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日记经典日志
文章内容页

唐婉,陆游心中永远的痛

  • 作者: 热情腐朽
  • 来源: 美文閲读网
  • 发表于2017-04-18
  • 被阅读
  •   一个人一生中可不止一次的恋爱,但刻骨铭心的应该只有一次,而且无可替代,九死其犹未悔的唯一。宋代著名诗人陆游人们只识其“铁马冰河”的爱国情怀,却很少有人熟知其与唐琬那段感天地,泣鬼神的情感经历。

      陆唐二人本为青梅竹马的表兄妹,喜结秦晋之后,因陆母愠遣唐琬三年未为陆家添一男半女是一对爱侣劳燕分飞,唐琬改嫁赵士程,陆游遵母命娶了一位王家的女儿。

      日子在平平淡淡中流逝。宋高宗绍光二十四年(1155年)的一个春日,这时陆游已经30岁了。自从和唐琬分别,陆游就意兴颓唐如丢了魂似的整日闷焖不乐,这日看到春色满眼,不禁感慨蹉跎了如许岁月,决定出去散馓心。他信步来到城东南的沈园,却不期与唐琬相遇,内心不禁百感交集,随即向守园人讨来笔砚写下了一首名垂千古的绝唱: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记忆里,琬那双红鲜酥嫩的手正捧着芳香醉人的黄藤酒,想那时,满城尽是惹眼的春色,依依拂人的柳丝垂悬在一大片的围墙边,怎料的肆意弄人的东风,吹散了两情的缱绻,令人满怀愁绪,而今春光烂漫如旧,人却消瘦了许多,泪痕点点滴滴,把鲛绡罗帕都沾湿了,桃花一点点飘落,洒在园里幽静的池阁中,当年的山盟海誓,当年的一切的一切......

      时空的变迁,人事的幻化,一点也没有影响伊人的形象。如今偶然的邂逅,眼前浮起的尽是当年两情绻绻的情景,同样的春风如旧,却是何其的苦涩,虽咫尺已天涯,伊已是别人的妻子,能把这段情愁向他倾诉吗?再看她消瘦的倩影可否是多年相思煎熬的?

      数载分别,一朝相见,千言万语涌上心头,唐琬看见眼前的人依旧风流倜傥,只是眼中有无限的痛苦,正痴痴的盯着自己,而陆游见心爱的人脸上留下了泪痕,但风采依旧,淡淡的神情中自有一股说不出的韵味,他真想奔过去拉住她的手,向她倾诉这些年来的相思之苦,但这时琬已为人妻。琬平静的和陆游打过招呼,便于之擦肩而过,目送着那熟悉的背影渐行渐远,消失在柳烟深处,从此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登时感到万箭穿心!!山盟虽在,锦书难托,陆游对扳不会的命运多么的不甘心哪!

      陆游的那首绝唱很快在城中传唱开来,琬听到后,肝肠寸断,和到: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询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沈园相会后,琬积郁成疾,不久便香消玉殒。琬成了陆游心中永远的痛,沈园则成了他的伤心地。公元1200年,陆游70岁时重游沈园,,人已老,情依旧,作诗道: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飞棉。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怅然。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无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十一年后,陆游已是八旬老叟,最后一次来到沈园。时值冬天,满园梅花绽放,亦颦亦笑,像是佳人的化身,诗人情难自已,又作诗道:

      路尽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玉骨久在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

      几年后,陆游带着深深的遗憾和对唐琬的爱,离开了人世。陆游对唐琬的爱是终其一生的。陆游对爱情的恒久执著令人永远为之感动!

      本文标题:唐婉,陆游心中永远的痛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com.cn/article/105737.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阅读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