。新的袜子,新的棉鞋,新的头花,每一样都是新的。除夕夜整齐的叠放在枕边。

      家里要蒸年糕啦,那就意味着过年了。清楚记得大盆子里雪白的米粉,里面伴有切碎的红枣肉,和香香的桂花。别人家都用很大的蒸笼,且是几家合在一起专门有师傅蒸的。我家则不同,小巧玲珑的蒸笼是父亲自己做的。而且也是父亲自己操作。我和妹妹就在那米粉盆里玩,把双方的脸糊弄的像唱京剧的花脸。母亲也不骂我们,随我们疯。看父亲蒸年糕也是件乐事,拿个板凳站着才能看见,一层粉,一层红糖,我小时候比较调皮,会时不时的挤上去抓一把撒撒。刚出笼的年糕是松松的那种,五颜六色的,煞是漂亮,也是我的最爱。父亲就会切下好大一块放着归我,其余的用一块布罩上再用手摁,把整个摁成圆形滑溜状。

      做包子也是过年必不可少的,那时候家里不富裕,纯肉馅是不可能的。父亲就会在肉里参合进一些糯米,我们家里戏称为假陷包子。到现在我一吃那烧卖就会想起小时候的假陷包子,仍会开心一笑。

      各类过年吃的炒货都储备好了。不到过年也只能偷着吃。哈哈!

      年三十晚上是最激动也是最忙的夜晚了,妈妈要把馄饨包好,那可是我们大年初一早上的美味。爸爸忙着剪裁红纸,写春联,我和妹妹负责刷浆糊,桌子和地上铺满了一屋子的红色,那么多的春联可不单单是自个家的,还统包了左邻右舍的,那些父亲的原创春联都是前一个月就开始拟好并一一筛选出来。看着邻居们在拱手道谢声中把一幅幅春联拿出去,那份愉悦和满足满溢着幼小的心灵。

      大年初一早上,母亲说那可是我们一年中最自觉早起的一天了,姐妹俩争相爬起,激动的穿上新衣服,箭一般的冲到后院找棵直直的小树背贴着树干说:树长我也长。也不知道那里听来的传说,反正我们这里的孩子都会那么去做,希望自己随着树噌噌的长。现在和妹妹聊起那事还会窃笑出声,好在没用,假如真和树一样的长,那不成野人啦?嘿嘿!然更开心的莫过于去奶奶家拿压岁钱,虽然只有几元钱,可那开心劲是现在的孩子无法想象的。吃完早饭,用我母亲的话是:子弹也打不着的飞出去啦,最喜欢的恶作剧莫过于买点鞭炮结伴三五伙伴躲在路边,看见大人经过偷偷扔下一个,大凡有人惊跳,就会开心大笑。

      看着大人们见面相互鞠躬作揖,互道着新年好,恭喜!恭喜!小伙伴之间也会效仿,然心里默默期盼着快快长大。家家红烛高照,户户喜庆祥和。那点点记忆中的年味,伴随着时代的变迁,和年味的蜕变。仍固执的在本该尘封的记忆里,回味无穷!

      当桌上的台历翻过元旦的时候,我就有种莫名的失落。农历新年离我越来越近了,早已没了儿时的那份无所适从的开心了?只是感觉过年也就是徒增年龄罢了!当下的交通,再远的路亦如同咫尺。科技的发达,网络让远在天涯的朋友也就一屏之隔。可年味已不再浓烈。除夕夜,会收到亲人的电话。朋友的微信,平时没联系的朋友也会出现在手机上。最多的还是群发。我实在不屑群发,我真的想问问对方,你知道你发给谁了吗?很多时候想回一句:你若真的想起我,能否单独给我一个祝福?然~静下再想也就算了,“他们可能朋友太多。只是想一视同仁罢了”。如此理会也就释怀了。真的是多了开心,也不少感怀!

      周边友人谈及过年。最多的话莫过于一个累字,“年关等同于公关,太多的拜年模式都要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和利益亲疏的公式演算,浓缩着生存智慧和现实谋略。即便一条短信也会斟酌再三是否贴切。一个红包的厚重关乎来年的生存筹码。过年自然就演变成了各行各业的公关汇演。”

      看着网络上,火车站那些差点挤成人饼的民工们。感慨之情油然而生。他们才是真实的。是真真切切带回家年味的人们。他们才是只有过年才能离开拼搏的城市和车间,亦或是尘土飞扬的工地。过年让他们从遥远的电话那头近身贴近了家人,靠近了母爱!过年真真切切的给了他们温情的机会。也只有他们才得以维系着那份浓浓的年味!

      时光悠然,年复一年,也许自己真的老了,抑或脱轨了时代的节奏。思维丰富了,烦恼也多了?物质富裕了,心情烦躁了?我似乎必须在回忆里才能找到幸福。记忆中逐渐斑驳泛黄的日子。浓烈而多彩的年味,让我跳跃的思维尘封在那个年代了?亦如传说一样遥远而古老!可更清楚的是,我必须散开迟缓的思绪去接受当下淡淡年味。去慢慢的适应、体会、和融入!

      本文标题:失落在记忆中的年味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com.cn/article/83393.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阅读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