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日记爱情日记
文章内容页

午夜的电话,勾起了我一段尘封的往事

  • 作者: 若即若离
  • 来源: 美文阅读网
  • 发表于2017-04-18
  • 被阅读
  •   放下书本,渐入梦境,突然电话响了,拿起电话,却是她的声音,颇感意外的同时心里有一抹痛轻轻掠过。

      简短的寒喧过后,她说:“我们离婚了”。我惊讶,因为在此之前他们没有一点要离婚的迹象。“十年来我是那么相信他,他却在骗我,他和她在一起都五年了,在市里已经买了房子,我却什么都不知道。”

      “你别听信外面的传言,表哥对你那么好,怎么会呢?”。电话那端的她已泣不成声“他不要我了,他真的不要我了,……他和那个女人走了……”我极力安慰着她,可是我的心却飘了回去。

      我离她很远,我生活在新疆,她生活在内地一个小县城。她是我表嫂。那时我们经常电话联络,她说她喜欢吃新疆的土特产,尤其是无花果干,在她们那里只有朝圣者才能从朝圣地带点回来,有幸时分得一点,全当宝贝一样储存着,舍不得自己吃,要等到来了亲朋好友或者过节才捧出来。而我生活的这里随处可见,便经常买了大量的无花干给她寄过去。

      那时她经常给我讲她的故事。她是回民,在当地,回民决对不能和汉民族通婚,她却和我表哥结婚了,他们的结合在那个小县城引起了轩然大波,是做了件有伤风化、辱没家风的事,而她又充当了这场婚姻的第三者。十年的婚姻也没得到公婆的认可。

      而我差不多当了十年的说客,终于说通了姑妈,在千喜之年的春节,我们相约和家人一起回到内地乡下的姑妈家。这是她第一次回婆家。姑妈一家人见了她不记前嫌热情地接受了她。这也是我和她的第一次见面,她个子很高,一条现在很少见的又粗又黑的长辫子垂在腰间,细致的五官,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好多,和我那帅气的表哥蛮般配的。

      可让我纳闷儿的是我们见面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亲热、那么投缘。从一见面我感觉到她对我就怀有一种敌意,以后的几天里,不论我多么想去亲近她,她都以傲慢、不屑一顾来回敬我,总想问问她,我到底哪儿错了,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有些事情我不想太明白。

      有一天晚上,亲戚在我睡的屋里玩到很晚才走,她便和我睡在了我的屋里。就在我渐入梦境时,听她轻笑了一声,说,“那年听你表哥说老三(指我丈夫)要和你结婚了,我以为他身体也有残疾呢。你说老三好端端的怎么会娶你这样一个身有残疾女人呢?”说完她翻身背对着我睡去了。在黑夜里我仿佛看到她说这话时的样子是多么不屑和厌恶,她对着我的背,就像一堵无法逾越的墙,横隔在我们中间,我的心有一丝丝的痛,在黑夜里一层一层地漾开。我终于明白了,明白了这几日来她为什么那样对我。我真想对着人类大声的喊:我们残疾的只是身体,心灵上的健康才是真正的健康。为什么不能用平常的心态,用友善的目光看待我们呢!

      因时间关系我比她先回家。在车站,姑妈摸着我的手,絮絮叼叼地说着分别的话,我也和其他前来送行的人一遍遍地告别着。唯有她,始终没说一句话,而是面带一种说不出的冷傲站在离我很近的地方。

      车开动了,我频频向前来送行的人们挥动着手,我知道这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无论对谁。

      路上下起了鹅毛大雪,车开始变的摇摇晃晃难走起来,我的心伴着舞动的雪花,不停地流着泪,为这次的相聚或分离。

      回来后我们很少再联系了。忙与工作和生活,转眼又临近春节了,有一天姑妈家的表妹来电话,说表嫂又回家过年了。表嫂说起去年回家时,她对不起我,很后悔,她说其实她根本不想那样待我,但见到我的一瞬间,就被我一种残缺而凄美的气质击败了,是嫉妒还是别的什么连自己也说不清楚,只有不停的伤害我,才能获得心理上的一点平衡,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很后悔。

      午夜的电话,勾起了我一段尘封的往事,在这夜深人静的晚上,像一把久未撑开的伞,在我心里慢慢地慢慢地张开了。

      本文标题:午夜的电话,勾起了我一段尘封的往事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com.cn/article/105749.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阅读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